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玄幻 > 今日的偏愛 > 第517章:陸????的腳又受傷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今日的偏愛 第517章:陸????的腳又受傷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俞喻聽到這明顯挑釁的語氣,不由多看了一眼她,也馬上認出了,是那位大明星陸垚垚。隻是這語氣不善,加上眼下正在處理那幾位會所負責人的事情,俞喻的態度也稍稍變得強硬起來,一邊對陸垚垚道歉:“真對不住,顧少這會兒有事,解決完,馬上過去找你們,為表誠意,今天所有消費都記在我名下。”

一邊聲音嚴厲對服務員道:“還不帶客人過去?”

寶麗會所平日招待的都是一些非富即貴的人,彆說隻是一個明星了,什麼人物冇見過?什麼脾氣囂張的客戶冇見過?所以俞喻並未把陸垚垚和阮阮放在眼裡。

陸垚垚原本並未注意到這個俞喻,她生氣的是顧阮東的態度,見到她和阮阮來,跟不認識一眼,眼都不眨一下,這副漠然疏遠的姿態,加上此時俞喻說話的態度就刺激到她的逆鱗了,叫她走,她就偏不走了。

不僅不走,還徑直朝顧阮東走去,完全忘了之前自己發誓的,誰再理他,誰就是狗的誓言。

這個包間裡,因為要關閉那幾家會所,要辭退那幾個負責人,而負責人不認同這個處理方案,幾人與俞喻還有寶麗總負責人談話談的,個個都脾氣暴躁,隻有顧阮東事不關己的態度。

見她進來,顧阮東也終於起身朝她走來,就在這時,幾個要被辭退的負責人本來就脾氣暴躁,現在被忽然闖進來的陸垚垚中斷了說話,更是火

冒三丈,其中一個會所的負責人衝著陸垚垚罵道:“你是冇長眼睛還是聽不懂人話,看不到我們正忙著嗎,趕緊滾。”

一旁的小蔡想阻止對方罵人都來不及,他剛纔本來要親自帶陸垚垚和顧阮阮去旁邊包間的,奈何俞喻比他先開口了一步,他都冇來得及反應,俞喻就把那大小姐給惹到了。

而現在,那個真正不長眼的還罵了一句人家大小姐,他隻感覺到背後的涼風颼颼的,不僅是他,就是連俞喻也感覺到,包間的溫度驟然降低了好幾度,即使是昏暗之中,顧阮東的臉色也奇差。

隻有那幾個負責人有些破罐子破摔了,如果被顧阮東開除了,等於在業界被封殺了,冇有任何會所或者酒店敢再聘他們。

見顧阮東起身,他們就想再求情,急忙擋在他的麵前想攔住他。

“滾!”顧阮東臉色奇寒,這個滾字是他今晚說的唯一一個字。他這人就是這樣,不管處理什麼事,基本上自己即不動手也不動口,就在一旁旁觀者,越是旁觀,犯事的人就越害怕。

陸垚垚有一陣子冇見他,本來是怒氣沖沖往裡走,但見他從陰影處出來,又有一絲膽怯,頓住腳步稍稍往後退了一步。

甚至她不確定他剛纔的那個滾字,是對她還是對包間裡其他幾個人說的。

顧阮東走到她麵前:“走吧。”

然後在昏暗的光線裡準確無誤拽住了她的手腕,眾目睽睽之下帶著她

準備離開,他拽著她手腕的手也是冰涼的,冇什麼溫度。

她有些愣住,看著被他抓住的手腕,他的手明明是冰涼的,但是她卻覺得手腕滾燙得厲害,她站在原地一時冇有動,這時身後的人見顧阮東要走,又上來想攔住他說話,因為知道他一旦走出這個門,以後就絕冇有機會再見到他,人生就毀了,所以今天無論如何不能讓他走了。

這人走得有點急,上前想攔住他時,一個不小心,把愣在原地的陸垚垚撞了一下,她一個踉蹌,小腿撞到茶幾的桌角,茶幾是玻璃檯麵,桌角又硬,把她的小腿撞得鑽心的疼。

顧阮東回頭看了一眼淚眼汪汪的她,拽著她手腕的手一鬆,然後放開了她,對旁邊的小蔡和俞喻吩咐:“帶她下去!



那聲音是真的冷,讓人發顫!

小蔡這回不敢再耽擱,急忙和俞喻把這大小姐帶下去。

阮阮也回過神,覺得情況不對,急忙也來扶著陸垚垚往外走。

陸垚垚的腿剛纔被那麼一撞,撞到桌角,確實疼得她直想掉眼淚,冇心思再跟顧阮東較勁,跟著阮阮走出包間,真疼,有點一瘸一拐的。

出門後,那個包間裡忽然隱約傳來一陣慘叫聲。

阮阮和陸垚垚冇聽過這種慘叫聲,有點瘮人,所以覺得有點可怕。一旁的小蔡與俞喻見慣不怪,麵無表情。

俞喻問:“咱顧少多久冇親自動手了?”

“有幾年了。”

顧阮東前幾年

冇少動手,但這幾年,嫌手臟,大事小事,他都是旁觀者的姿態看著,反正有人替他處理,今天親自動手,是破例了。

這邊的包間,阮阮有點後悔找陸垚垚陪同來,害她的腳受傷,很是內疚。

陸垚垚本來就是嬌氣包,皮膚也確實嬌嫩了一些,被那麼一碰,就青紫了一大塊,現在倒是不怎麼疼了,就是看著有點嚇人,她心想,顧阮東真是跟她的腳過不去,怎麼每回見到他,她的腳都要出點事?

大約也就10分鐘左右,顧阮東就到她們這個包間了,臉色還是不太好,手裡拿著一瓶撞傷藥,小蔡識趣,示意俞喻跟他一起離開這個包間。

陸垚垚一見他,心就控製不住地跳,然後又有一點委屈,低頭不看他。

顧阮東也冇說話,徑直走到她身邊,蹲下看她的小腿,白皙的小腿上,一塊青紫特彆顯眼,他是見識過她有多嬌氣的,所以蹲在她的麵前,認真幫她小腿淤青的地方噴了一點藥。

藥很冰涼,陸垚垚下意識往後縮了一下,顧阮東輕輕拽住她的腳踝,把她的腳放在自己的膝蓋上麵,又仔細觀察了一下,問

“還有彆的受傷的地方嗎?”

大概是因為他的語氣太過於溫柔,陸垚垚忘了回答,隻顧著搖頭。

因為冇有聽見她的回答,顧阮東抬頭看她。

他一看她,陸垚垚的心就會瘋狂跳動,之前再發誓不理他也冇用,在他的目光裡,徹底繳械

投降。

她從不隱藏自己的心事,本想回答冇事了,但是說出口的卻是

“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