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陳虹王濤 > 第892章背後之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虹王濤 第892章背後之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天是週六,正在蕭崢乘坐的超音速客機穿雲南去,正當任永樂在祖國高空驚歎今夕何夕、為這輩子竟有如此境遇而感激蕭崢、誓要珍惜時下、此身追隨領導之時,在銀州的地下酒窖之中,白布桌旁圍著一群人。

他們就是常委副省長山川白、西海頭市長戴學鬆、盤山市公安局長蒙營、寧甘紅集團董事長姚朝陽,此外還有兩位平常不怎麼出現的“特殊客人”。其中一位,是銀州天榮煤炭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四海,他就是‘銀州霸’的背後老大;另外一位,是盤山礦山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劉鐵,他就是盤山市“一軍三霸”的真正幕後大佬。

眾人麵前是酒、是煙、是茶,還有每人一份澳洲極品牛排,有的動過,有的動都冇有動。山川白叫服務員將自己的牛排端了去,然後開口道:“今天,我們平常不怎麼見的客人也都來了!時局緊張啊!我們再不聚在一起,商量出一個管用的法子,大家以後的日子就會越來越難過!大家明白我的意思吧?好了,首先呢,我們還是要感謝一下姚董事長,為我們提供了場地和各種好吃的。”大家都朝姚朝陽看去,姚朝陽陪著笑:“這不算什麼,不算什麼,大家能來,就是我的榮幸啊。特彆是王董、趙董,平時太忙,咱們都還不一定見得到呢!”

王四海是個圓臉,一手夾著香菸,笑道:“這個地方很不錯,美女美酒,這酒窖打牌也是好地方,下次我可真要多來了。”姚朝陽也笑著道:“一定要多來啊!我這裡隨時為王董開放。”王四海這個銀州霸,在銀州的勢力實在太大,連姚朝陽這個紅酒集團的老總,也要對他客氣三分。然而,盤山市“一軍三霸”幕後大佬劉鐵,卻對此毫無興趣,用叉子叉起一塊牛肉,咬了幾口,覺得味道不錯,嚥下去之後,又叉了一口放入嘴裡,再悶了一口紅酒下去,一副很是享受的樣子,彷彿他今天主要就是來吃東西的!

盤山市的“一軍三霸”,雖然也是勢力雄厚,可和“銀州霸”王總相比,其實並不算占據優勢,但在這裡卻顯得自命不凡。姚朝陽臉上笑著,心裡卻罵著,到底是盤山市這種小地方來的,井底之蛙!

這時候,山川白又道:“這次我緊急召集大家來,孫書記、鹿部長也都知道。他們本來也想來,但是我想呀,如今局勢嚴峻,這麼多領導和大家聚在一起,還是不妥。但是,孫書記、鹿部長還是讓我替他們向大家問好,我們必須同心協力、攻克時艱,否則大家以後非但冇好日子過,指不定還會被人陷害,弄進局子!”

西海頭市長戴學鬆附和道:“山省長的話,絕不是危言聳聽,可能說得還是輕的,不想讓大家有太大壓力,事實上情況已經非常嚴峻。一是,掃黑除惡這個事情,西海頭市是市委書記陳青山、市委組織部長兼寶源縣委書記蕭崢在主推,之前西海頭市本地和從盤山市逃過來的勢力,這些天下來已經被抓了上千人,各級領導乾部被抓了數百人!緊接著在盤山市也已經召開了‘掃黑除惡’大會,接下去恐怕就要對趙董的‘一軍三霸’動手了!”

劉鐵不以為然地道:“今天,我們蒙局長也在這裡,有什麼好怕的?我們盤山市長劉國治,也很支援我們集團!”常委副省長山川白也明顯感覺到,劉鐵的政治敏銳性實在不夠強,就道:“趙董,我也知道劉市長、蒙局長都很支援你的集團。但是,你們市委書記何新良的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再加上下麵有管建軍等人,趙董可不要掉以輕心啊!”劉鐵卻道:“在我們盤山市,劉市長、蒙局長掌控了財政、公安大權,將何新良架起來也很容易!蒙局長,你說是不是?”

盤山市公安局長蒙營道:“趙董,我們可不能小看了何書記那邊的力量,他有管建軍和貢峰區的大力支援。”劉鐵卻道:“貢峰區的區委書記馬撼山,不是被派去蜀中了嘛,還有什麼可擔心的?!”白山川道:“將馬撼山從貢峰區調走,是我和鹿部長費了很大的力氣,才說服了省·委薑書記的!將馬撼山調走,確是起到了釜底抽薪的作用。可是,作為交換條件,薑書記還是將香河縣的女縣長郝琪,調到了貢峰區擔任區委書記。你知道,郝琪是什麼人嘛?很明顯,她不是我們的人!曾經孫書記對郝琪還是很好的,可這個女人就是不聽話!寧可被流放到基層,也不願意就範。所以,這樣的女人是一根筋的!”

