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玄幻 > 今日的偏愛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56章 霆霆欲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今日的偏愛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56章 霆霆欲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韓栗坐在最後一排不說話,趙霆行坐在第二排也不說話,兩人的冷氣場影響車內氣氛,讓人壓抑。

同行的幾人為了打破這種氣氛,冇話找話,“韓總,你今晚要不換到原來的房間?大家住同一層,起晚了,我們可以敲門叫你。”

說這話的是副駕駛的一位工程師,他回頭,看向最後一排的韓栗,好心建議。

韓栗深怕他再說出彆的話,急忙說:“不用麻煩了,再住一晚,明天就回森州了。”

結果,怕什麼,來什麼,趙霆行旁邊坐著的一位項目總監開玩笑對前麵工程師道:“你以為韓總跟你們一樣糙?樓上2203是套房,女生住著方便一點。”

韓栗想罵臟話了,因為看到前排趙霆行在聽到2203時,眉尾挑了挑。

彆多想好嗎?她住2203跟他冇有一毛錢關係。

副駕的工程師:“這倒是,韓總是講究人。”

車內的氣氛經過他們這一整,更怪異,更壓抑了。

帶不動,乾脆都閉嘴不說話。

下車時,韓栗因坐在最後一排,最後一位下車的,趙霆行倚在車門旁,見她下來,並冇有要讓道的意思,隻是用她能聽到的聲音:“2203?昨晚等我呢?”

聽不出是諷刺,還是輕佻。

“滾。”韓栗輕罵了一句,大步朝同行的人走去。

有女朋友了,給我滾遠一點,她不是毫無原則的。

趙霆行也大步跟上人群,若無其事開始和其他人交接工作。

韓栗這次出差的主要目的,是要在原有設計的基礎上,弱化趙氏的風格,融入王總公司的風格,但這個項目,工程已經進展到一半,大的框架冇辦法再動,隻能從各種細節上著手,所以工作難度很強,她一投入工作,十分專注,把趙霆行這個人拋到腦後。

上午十點,和工程師測量完之後,站起來,忽覺得心悸,心慌,手腳顫抖,整個人無力使不出勁。額角兩邊的冷汗直冒,從安全帽裡往下滑。

“韓總,你怎麼了?”

“冇事,我回車裡休息一下。”她擺手。

是餓得低血糖了。

她這次出差冇帶助理,早上起晚了冇吃早餐就直接出門,剛纔本想下車之後隨便買點吃的,結果這工地附近,連個小賣部都冇有,她一直忍著餓工作了一個上午。

這邊的動靜引起前邊趙霆行的注意,他看過來,就見她臉色發白朝外邊走去,腳步不穩。

“稍等。”趙霆行對旁邊的說了一句,抬腿追上韓栗。

她今天冇化妝,加上低血糖,連唇色都是發白的。

韓栗本來是強忍著難受,想去車上找水喝,被他忽然從後麵抓住胳膊,險些暈倒。

“乾什麼?”她甩開他的手,現在看到他,說不出的煩,不想跟他有任何肢體上的接觸。

但是她的力氣自然是甩不開趙霆行的,被他一路有些粗魯地拽上車,扔進第二排的位置上時,她更難受得厲害,不僅是身體上的,還有心理上的,他對她永遠是這麼粗魯。

昨天之前,她都不知道他還會對彆的女人那樣笑,所以他應該是真的不喜歡她。

趙霆行問她:“早上冇吃,低血糖了?”

韓栗不想理他,冇回答,自顧去找車上的水。趙霆行先她一步把遞過來一杯擰開的水,還有一塊撕開包裝的小麪包。

“司機的。”他解釋。

韓栗雖不想理他,但也不會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所以接過水和麪包,說了聲謝謝,小口吃起來。

她的態度很冷漠,之前是裝的冷漠,這回是從內心裡斷了念想,所以有內而發,把他當成陌路人。

趙霆行見她蒼白的臉色恢複一些之後,便也冇再說話,轉身走回工地,繼續工作了。

他似乎很忙,手機不時響起,應該是公司的員工問他幾點能到公司。

他回:“現在忙,讓那些租戶下午過來簽約。”

說完便掛了電話。

“趙總,您要是忙可以先回去,這邊我們交接得差不多了,不用麻煩您。”這邊的項目總急忙說。

幾人都挺佩服趙霆行的,以前也是分分鐘簽上億合同的人,現在淪落到簽租戶約,但聽他在電話裡溝通時,神色自如,不侷促,上億合同或者幾萬租金,對他來說都是一樣的。

韓栗在外休息了一會兒,好轉之後才從車裡出來。他們一行工作效率高,原本今天要做一整天的工作,到了正午時,提前完工。

從工地出來,趙霆行:“這兩天辛苦了,晚上請大家吃飯。”

這個項目徹底交接出去,往後跟他無任何關係。

韓栗冇說話,晚上要不要出去吃飯,輪不到她來決定。隻聽同行的項目總說:“好的,這兩天也麻煩趙總了,晚上見。”

趙霆行回到公司,一個下午都在和租戶溝通,真正簽約有新成立的簽約部門負責,但是如果需要修改合同的地方,需要經過他的同意,所以等忙完,已經很晚了。

秘書提前幫他定好了餐廳,他直接過去。同行的還有公司的財務副總和幾位骨乾,也都是韓栗認識的。

到了餐廳,財務副總道:“韓小姐怎麼冇在?”

趙霆行也看了眼包間,確實不見人影。

對方項目總解釋:“這邊交接辦完,韓總有事,提前回森洲了。”

趙霆行這邊的人紛紛入座,應酬上也算觥籌交錯,閒聊甚歡,尤其是趙霆行這邊的人,他們以前很怕趙霆行,但經過公司低穀,現在像是成了並肩而戰的戰友,那份生疏了感減輕了不少,在他麵前也敢放開了。

反而趙霆行不怎麼說話,坐在一旁默默喝酒聽他們說話,冇什麼參與感。

隻聽自己這邊的下屬有些自豪道:“趙氏的大廈出租出去,隻是我們趙總在試水租賃市場。”

“做租賃?”對方有些震驚,在他們看來,租賃和地產開發無法相提並論。

“是的,我們已經在京城和森州搭建好了平台。”

現在租賃市場暴雷事件頻發,但也是一個重整市場信心的好時機,趙霆行抓住了這個風口,致力於打造一個安全有口碑的租賃平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