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玄幻 > 陳河圖唐瑩為主角小說在線閱讀 > 第1357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河圖唐瑩為主角小說在線閱讀 第1357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277章棗樹炸開,上天的提醒

“阿彌陀佛!”

“佛祖有言,門前掃雪,自有三世塵緣,貧僧觀施主,腳踩紫氣,頭頂祥雲,必是聖賢啊。”

蒼老的聲音有一股歲月沉澱出的智慧感,飄然而來。

門前過往香客頓時一滯。

隨後爆發出山呼海嘯一般的歡呼聲!

“是慧生主持!”

“我的天,主持竟然親自出來了,有幸一見,多活十年啊!”

“活佛在此,快跪下,快跪下!”

“我等拜見活佛,拜見主持!”

男男女女的香客如同魔怔一般,臉上浮現瘋狂的喜色,跪在地上磕頭,儼然是將這個慧生主持當作了神。

以肉眼可見,秦雲的手下臉色都不好看。

而他本人,麵如冰霜,絲毫未語,靜靜看著這個所謂的活佛靠近。

他白鬚白眉,身披泛舊袈裟,已是踏入了暮年,老態龍鐘以外更多的是“超然物外!”

不得不說,這個慧生主持很有賣相。

就算秦雲,也被他身上的佛韻所吸引。

如果不是提前查到了朝天廟的很多“事”,那麼秦雲一定會和顏悅色,絲毫冇有懷疑。

很快,人停在當前。

秦雲一雙充滿威嚴的眼睛,跟慧生那雙看透一切的慧眼來了一個對視。

不知為何,天空轟隆一聲!

一顆棗樹莫名炸裂。

棗樹之中,流出的是紅色的液體,彷彿是上天給秦雲提了一個什麼醒。

“慧生主持麼?”

“你可認識我?”秦雲笑嗬嗬的問道,冇有表現出殺機,將一切內斂於心。

“阿彌陀佛,聖人來臨,貧僧豈敢不知?”慧生主持笑吟吟的抬起頭,親和而慈祥。

秦雲望著四周,開玩笑一般說道:“可這天下人都拿主持您當作聖人,又有誰知道我呢?”

“相比之下,主持您纔是那個該受人膜拜的人啊,主持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慧生不緊不慢,雙手合十,自有一股氣韻。

低頭豁達道:“萬般金玉入我懷,我觀如來觀自在。”

秦雲不動聲色掃他一眼。

心中大罵,觀自在?是不是以後要觀到朕的皇位來?

隨後,他看向那顆炸裂的棗樹,幽幽道:“棗樹有靈,炸開了。”

“也不知道是朕的殺伐氣太重,還是朝天廟的廟太高,夠到了天,導致更容易被上天霹雷。”

如此誅心之話,慧生卻不改聲色,再次彎腰,露出由心笑容。

“阿彌陀佛。”

“古棗樹自大夏開朝即在,有傳言鐵樹開花,即大夏頂峰,寓意大夏基業永無止境,永不衰敗。”

“今日聖人前來,棗樹炸開,這說明大夏頂峰要到了。”

“可喜,可賀!”

聲音悠揚。

寺廟前。

雙方人馬乃至百姓,都對二人的對話一頭霧水。

彷彿每句話,都話中有話。

秦雲深深看了慧生主持幾眼。

而後看向後麵的僧侶,其中並冇有覺休的身影,而且一眾僧人大多體魄強大,那裡像是什麼參禪拜佛的信徒。

“陛下,不如進去說話吧,此地人多眼雜,恐引起遊客騷亂。”

慧生主持笑吟吟道。

他的話音一落,眾多方丈武僧,臉色驟變。

真的是皇帝!!

秦雲點點頭,看了四週一眼,然後龍驤虎步走在了最前麵。

一步踏進這座聖地,他昂首抬頭,即便麵對最深處那尊丈八佛像,他也從未彎分毫的腰。

天子之軀,不拜佛祖!

長長的隊伍來到了寺廟最深處,也是最大的一間殿堂。

名為天音殿。

一百多座佛像,佛韻十足。

進入大殿。

慧生主持領銜四大方丈,群體一跪。

拜道:“貧僧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秦雲背對眾人,看著佛像回道:“諸位大師起來吧,這裡是寺廟,朕又是微服私訪,用不著這麼認真。”

慧生主持笑嗬嗬道:“陛下,無論怎麼說,禮數不能亂。”

“佛主隻能度心,陛下卻能度人!”

秦雲啪啪鼓掌,大笑道:“朕喜歡你這句話!”

“若是大夏天下,人人都懂這個道理,又何來那麼多的宵小之輩。”

慧生雙手合十:“陛下,總有陽光照射不到的地方,總有藏汙納垢的地方,不過老僧相信陛下會是那個明君。”

秦雲心中鄙夷。

臉上卻還是作出了一副和善的樣子。

先帝遺旨一日不找到,他就冇辦法對朝天廟動手,至少也要保證相安無事。

否則自己也討不到好。

“那就多謝主持的誇獎了。”

“多年前咱們曾見過一麵,而今算算日子,都過去這麼久了,冇有想到朝天廟的變化這麼大,人山人海,簡直是海納百川!”

慧生行佛禮,微笑道:“佛,不拒往來之人。”

秦雲瞥去,平靜的外表下,卻藏著波濤洶湧的海嘯。

淡淡道:“不拒來往之人,那麼佛主是否連朝廷要犯也不拒呢?”

話音一落,殿內,幾乎凝滯!

一旁,豐老等人麵容肅穆,冷冷的掃視幾位得道高僧。

幾位方丈的瞳孔在不同層度上,有些細微變化。

麵對如此旁敲側擊的審問。

也僅僅隻有慧生主持不動如山,氣質超然。

立刻道:“陛下,朝天廟乃皇室親封第一寺廟,世代參禪唸佛,為大夏祈福,其心,日月可鑒。”

“至於您說的要犯,這裡香客太多,往來頻繁。”

“或許現在這廟外就藏著幾位江洋大盜,偷雞摸狗之輩也說不定,有人要藏,我等僧人如何能夠事事清楚?”

“佛前一日三千懺悔,誰也不敢保證那些懺悔是否就是要犯許下的。”

秦雲看了看他的眸子,雖然蒼老,但很清澈,很有智慧,看不出來什麼。

不鹹不淡道:“主持不要緊張,朕也隻是隨便問問。”

“既然您對要犯的事一無所知,那麼朕也就不追問了,畢竟寺廟秉承佛理,又怎會拒絕一個前來拜見的信徒呢?”

模棱兩可的話,讓慧生的眸子微微變化。

一路進來,他都能感覺到秦雲若有若無的敵意。

跟覺休交代的,很有出入!

皇帝肯定是掌握了很多事。

“陛下,您理解就好。”他慢半拍回道。

秦雲不再繼續這個問題,轉而問道:“怎麼不見覺休方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