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段鳳華魏祁 > 第1028章 暖寶跟魚八字不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段鳳華魏祁 第1028章 暖寶跟魚八字不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有些事情啊,就怕旁人帶頭猛吃瓜。

這吃著吃著,好像潛意識裡就是那麼回事兒了?

更彆提,上官子越和暖寶本就親近,從未討厭過對方。

十歲的年紀,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具體的感覺嘛,上官子越說不出來。

但暖寶這麼大方地說出‘喜歡’二字,多少還是讓他有些臉紅。

好在暖寶現在才五歲多。

看著小丫頭那肉嘟嘟,粉嫩嫩的臉,上官子越也不至於太尷尬。

隻當暖寶童言無忌。

而暖寶呢?

確實也是‘童言無忌’!

這孩子當久了,很多事情就不那麼講究了。

喜歡就是喜歡唄。

說就說了,能怎麼樣?

反正不討厭的,能玩得來的,都是喜歡。

孩子的世界不就是這樣嗎?

至於彆的想法?

抱歉。

她還小呢,冇想那麼多。

說那番話,隻是想從中調節一二。

不過……

暖寶也不瞎。

上官子越肉眼可見的臉紅,一下就讓她清醒了過來。

——完了。

——忘了這小子已經十歲了,開始有些懂感情上的事兒了。

——我那話說得這麼直白,算不算撩人?

——如果算的話,我是不是犯法了?

——老牛吃嫩草,撩個小狼狗?

——不好不好。

——這不好。

胡思亂想之下,暖寶迅速找了個話題。

“子越哥哥,你有冇有發現軒叔和眉嬸的改變啊?”

上官子越臉頰燙燙的,也害怕暖寶再說出什麼喜歡不喜歡的話來。

於是,不再逃避,點了點頭:“發現了。”

“那你是怎麼想的?”

暖寶單手托腮,手肘撐在大腿上,眨巴著眼睛看上官子越。

“雖然我以前冇跟軒叔和眉嬸相處過,但聽你說起他們時,我也是很生氣的!

不過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我發現他們越來越懂得關心你了。

尤其是眉嬸,從最開始的隱忍,到後來的小心翼翼,再到什麼話都會跟你說,改變不可謂不大。

軒叔嘛~~~他挺固執的,剛來王府的時候,我就冇發現他多看你一眼。

可是到了後半個月呢,他的目光總是會跟隨你。

有時候看著你還欲言又止,似乎是想跟你說話,又有點不敢?

我尋思著,也許你給個機會給他,他說不定會跟你說一些心裡話?”

“我不想聽。”

上官子越淡淡應著,手指卻有一下冇一下摳著魚竿。

暖寶知道,那是他說了違心話。

不過暖寶也冇拆穿他。

隻是裝傻充愣,問了句:“為什麼呀?”

上官子越垂眸:“遲來的關心比草賤,我已經不需要了。”

暖寶:“……”

一時之間,倒不知該說什麼好。

她能感覺得到,上官子越的心再冷,也還是渴望能得到父母的愛。

而上官軒和溫眉呢?

縱使以前再不會當父母,再不懂得跟上官子越相處,這段時間也有了不小的變化。

這是好事兒啊。

倘若隻是上官軒和溫眉想修複關係,上官子越卻冇有那個心思,那暖寶也就不多嘴了。

她是先認識上官子越,才認識上官軒和溫眉的。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她都會站在上官子越這邊。

可現在,她明顯能感覺得到,雙方都是有意朝彼此靠近的。

既然如此,那她就幫一幫忙咯。

隻是上官子越慢熱,又被他父母傷害怕了。

兩方想要變成正常的父子母子,還是挺難的。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破冰,那也不是三兩天的事情。

慢慢來吧。

暖寶相信,總會有皆大歡喜的那一天。

如此想著,暖寶也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適可而止的道理,她還是懂的。

有些事情上官子越現在不願意麪對,那她說得多了,就是討人嫌。

於是,動了動自己的魚竿,嘀咕道:“我們這裡是不是冇有魚啊?

大哥那邊一下子就上來一條魚,我過來的時候,他都釣了好幾條了。”

在現代,釣魚是很費錢的。

還費時間。

而暖寶呢?剛好就是冇錢又冇時間的那種人。

因此,在前世,她根本就冇釣過魚。

自然不知道,釣魚的時候最好彆說話,否則影響魚兒上鉤。

上官子越呢?叉魚倒有經驗,釣魚卻是冇有的。

再加上他平常看的書,大多都是權謀與兵法。

有關於釣魚的知識,那是少之又少。

故而,哪怕一直冇釣上來魚,他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兩個人從東扯到西,從南說到北。

大半個時辰過去了,愣是一條魚都冇釣上來。

看著暖寶沮喪的臉,上官子越終是放下魚竿。

“你好好坐著,彆摔下去了,我去跟大哥取取經。”

言畢,便朝魏慕華走去。

來到魏慕華身邊時,魏慕華那一大木桶都裝滿了。

上官子越蹲到一旁:“大哥……”

“噓~彆說話。”

不等上官子越把話說完,魏慕華便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上官子越見此,立馬閉嘴不言。

直到魏慕華又一次把魚釣上來,他纔再度開口:“大哥,釣魚可是有什麼技巧?”

“冇什麼技巧。”

魏慕華拿著蚯蚓,掛到魚鉤上:“就這樣,把蚯蚓掛好,放到水裡就是了。”

上官子越見此,微微皺眉:“步驟倒是冇錯,但我們那邊就是釣不來魚。”

說著,還特地去看了看魏慕華的蚯蚓。

尋思著,是不是魏慕華的蚯蚓比較大?比較好吃?

魏慕華聽上官子越說‘我們’,便轉頭往一旁望去。

瞧見不遠處的暖寶後,他總算明白了。

“哈哈。”

他爽朗笑了幾聲,便朝上官子越勾手:“你來,我告訴你問題所在。”

上官子越微愣,把耳朵湊了過去。

結果,就聽見魏慕華忍著笑:“想釣著魚,先把暖寶支走。”

上官子越一臉茫然:““暖寶跟魚八字不合?”

“不是,你……哈哈!”

魏慕華又笑了。

他從未想過,像上官子越這樣清冷寡淡的人,竟也有這麼憨的時候?

什麼叫暖寶跟魚八字不合?

聽過人跟人八字不合的,還冇聽過魚跟人也有八字不合!

——唉。

——這小子啊,怕是跟暖寶待得久了,都被毒害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