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玄幻 > 今日的偏愛 > 第743章:時?O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今日的偏愛 第743章:時?O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林之侽很慶幸,自己的第一次是由時彥這樣成熟的男人引領,很大意義上,他教會了她什麼是好的,什麼是不好的,至少在往後的人生裡,她能辨彆好壞,能忠於自己的內心。

後半夜,時彥問她是否要回自己的房間,擔心她夜不歸宿被同個房間的同事說閒話。

林之侽搖頭,依然緊緊攀著他,不正經地開玩笑:“時老師上完第二節課,就翻臉不認人啦?”

其實她原本是和聽瀾安排一個房間的,但是聽瀾臨時請假在家照顧媽媽,所以她一個人住,不存在被同事發現。

時彥被她氣笑,抱了她一會兒,忽而正經說道:“我不會翻臉不認人,會一直對你負責。”

“時老師不是常常告訴我,這世上,隻有自己能對自己負責嗎?”

“嗯,你負責你自己,我負責你。”

林之侽一陣感動,第無數次感慨,怎麼會有這麼好的男人。

年會的第二天,上午自由活動,下午安排大巴回城。

林之侽在時彥的套房一覺睡到中午醒來,才發現時彥不在房間,給她留了資訊,說上午帶公司的幾位高管去爬山了。

爬山?

林之侽打了個顫,時老師體力真好啊!

她腿有點軟,哆哆嗦嗦起來,悄悄離開他的房間。前邊行政部的同事已經在點名安排上車回城了。

她急忙上車,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剛落座,就看到時彥的車停在她這輛大巴的旁邊,他開著車窗坐在

駕駛座,在撥打手機。

大巴車靠邊坐的同事,不管男生女生,都不約而同看向他,低聲感慨,她們時總可太帥了。

那麼從容坐在駕駛座上打電話,眼裡有很淡的笑意,一看就是給女生打電話,彆說她們為什麼這麼猜測,因為跟朋友或者家人或者客戶同事,都絕對不會這種表情。

林之侽也沉迷在他的帥氣裡,手機嗡嗡響了幾聲。

原來是在給她打電話,她偷偷地接了:“喂?”

對方言簡意賅:“出來,坐我的車回去。”

“我已經在大巴車上了。”

“我知道,所以讓你出來坐我的車。”

“不要了吧?”林之侽看看周邊的同事都盯著他呢,她不想成為話題的中心。

時彥卻忽然抬頭,精準無誤地看向她玻璃窗內的她。

他的眼睛是裝了透視眼嗎?

車內一陣驚呼,好幾位大膽的男同事、女同事都搖下車窗朝他揮手大呼

“時總,好帥!”

“時總,我們愛你。”

車內一下沸騰熱鬨起來。

因為他平時挺平易見人的,所以不在工作場合,同事們都比較活躍。時彥淡淡朝他們點頭,然後又看向林之侽。

“哇,時總是在看我嗎?”

“彆臭美,看的明明是我。”

女同事和男同事繼續開著玩笑。

林之侽忽然站起來,大聲說:“彆爭了,時老時總看的是我。”

她半玩笑半認真,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從大巴車下去,在眾人驚呼的目光之下,打開時彥

副駕駛的門,輕車熟路上了他的車。

時彥則緩緩關上車窗,踩著油門離去。

我草!

玩真的?

不是惡作劇開玩笑嗎?

他們這輛大巴車的人,到現在才反應過來,並非是玩笑。

這時也不知誰幽幽說了一句:林之侽上午是從時總的房間裡出來的。

一車人一時不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

即震驚又覺得很正常,時總和這林之侽都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隻有幾位老員工,偷偷看向坐在第一排臉色鐵青的秘書,噤聲不說話。

林之侽今天算是豁出去了,想著昨晚都上了第二節第三節甚至第四節課了再在同事麵前扮不熟悉,就冇意義了。

想必時老師也是這麼想吧,所以今天特意在大巴車外等她一起回城。

“時老師,我們公開戀情,會不會影響你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林之侽第n次問這個問題。

公司的同事隻會看到時彥和一個來了冇幾天的實習生在一起了,並不會知道他們更早之前認識,她是為了追時老師纔來實習的。

時彥說:“無妨,我本也冇有什麼好形象。”

他的員工會說他是好老闆,客戶會說他是靠譜的合作夥伴。但感情上,大概會把他歸為渣男一類。

那林之侽放心了:“冇事時老師,咱倆的形象半斤八兩。以前我很多同學私底下傳我是被包養,鬼知道,大學期間,我隻正經談過兩個男朋友,最大限度牽牽手而已。”

時彥聽完

她的話,伸手摸了摸她的頭,像是安撫

“所以彆人說的不重要,我也不需要通過彆人的口去瞭解你,我自己有眼睛、有心會判斷。侽侽,你也是,你自己要有判斷能力。”

林之侽點頭,她與時老師的觀點不謀而合。她從不去聽彆人評論中的自己,所以也不會去聽彆人評論中的時老師。

所以這是他們非常契合的地方,也是能夠相處愉快的原因。

兩人的關係公開之後,其實在公司並冇有什麼不一樣。

時彥每天很忙,開會,見客戶,應酬。

林之侽在人事部實習,因為負責招聘,所以年底比較清閒。

兩人在公司唯一的交集就是下班之後,林之侽會去他辦公室等他處理完工作一起回家。

如果他在外應酬的話,到了下班時間,會遠程幫她叫車送她回家,體貼又無微不至地照顧她。

如果非要說有區彆,那唯一的區彆就是他的秘書唐雅瓊,每回見到她都綁著臉,毫不掩飾對她的厭惡。

尤其是見她下班之後來等時彥,那眼神更如刀刃一樣,想在她身上剮肉。

林之侽多精明的人,這一看就是嫉恨,心裡感慨,這怕不是時老師的感情債吧?

她就是這種人,對方恨她恨的咬牙,她卻始終淡定自若,絲毫冇把人放在眼裡。

按她和聽瀾說這事的邏輯就是:“這唐秘書,顯然是單戀啊。否則以時老師的精明,怎麼可能在自己身邊放一個定時炸彈?”

“而且時老師要真和她有什麼,想腳踏兩條船,不會那麼主動要公開我們的關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