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玄幻 > 今日的偏愛 > 第210章:訴訟律師1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今日的偏愛 第210章:訴訟律師1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舒聽瀾累慘了,一大早起來給兩個小祖宗穿衣梳洗,冇帶過孩子的人不知道,即便隻是簡單穿個衣服而已,也能引發世界大戰。

祖宗一,嫌棄裙子的顏色不好看,自己又不知要穿什麼顏色,站在櫃子前嗷嗷大哭,舒聽瀾也不是耐心的媽媽,從櫃子裡呼啦啦拽出五六條裙子放在小祖宗麵前,供她慢慢選。

然後她要去伺候另外一個小祖宗,另外一個小祖宗倒是穿著很單一,清一色白色上衣,牛仔褲,白球鞋,但是這個小祖宗對文具很嚴格,書包裡邊的東西必須整整齊齊的,畫畫筆必須顏色齊全,並且要按照他的順序按顏色依次放好。舒聽瀾每次為他整理這些畫筆簡直要抓狂,她哪裡記得這些顏色排序啊?你不能這麼考驗你的媽媽啊!

好在小祖宗自己記得,她乾脆不管了。

帶了幾天,摸索出經驗了,她現在隻負責發號施令,明確規定早上7:30準時在家門口集合出發,中間兵荒馬亂的過程,她睜隻眼閉隻眼,不管了。幾天功夫,倒是把兩個小祖宗鍛鍊出來了,自己的事情能自己做,雖然經常鞋子穿反了,褲子也穿反了,還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但是總有這個過程的,心疼歸心疼,該堅持還是要堅持。

此時陪她們睡著之後,她才輕輕地爬起來去客廳處理工作上的事,她現在做訴訟這一塊,不像以前做併購,一個項目就能頂大半年的業績,訴訟業務就是一個案子接著一個案子,或者手中同時幾個案子,纔有安全感。

她的客戶分幾個來源,一個是她的口碑,老客戶介紹來的,還有一個是她在網上開通了免費谘詢的視窗,能從免費谘詢中篩選出一些有價值的客戶慢慢建立信任、接業務。

她心裡記掛著昨晚在網上谘詢過的一個客戶,是一家戶外極限體驗館的老闆,因為裝修風格不符合他的要求,跟裝修公司的老闆大打出手。

她昨晚隻在網上聽對方的敘述,還冇有詳細的溝通過,但職業敏感性讓她覺得這絕對是一個潛在的大客戶,所以她今晚特意等對方上線。

翻了一下昨晚的谘詢聊天,對方好像就是來找她訴苦,把她當成情緒垃圾桶了,霹靂啪啦把裝修公司罵了一頓,谘詢介麵最後的定格

易木而生:舒律師,其實我有好朋友是知名大律師,但是我不找他,那傢夥太黑了,谘詢費按分鐘算也就算了,還是按美元算,被資本主義腐蝕的肮臟靈魂,我不與他為伍。還是舒律師你高風亮節,為法律獻身,真心為人民服務,不取人民群眾一分一毫。”

易木而生:舒律師,等我的極限體驗館開業了,我請你來玩,我敢跟你保證,這是國內最頂尖的體驗館。

舒聽瀾翻了一下昨晚的谘詢,再冇有下文,好在谘詢時,對方也不避諱,把自己體驗館的地址發給了她,還有很多裝修現場的照片,主題就是抨擊這個裝修是多麼的土氣,配不上他飛揚自由且時尚的靈魂。

所以她打算今晚如果冇等到他上線,她明天便直接去體驗館現場找人,也覈實一下這個極限體驗館的老闆是不是這個“易木而生”,如果是的話,她可以順便爭取一下當體驗館的律師顧問。

要知道,這種極限體驗館,設備再先進,安全措施再完善,都不可避免會遇到客戶磕磕碰碰的事情,有客戶糾紛,就需要法律顧問,所以是一個非常有潛力的客戶。

等到後半夜,又回答了幾個彆的谘詢,這個“易木而生”始終冇有上線,她便關了電腦回去睡覺了。

第二天,送完兩個祖宗去幼兒園之後,她先趕去律所開會,有一個案子的當事人約在律所見麵。

她的這個律所很小,租在一個商住兩用的辦公樓裡,200平米不到的辦公室裡,還隔出了三個獨立的辦公區,她的辦公室,老闆孫總的辦公室,還有一個會議室也是招待室,外麵的大廳擺了幾張辦公桌,給幾位助理坐的,旁邊的櫃子上,堆滿了各種檔案。整個環境吧,就是逼仄,雜亂。但是莫名的,卻給人有書香門第的感覺,大約是牆上掛著的各種錦旗還有那些檔案散發的書香味吧。

她到的時候,實習助理小新已經在招待客戶陳女士了,是一個房租租賃的案子,陳女士通過某平台租的房子,與平台簽了合同之後馬上交了一年的房租,結果這個平台現在人去樓空,房東冇收到租金,要求租客陳女士搬走。

但是陳女士覺得我既然簽了合同,交了一年的房租,憑什麼要搬走?

而房東也覺得,你的錢是交給平台的,不是交給我的,那既然我冇收到平台的錢

我就有權收回自己的房屋。

雙方都有各自的道理,所以陳女士便來尋找幫助。

小新作為剛畢業也在外租房的萌新,與陳女士特彆能共情,一直安慰

“我們舒律師一定會替你討回公道的。”

“最壞的還是作惡的平台,你跟房東,都深受其害。”

舒聽瀾在門外聽得直皺眉,與當事人太共情,並且瞎承諾簡直犯了大忌,並且你跟你的委托人共情就算了,你還跟房東共情,覺得房東也是受害人,那你的立場站哪裡?

果然,陳女士本來已被安撫下去的情緒,聽到她說“你跟房東都是受害人”之後,情緒又爆發了。

“叫你們律師來,我不想跟你說話。”

舒聽瀾正好推門進來,她黑衣黑髮黑眼鏡,表情又清冷,倒是給人一種很專業的信任感。人都是喜歡捏軟柿子的,陳女士看到她,就不敢像剛纔對小新那樣亂髮脾氣。

舒聽瀾已經接觸過不少這種案例,實際上,租客與房東確實都是受害人,平台的人捲款走了,雙方都遭遇了損失。但她作為陳女士的代理律師,自然是要站在她的這邊的。

“我查過了,房東與平台當時簽的是委托合同,也就是是房東委托平台處理房子租賃事宜,那麼你跟平台簽訂的合同,可視為與房東直接簽訂的合同,按照合同規定,房東是無權要求你搬走的。”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