“我聽說,這個郝琪模樣和條乾都很不錯呀!”劉鐵一聽到女人,還是女領導,眼睛閃著光,“她到了貢峰區,要是敢亂來,老子把她抓起來,將她渾身上下剝得一絲不剩!”在劉鐵眼中,女人就是用來玩弄的,不管她是服務員也好,還是領導也好!眾人也都笑了起來。蒙營道:“趙董,要是你能搞定,那自然是最好!”劉鐵眯著眼睛道:“這件事,就交給我了,一個女縣長而已,算得了什麼?!收拾女人,我最擅長了!”山川白道:“那麼,郝琪這個不聽話的女人,就交給趙董了!”

“銀州霸”的王四海明顯更會做人,他笑著道:“山省長,您都給趙董交了任務,也彆忘了給我交點任務啊!”山川白臉上露出了笑意:“王董,做事就是主動!這次專程將王董請過來,要說冇什麼事是不可能的,我們也不能這麼浪費王董的寶貴時間不是?”王四海道:“那就請山省長吩咐!”

山川白道:“大家應該知道,銀州新開了一家了不起的酒店,名叫‘月榕酒店’?”眾人點頭。這是整個銀州最為高檔的酒店,這裡的人,自己或者朋友要去吃飯或者住店,卻經常訂不到包廂和房間,真是一餐一房都難求啊,說明這家酒店很是牛逼。在銀州的地盤上,竟然有這麼一家超越了政府要員和地頭蛇勢力的酒店,這不是很奇怪嘛,同時,這也讓王四海、劉鐵等人很冇麵子!隻不過,之前他們根本摸不透這家酒店的背景,不知深淺,所以他們也不敢來隨意踩上一腳,要是深不可測怎麼辦?

然而,此時,山川白卻道:“這家酒店很拽,最早的一次是在大廳中擺放了寶源縣和西海頭的紅色旅遊規劃沙盤;最近的一次,竟然有人在其中偷拍了我們和華京地礦部下屬研究機構專家李春江的照片。這家酒店管理很嚴,要不是酒店老總默許,誰能在他們裡麵乾這種事情呢?!要是,不給他們點顏色看看,他們永遠都不知道,銀州有銀州的規矩,寧甘有寧甘的規矩!”

“山省長,有你這句話。這個事情,就交給我了!”銀州霸大佬王四海表態。山川白就道:“那就這麼說定了!”王四海道:“我會讓這家月榕酒店,變成我們隨意可以進出,吃飯不花錢、睡覺不花錢,每月還要交錢給我們的地方。”劉鐵道:“王董,還有一個不花錢,你可彆忘了!”王四海問道:“什麼?”劉鐵笑得賊兮兮:“玩她們的女人,不花錢!”眾人一同笑了起來。

剛笑罷,西海頭市長戴學鬆道:“山省長啊,現在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我們那個寶源縣委書記蕭崢,今天已經前往雲貴省,現在我最擔心的是,要是真的被他找到了那個雲起教授,情況就複雜了!”

山川白笑著道:“戴市長說的冇錯。我也想到了這一招,所以,我已經將蕭崢去雲貴高原的訊息,透露給了一個人。這個人,比我們有更雄厚的實力,也比我們有更強烈的願望,阻止蕭崢去尋找雲起的舉動。”眾人不禁好奇,姚朝陽問道:“山省長,你說的是誰?”山川白道:“江中省·委組織部長司馬越。我已經把蕭崢南行的訊息,通過援寧指揮部指揮長張維,告知了司馬越。我相信,他們也已經開始行動了!”戴學鬆不由笑道:“山省長這一招,真叫借刀……對不,應該叫‘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實在是高明啊!”

姚朝陽笑著看向戴學鬆:“戴市長,你是不是想讓這個蕭崢,永遠不要回來了?”戴學鬆笑著道:“他本來就不是寧甘的乾部,我確實希望他此行就留在雲貴了,西海頭冇有他,說不定還發展得更好!山省長,不好意思,我把心裡話給說出來了。”山川白一笑道:“咱們這裡,都是自己人,當然得說心裡話了。”眾人又都笑起來。

山川白舉起了麵前的紅酒杯:“來,大事議定,我們也來一杯吧,可彆辜負了姚董這裡的好酒。”

此時,蕭家的小客機已經來到了雲貴高原的上空,正按照路線,即將降落到雲貴省的省會陽南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