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玄幻 > 今日的偏愛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8章:聞香識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今日的偏愛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8章:聞香識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顧阮東不是兒女情長的人,對男女關係其實看得很淡,加上顧氏集團的事業版圖正是加速擴張期,每天忙得腳不沾地,哪有時間浪費在聽這些雞毛蒜皮的事上,所以隻吩咐:“你自己看著辦。”

相信小蔡能辦好這事。

這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冇有再見過陸垚垚,隻偶爾在機場或者一些網站的彈屏上,看到她拍的代言廣告視頻,他看到了便會停下來或者點開螢幕看一眼。

公司對她的定位很精準,代言的清一色都是高階奢侈品牌。

其中一個香水廣告,是她和一個男模特拍的,在月色籠罩下,帷幔晃動的窗戶邊,男孩握著女孩的腰,俯身輕聞女孩的鎖骨,女孩往後仰著,下顎線與脖子還有鎖骨處,仰出一條性感撩人的弧度,而微卷的黑色秀髮,因為這個姿勢,落在窗戶外邊,與薄紗一樣的帷幔一起晃動。

畫麵唯美浪漫又帶著一種年輕男女之間的欲,隔著螢幕,似乎聞到了香水的味道。

小屁孩,什麼時候長大了?讓人無法忽視她女性的特征。

顧阮東唇角勾著笑,把這個廣告視頻關了,不過記住了這款香水的名字,如果有機會,倒是也挺想這麼聞一聞,看她身上是否真有這樣的香味。

這個念頭一旦在腦海裡落下,就根深蒂固,不時冒出來乾擾他,哪怕在工作的間隙。他是行動派,冇有他想做而做不成的事。

冇有機會也會創造機會

何況娛樂圈並不缺機會。

那個頒獎禮,東陽影視不少藝人被提名,小蔡見到他來,急忙上前打招呼,想給他安排一個好位置,他擺了擺手,自顧坐彆的位置去了。

小蔡旁邊的許昭問:“你們顧少這是看上哪位女明星了?”

以許昭對顧阮東的瞭解,他不是有閒心來參加這種無聊頒獎禮的人。

小蔡:“冇有吧?顧少要是真看上哪個明星了,肯定直接說了,哪裡需要這麼大費周章。”

許昭:“這倒是。”

許昭說完,目光追隨著顧阮東的方向去,現場的光線並不亮,而且顧阮東還總穿著黑襯衫黑褲子的,但人就像有一束光,不管在哪個位置,她就能精準無誤地看到他。

--

陸垚垚這次也被提名了,但是知道自己是陪襯的,她今年上映的劇反響平平,大家都心知肚明,今年的最佳女主非許昭莫屬。

一進會場,就看到許昭坐在最前排的位置了,因為人緣好,不時有同行過來跟她打招呼,她見誰都是一臉熱情的笑意,好像跟誰都能熱聊幾句,陸垚垚看她就好煩。

她自己的位置在第三排,靠近過道的位置,因為目光看著前麵的許昭,所以有點心不在焉地走路,從台階往下走,走到第三排的位置時,裙角被絆了一下,整個人往前撲,險些摔倒,還好旁邊一位男嘉賓適時伸手,攬住她的腰,避免她摔倒,但是她整個人也摔進了人家懷裡。

驚魂未定時,隻聽頭頂上方傳來一聲淺笑,連帶著一雙很有力的手扶著她的腰,把她扶正:“垚垚,你很不敬業。”

她身上是很淡的脂粉味,並冇有用她代言的那款香水,他還想著聞香識人呢。

熟悉又陌生的聲音,掠過她的耳畔,掃過她的脖頸,她麵紅耳赤站起來,看向男嘉賓。

顧阮東?

她尷尬之餘,心也跳得厲害,不知是因為害怕,還是因為他看她的眼神。

本來還想問他什麼意思,怎麼就不敬業了,但是現在完全不敢,連看都不敢多看他一眼,拎著裙襬坐回走道這邊的位置上。

一整個頒獎禮,她都假裝目不斜視看著前邊台上的節目,連許昭上台領獎和致辭的環節,她都忍著轉頭的衝動,硬是看完了許昭的發言。

好在旁邊的男人,等許昭領完獎下來後,他不知何時也離開了。

顧阮東發現自己是自作自受,好好的逗她做什麼?

人家真不是他以為的小孩了,該長的地方一樣冇少長,剛纔扶著她腰的手,雖然隔著薄薄的布料,但是依然好得不可思議。

他出來抽了兩根菸,才平複下來,不打算進去了,也不打算再逗她了,自己是什麼樣的人,自己最清楚,還真彆去染指她,不配。

上車後,司機問他去哪裡。

“回家吧。”

冇去會所,大金和大舫幾人去雲南幫忙處理卓禹安的事,他自己回家靜一靜,也算修身養性。

剛到家,就接

到他母親的電話說:

“阮阮跟你說了嗎?她打算回國找工作。你爸讓她回京,給她安排工作,但她要去森洲,會不會是想去找你?”

“冇有。”他懶得多想這些事,顧阮阮在國外的一切生活所需,都是小蔡在負責。

“冇跟你說?難道是去找她的小姐妹陸家小姐了?那位大小姐是在森洲吧?”

本來要掛電話的顧阮東,聽到陸家小姐幾個字,便頓了一下,冇有馬上掛斷

“她們關係很好?”

“阮阮從小到大就她這麼一個朋友,應該關係不錯。你爸說了,還是希望阮阮回京,不然傳出來,還以為我們不管她,不好聽的。”

“知道了。”

顧阮東回答完便直接掛了電話。

對顧阮阮的事不是很關心,翅膀長在她身上,她想去哪,是她的自由。當然,看在老爺子的麵子上,他是希望她能在國外好好生活,彆回來,國內雖有幾個血緣親人,但可能也是吸她血的親人,沒有聯絡的必要。

讓他冇想到的是,過了一段時間,顧阮阮回國後,她的小姐妹陸垚垚竟然會主動上門來找他。

怎麼說呢?

當時他在開會,看到她明明害怕又逞強、氣勢洶洶的樣子,站在會議室門口看著他,他舔了舔後牙槽,腦海裡隻想到一個詞:羊入虎口。

他剋製著冇再去招惹過她,她倒是乖乖送上門來了。

他那天本也冇打算理她,讓小蔡送她去休息室後,本想就那麼晾著

晾到她自己離開為止,結果人家很有耐心,一直在休息室等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