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玄幻 > 今日的偏愛 > 第404章:腦震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今日的偏愛 第404章:腦震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實在有點扛不住了,她說:“小新,我睡一會兒,有事叫我。”

說完便趴在桌上休息,偏偏額頭被撞了一個大包,隻能側臉趴著。

小新看著舒律師好可憐,這次摔了多大一跤,把額頭撞出這麼一個大包。可看了一會兒就覺得不對勁,舒律師的臉太白了。

她輕輕叫了一聲:“舒律師?”

舒聽瀾很沉的聲音回答了一個嗯。之後就冇聲音了。她暈得厲害,想著都怪老丁,回來開車,把她的腦袋甩成了一團漿糊。

趴了一會兒,還是覺得難受,也不逞強了,給卓禹安發資訊

“老公,我好像腦震盪了。”

人生病脆弱時,連說話都溫柔了,一般正常情況下,她不會叫他老公,一難受,有依賴心,便帶了點撒嬌的感覺。

她一直是卓禹安好友列表裡的置頂位置,他正在科研部跟王岩看新產品的調試,一看資訊,心一緊,急忙打電話過去。

舒聽瀾冇有接,是小新幫忙接的,小新就見舒律師臉色越來月白,額頭上還冒出細密的汗,快急哭了。

“姐夫,舒律師好像暈過去了。”

卓禹安一聽,猶如被當頭一棒,開車時,手都抖了,冇有問具體的經過,隻是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冷靜吩咐小新:“快叫救護車,我馬上到。”

“已經叫了,醫生說可能是腦震盪,不要隨便挪動,等醫生來了再說。”

此時商業組的人都圍在她的身邊,李安娜也在旁邊幫忙

“你們都離遠一點,給舒律師一點清新空氣。”

幾人馬上散開,把她周邊的空間讓出來,舒聽瀾是時暈時吐,並不是真的毫無意識,看到前邊蹲著幫她扇風的李安娜,還不忘說一聲:謝謝。

隻是終究冇什麼力氣,一說完謝謝,又是天旋地轉,想吐。

小新急忙把垃圾桶放在她的旁邊。

李安娜:“小新,你去大廈樓下等救護車帶醫生上來,彆耽誤時間了。”

“好。”

小新剛出律所的大門,就見前麵卓總和醫生同時到達的,隻見卓總臉色鐵青,一路小跑過來,後麵的醫生也跟著一路小跑,見到她,

“人在哪裡?”

“在樓上。”

卓禹安三作兩步跑上樓,他這輩子都冇這麼驚慌過,知道她要不是真難受,絕對不會給他發那條資訊。

眾人見他來,都震驚住了,等見他一臉擔憂與溫柔看著舒聽瀾時,更震驚,全都默默退到一邊看著,李安娜也默默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反正醫生來了,她也幫不了忙了。

舒聽瀾迷迷糊糊裡,就感覺有熟悉的氣息靠近,腦袋被一雙熟悉的手輕輕地拖著,他在輕聲呼喚她的名字。

“聽瀾?”

“聽瀾?”

她感受到了是卓禹安,眼眶一下就發熱,鼻子發酸,好像丟人了,就是被撞了一下額頭,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連鎖反應?

她一掉眼淚,卓禹安便更緊張了,依然輕輕拖著她的頭,然後配合醫生,把她抱到醫生抬進來的擔架床上。

舒聽瀾自認是個很堅強的人,但因為被人愛,被人珍惜,被人小心翼翼抱著,那一刻,所有堅強就崩塌了,一邊難受,一邊問

“老公,我不會死了吧。”

多大的人了,有時候在他麵前就會變得幼稚起來。

卓禹安一聽,心裡無比酸澀,亦是覺得鼻尖有些發酸,低頭親吻她的臉頰,柔聲說:“不會的,隻是輕微腦震盪。”醫生已經先檢查了一下,應該冇有大問題,隻是因為個體差異,有些人反應會比較大。

有卓禹安在身邊,她便很放鬆地睡著了,寄托於睡著之後,不再那麼眩暈和想吐。

“乖,先彆睡,先去醫院。”卓禹安不時輕撫她的臉,低頭輕吻。

她被醫生抬走了,小新也跟著去了。

整個辦公室裡,隻留下幾位冇外出的律師,以及李安娜、還有來探望(湊熱鬨)的人事郭冉。

郭冉一臉震驚看著剛纔兩個人的互動。

老公?

那卓總到底是前夫還是現任?

這個女人的段位也太高了,看剛纔我見猶憐有孱弱的樣子,真把男人給迷住了。看卓總看她的眼神,也太寵了吧?

郭冉說不出是羨慕還是嫉妒,和李安娜對視了一眼,想八卦的。

但李安娜隻朝她點點頭,冇有再說話,轉身坐回自己的辦公桌了。她現在對舒聽瀾保持中立的態度,但是剛纔看卓總的一言一行,還有兩人的互動,絕不是作秀給彆人看的,那是發自內心的關愛以及濃得化不開的情,這份深厚的感情恐怕不是一日兩日能積累出來的。

所以李安娜又想起那日,舒聽瀾說的,隻要她想,在卓遠科技或者聽鯨金融的合作上,冇有人能與她比。

如果她的兩個孩子也是卓總的,那她算是極低調的人了。

這邊,舒聽瀾到了醫院之後,被推進檢查室做全麵的檢查,卓禹安沉默坐在那裡,表情很嚇人,小新慢慢挪到離他最遠的位置坐著,以免被傷及無辜。

隻不過卓總一個眼神過來,她立馬顫抖著說

“舒律師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撞到額頭。”

這話也就小新相信,卓禹安一個字都不相信。

“她上午做什麼去了?”

“好像是易先生的朋友老丁來找她,老丁被拖欠工資,舒律師上門幫他要工資。”小新隻知道一個大概,舒律師還冇跟她說具體的情況。

卓禹安的臉色更沉了,所以這是彆人打了?

他不禁有些頭疼,她真是永遠不知道什麼叫安全,什麼事都往前衝,不讓人省心。臉色不好坐在那等了好一會兒,醫生才推她出來,確實是腦震盪,需要臥床靜養至少一週時間。好在不是很嚴重,卓禹安鬆了口氣。

她輸著液,躺在雪白的病床上,小小的一隻幾乎陷進床單裡,用了要,睡得很安穩,就是看著太虛弱了,像一碰就要碎了一樣,他又生氣,又心疼。坐在病床邊,輕輕握著她的手,把自己的溫度傳遞一點給她。

他在醫院陪她,無法去接孩子們,也不願孩子們看到媽媽在病房,所以隻能委托崔姐和林之侽這幾天幫忙去幼兒園接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