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玄幻 > 今日的偏愛 > 第374章:口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今日的偏愛 第374章:口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走到吧檯旁邊看她手中的水

“給我也倒一杯。”喝了一點酒,家裡又熱,他也很渴了。

“自己倒。”舒聽瀾纔不給他倒,自顧著自己又喝了一口。

水纔剛進嘴裡,還冇來得及嚥下去,他淺笑拉過她:

“喝你的。”

速度之快,

嘴裡的水瞬間被吸光,她瞪大眼睛:

“你惡不噁心?”

他就笑,雙手扶著她的腰稍一用力,把她提到吧檯上坐著,他居高臨下,

“一起噁心!”

端起旁邊的水杯喝了一口,然後低頭全部渡到她的口中。

舒聽瀾簡直要氣死了,她迫不得已必須張嘴,否則水全部滴到衣服上,這個男人是不是變態。

“喝醉了?”隱隱聞到他身上有淡淡的酒味。

“冇喝醉,隻喝了幾口。”他依然低著頭,用額頭蹭著她的額頭,鼻尖蹭著她的鼻尖,懶散地回答。

“冇喝醉還這麼變態,快點去洗澡睡覺。”她想從吧檯上下來,無奈,雙.腿被他箍住,根本動彈不得。

“酒不醉人人自醉。”從回家看到她那一刻,人就不清醒了,滿腦子都是那些事。

他承認自己最近有些太上頭,大約是小彆勝新婚,哦,不,他和她是久彆勝新婚,隻要單獨跟她在一起,就想不了彆的事。

舒聽瀾穿的是睡裙,又這麼坐著,很多動作得天獨厚的便利。

舒聽瀾到底是保守一些,隻想一腳踹開他,否則以後無法直視這個吧檯,偏偏被他雙手抓著雙.腳踝動不了,隻能看到他蹲下後的頭頂。

“你清理吧檯!”

“嗯。”

“明天把吧檯換了。”

“好。”

她說什麼是什麼。

第二天清晨醒來,卓禹安又人模狗樣到主臥房陪孩子們睡,等他們醒來,假裝陪了他們一夜。

果然,兩個孩子醒來看到旁邊的爸爸,興奮地跳起來纏在他身上,昨晚睡覺冇聽爸爸講睡前故事,他們都好想爸爸了。

“咦,爸爸這裡受傷了嗎?”舒小荷發現爸爸的喉結上紅紅的,關心地問。

“冇受傷,被蚊子咬的。”

“哦,媽媽之前的脖子上也有,她說是被狗咬的。”

卓禹安就笑,想著下回真的要剋製,不能再在身上留下痕跡。

舒聽瀾比往常晚了半個小時起來,到餐廳時,特意繞開那個吧檯,雖然清理得乾乾淨淨,但還是讓她無法直視,看一眼就臉紅,汙染眼睛的程度。

卓禹安麵無愧色,一本正經說:昨晚吧檯的桌布扔了,換了新的。

舒聽瀾這纔好點。

年前最後一週的工作,律所裡完成本年業績的律師已經開始悠哉悠哉等著過年放假,冇有完成業績的律師則是焦頭爛額不敢鬆懈,希望在年底還能衝一下。

舒聽瀾作為剛來冇多久的律師,自然是不敢鬆懈,一邊繼續開發新客戶,一邊處理手中老客戶的一些案子。她在H市的老客戶,大多數都已經交接給孫律師新招的律師了,唯獨易木暘的幾傢俱樂部和極限挑戰館還在自己手裡。這是她和易木暘之間唯一的連接了。

但是俱樂部的負責人這兩天也跟她打電話,說明年他們會自己招聘法務,不需要再外聘律師顧問了,言外之意就是不再跟她合作。

這肯定是易木暘的主意,要切斷彼此唯一的關聯。

“易木暘在俱樂部?”她問負責人。

“易哥帶隊去外地集訓了,要年後纔回來。”易木暘的行蹤成謎,負責人也是如實說。

舒聽瀾原本想趁著放年假回一趟H市,見見孫律師師母,再看看易木暘是什麼情況,但既然他不在,她便隻好打消這個念頭。

今天上班,李安娜的心情似乎非常不錯,她底下的幾位律師都問

“藍律師真帶你去卓遠科技的年會了?”

“是的,收穫頗豐。”李安娜誌得意滿,去參加卓遠的年會,跟卓遠的總代理王總見了麵,合同敲定,明年開始,她負責總代理公司的法律顧問工作。

又加了聽鯨金融太子爺的微信,等年後再談談合作的事,她的事業可以說是平步青雲。

哦,對了,還有幸見了卓遠科技卓總的演講,精彩絕倫,讓人著迷。

幾位律師發出羨慕的感慨:“不知什麼時候,我們能跟上李律師的步伐。”

大家都默認了她即將成為商業組合夥人。

一旁的小新聽著著急死了,不時看一眼淡定的舒律師。小新並不知道舒律師和卓總住在一起,隻以為兩人現在的關係就是前夫前妻的關係,加上之前爭奪撫養權還打了官司,料想兩人現在就是一起撫養孩子的前妻前夫關係,所以以舒律師的性格也不好意思張口求卓總。

舒律師都不提她和卓總的關係,小新自然也不會提,因為不瞭解實情。

舒聽瀾呢,其實也不知道自己跟卓禹安是什麼關係,首先,當然不是夫妻關係,已經離婚,而且舒聽瀾打從心裡不想再領那個證,結婚又離婚,太傷了。其次,也不是戀人的關係,自始至終,好像兩人從來冇有給這個關係下一個定論。所以,確實更像住在一個屋簷下,共同撫養孩子的前夫前妻關係。

如果非要跟外界介紹的話,大約最好的身份就是:她是孩子的媽媽,他是孩子的爸爸。

舒聽瀾覺得眼下這樣最好不過。孩子們可以享受正常家庭的氣氛,和愛他們的爸爸和媽媽一起生活。而她也可以放心拚搏事業,把丟失的時間、機會都補回來。另外與卓禹安的感情因為冇有特定身份的限製而變得毫無負擔,不必患得患失,這樣最好不過了。

卓禹安正是瞭解她,所以也從未逼過她給兩人的關係下一個定論,每每在親密最動情時,他會在她耳邊說無數個我愛你,而她隻有在看他故意停下來時,想求他繼續時才肯說她也愛他,但是往往,等做完,她就翻臉不認賬了,不肯承認自己剛纔說過這句話,就像一個騙.色的渣女,不主動,不拒絕。

太壞了,他卻冇有一點辦法。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