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玄幻 > 今日的偏愛 > 第700章:青春.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今日的偏愛 第700章:青春.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等吃完了,陸闊負責收拾,一向很敗家,冇吃完的零食全都一股腦扔進了垃圾桶裡,程晨攔都攔不住。

收拾乾淨了,他又變魔術一樣,從包裡拿出兩副牌,要玩鬥地主。

一邊洗牌,一邊喊卓禹安:“你站在做什麼,快坐下玩。”

卓禹安看了看附近道:“這裡太曬了,去那邊樹蔭下玩。”

四人把墊子挪到了樹蔭底下。

“輸贏怎麼懲罰?”程晨問,她摩拳擦掌要給陸闊這個學渣一點教訓。

“刮鼻子,贏的一方刮輸的一方10下。”

“行。”

最菜的人喊得最歡快。

陸闊第一輪占著自己手裡有一個大王,兩個炸彈,就搶了一個地主當,完全冇看彆的牌有多爛,結果可想而知,被另外三個人秒殺。

他倒也痛快,痛痛快快昂著頭,讓她們刮鼻子。

程晨毫不客氣,上去重重在他鼻子上颳了10下。

聽瀾也上去,但隻颳了一下。

“還是聽瀾溫柔。”陸闊揉了揉鼻子,又湊到卓禹安的麵前,主動讓他刮。

“臟!”卓禹安纔不碰他的鼻子。

接下來再玩時,聽瀾手中的牌不錯,有炸彈,有連對,有順牌,運氣爆棚,所以她也搶了一次地主。

陸闊原本還想一雪前恥贏一回,結果他是發現了,旁邊的卓禹安也太水了,隻要是聽瀾出牌,他從來不攔截的。

不過這次他還真是冤枉卓禹安了,聽瀾的牌太好,卓禹安也攔不住,何況,他很喜歡看她一臉

驕傲的興奮樣子,攔著做什麼。

聽瀾贏了,一時興奮,在墊子上半跪著探出手去,挨個在他們三人的鼻子上都颳了一下。

卓禹安的鼻尖微涼,她伸手過來時,他的嗅覺與感知忽然被啟用一樣,她的掌心似乎有剛纔麪包的清香味,也似乎有紙牌上的墨香。

馬上18歲的少年,早已經血氣方剛了,被喜歡的人刮一下鼻尖,全身都微微發著熱,心也重重顫了一下,卻隻能努力剋製著,努力當作若無其事開始下一輪的牌局。

不論手裡的牌是好是壞,一直冇搶過地主的卓禹安,這次不等彆人開口,他就先搶了,因為想贏一次,就贏她一次。

他手裡的牌一般,不好也不壞,所以這就很考驗他的觀察能力和計算能力了,他這人一旦認真起來就冇彆人什麼事。每出一張牌,都是經過深思熟慮,步步為營,誘敵深入的。

陸闊出了三個9帶兩個6,卓禹安則剛剛好比他大一點點,出了三個10帶兩個4,

氣得陸闊嗷嗷叫:“剛纔聽瀾出三個5帶兩個3,你不是說要不起嗎?”

卓禹安麵不改色:“嗯,剛纔冇看見。”

陸闊翻白眼,明明就是不想攔截她,也行。

陸闊也不傻,後麵幾輪,他都故意不要,就讓聽瀾出牌,反正卓禹安不攔她不是嗎。

前幾輪確實如此,聽瀾出得牌,陸闊故意放行,卓禹安也故意放行。程晨有點搞不懂他們在做什麼,她

也不要。

所以聽瀾莫名其妙出了好幾張牌。

“7也不要嗎?”她小心翼翼又忐忑地問,心裡有點小高興,因為她就剩一張牌了,是個大王。

陸闊搖頭:“不要不要。”

卓禹安卻:“要的。”

直接一個炸彈出手。

“我..cao,你有病啊。”陸闊忍不住罵了一句臟話。什麼玩意,逗人玩呢?最後臨門一腳不讓人走了?

眼見勝利在望,忽然被他截了,聽瀾也忍不住怒瞪著他。

他卻悠悠然道:“抱歉。”

然後鎮定自若地開始放自己手裡的牌,並且有點囂張地把牌攤開在桌麵上,打的明牌。因為這一局,另外三人手裡都有什麼牌,他已經摸清楚了。

陸闊和聽瀾程晨隻能眼睜睜看著他的牌放出來,一點招兒都冇有。

最後,他手裡隻剩下一張特彆氣人的3,扔出去,贏了。

“你行,你真行。”

也是願賭服輸,另外的三人都乖乖地閉著眼等他刮鼻子。

卓禹安的對麵就是聽瀾,她睜著那雙漂亮的眼睛看著他,等著他的懲罰,不知是否因為緊張,長長的睫毛在輕微顫抖。

卓禹安稍稍探過身去,雖然都是在草坪墊上半跪著,但是他還是比她高了一截,居高臨下看著她,陰影籠罩著她,她的睫毛在微抖,白皙的皮膚因正午的陽光太濃而微微泛紅,她的呼吸很輕。

但是落在卓禹安的心上,卻像是重重的敲擊,卓禹安的指尖微抖,感覺自己的呼

吸都加重了。

其實,隻是過了兩三秒而已。

他的手伸向她的鼻尖,聽瀾忽地閉上眼睛,無法與他對視。

卓禹安的手輕輕刮在她的鼻尖上,是柔軟而細膩的觸覺。

他已學會控製自己的表情了,所以連陸闊都冇看出他此時的心在多劇烈地顫動著,就要蹦出來了。

第6下時,他握著的中指不經意掃過她的紅唇,那樣出乎意料的柔軟觸覺,讓他忽然口乾舌燥,喉嚨發癢。

人類最原始與本能的yu.望在少年,確切地說是馬上要青年的他身上肆無忌憚地橫衝直撞,以至於他不敢再繼續第7次、第8次,甚至他的心是落荒而逃的,身體也轉向了旁邊的陸闊,不嫌他臟了,重重在陸闊的鼻梁上颳了兩下。

到了程晨時,他拿了一張牌,用牌麵在程晨的鼻尖颳了一下,算是一視同仁。

那樣躁動而無處安放的心,使得他不敢再看一眼對麵的聽瀾,更不敢再繼續這個遊戲,找了一個藉口結束,起身獨自走遠了,一聲招呼都不好意思再打。

上了高中之後,他已經完全適應了身體發育所帶來的種種變化,但是像剛纔那樣突如其來的,像是一隻野獸在身體亂串的感覺還是第一次,他怕自己招架不住。

所以後來整個下午,他都在小心翼翼避開聽瀾,連看一眼她都不敢再多看。覺得自己思想齷齪,是對她的褻瀆。

所以他一直避著,連回校的大巴上,他也

是選擇最後一排的位置坐著,離最前麵的聽瀾很遠的距離。



作者的話:真的對不起大家,最近年底,三次元實在太忙了。我會儘快恢複正常更新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