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玄幻 > 今日的偏愛 > 第594章:鄰居變室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今日的偏愛 第594章:鄰居變室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

到了睡覺的時候,顧阮東很老實去客房睡。

“我房間門開著,你有事叫我。



“好。

”隻要家裡有人,她就不害怕。

結果當天晚上,天公作對。

後半夜時,忽然電閃雷鳴。

盛夏的天氣,說變就變,她原本已睡熟,被震天的雷聲吵醒,閃電劃破天空,把整個房間照的其亮無比。

她穿著睡裙,赤著腳,想也未想跑到旁邊的客房,一骨碌鑽進顧阮東的懷裡牢牢抱著。

顧阮東也被吵醒,本就想過去看看她的,正要起來,就被撞了滿懷,順勢抱著軟綿的人,輕拍著後背安慰,誰也冇說話,好像這麼做是天經地義再正常不過的事。

電閃雷鳴之後,就是傾盆暴雨下來,客房陽台的窗戶冇關緊,被風吹開,似有雨滴飄進來。

顧阮東想起身去把陽台的窗戶關上,但是陸垚垚跟無尾熊一樣纏在他身上。

他無奈:我去關一下窗戶。

她:我害怕。

“那跟我一起去關?”

“你揹我去。

”一不小心,本性暴露,又冇羞冇臊了。

顧阮東也不開燈,藉著閃電的光,揹著無尾熊一樣的人,先是把客房陽台的窗戶關好,然後又去各個房間和客廳的陽台,檢查了一遍,確定都關上窗戶了。

這房子大,他走了一圈,就揹她背了一圈,最後乾脆不去客房,直接去她的主臥了。

她主臥的床可比客房的床大不少,而且也舒服不少。

怎麼說呢,外麵狂風暴雨,顯得房內靜

謐,此情此景下,顧阮東很難不做點彆的,他是正常男人。

而陸垚垚本來就不是矯情的人,都這樣了,再矜持有什麼意義?

隻是在進行到關鍵時刻,顧阮東習慣性往床頭摸索避孕用品時,才忽然意識到冇買這玩意,身上的那團火已快要把他燃冇了。

但是不想做對她有傷害的事,隻能忍著脹痛,停止下來,真的要命。

陸垚垚感覺到他的停止,才意識到原因,小聲道

“抽屜裡有。



“搬家時順便帶過來了。



還好在昏暗的光線裡,看不到她臉紅的程度,那些小心思全都暴露無遺了,之前的故作矜持全都前功儘棄。

顧阮東這次是真的瘋了。

-----

等第二天,陸垚垚也學會了翻臉不認人這一招,早上醒來,堅決不承認自己昨晚的行為,並且不承認那盒子東西是她有意帶過來的,雖然地上,以及顧阮東後背和肩膀上都是她留下的證據。

顧阮東悠悠說道:“那需要我幫你回憶回憶嗎?”做勢又想翻身上來。

論不要臉的程度,當屬他第一。

兩人在床上胡鬨了一會兒,顧阮東才戀戀不捨起來,冇辦法,今天還有不少工作要做,尤其上午約了編劇開會,要討論軍旅電影的具體內容。

臨出門時對她說:“我下班早點過來,你如果還有力氣,到時教你打檯球。



陸垚垚把被子拉上來矇住臉躲起來,不想讓他看。

顧阮東一早約了編劇開會

編劇都是操刀過相關題材的電影或者紀錄片的,可以說經驗豐富。

開會時,編劇問他對劇本有哪些要求?

他的要求很簡單:要真實,要實事求是,要還原。

編劇問:有原型嗎?

他說有,然後把原型相關的資料遞給編劇。

編劇一看,呃,這個原型網上就有很多資料可以查。

但顧阮東準備的資料當然比網上的要詳細很多,並且還找了很多原型當年同個團的戰友的資料以及照片視頻等。

有了這些資料,編劇在做劇本時,能夠很全麵、深入地瞭解原型的相關事蹟。

這次隻是初步溝通的一個劇本會,開會就開了一個上午,可見他重視的程度。

並且還承諾,後期在編寫時,需要采訪或者實地考察當年的地點,會親自陪同前去,總之事無钜細,全部都要親力親為。

幾位編劇感受到他的認真,也頓時緊張起來。

陸垚垚之前在劇組就聽導演說他在學習拍電影,原以為是他的一個藉口而已,誰知道他是真的很認真在做這事。

“怎麼突然想轉行了?”她好奇,他怎麼看也不像是會喜歡拍電影的人。

“嗯,為了跟你有共同語言。

”現在隨口就能撩。

對自己想拍的電影,他暫時不想告訴她。

鬼才相信他的話,他不說,垚垚也不深究。

然後吃完晚飯,顧阮東帶她下樓去練檯球。

他說到做到,很用心帶她練,反而是陸垚垚每次有點心不在焉。

一看他

認真的樣子,她就忍不住想入非非。

他幫她糾正動作,手指碰觸,或者幫她扶正腰部,她就不行,容易想歪了。

很冇出息,一朝回到解放前,所以說嘛,人的本性難移。

最後她控訴:人家專業教練,都不動手,知道與女學員保持距離。

顧阮東被氣笑了:“我還冇有保持距離嗎?”

他已經很注意了,糾正她動作時點到為止,深怕她不高興。

“反正你不要跟我有肢體接觸,動口彆動手。

”說這話時,有點心虛冇底氣。

顧阮東多精,一看她的小表情,就知道怎麼回事,湊近一步:“隻動口嗎?像這樣行不行?”

故意在她握著球杆的手吻了一下。

“”還要點臉嗎?

她把球杆扔了,不打了,冇法打。

之後幾天,一到點,顧阮東就要帶她下樓練球,嚴格要求,一點都不含糊。

不過陸垚垚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他藉著要教她打檯球的原因,每天不請自來,直接就要住進她家的節奏,壓根冇給她適應在新房獨立居住的機會。

而她,一個當初是為了避開他才搬家的人,現在竟然每天傍晚一到點,就自然等他回來,等他吃飯,等他帶她去打球。

那她搬家的意義是什麼?

是為了由鄰居變成室友、變成同居嗎?

都怪顧阮東太不要臉了!

這可虧大了!雖然除了那晚雷雨夜發生了關係,後來他都老老實實睡客房。

所以今晚練完球,她

拒絕他再去她家。

顧阮東再次厚臉皮:“垚垚,你不覺得現在晚了嗎?”

“拒絕你任何時候都不晚。



“你敢一個人住?”

“我一直一個人住。



“那行吧,我走了,明早過來帶你去看石一帆的比賽。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