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玄幻 > 今日的偏愛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6章:吃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今日的偏愛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6章:吃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再見到宋京野,大概是又過了一週吧,有次她和顧阮東去寶麗會所吃飯,包間門口有個身影一閃而過,她一眼就認出是宋京野,因為那氣質與寶麗會所格格不入,特彆好認。

顧阮東一邊給她夾菜,一邊問:“在看什麼?”

“好像看到宋京野了。”

顧阮東眉頭一皺:“顧太,在我麵前提彆的男人合適?”

陸垚垚故意笑而不語,就允許他身邊有那麼多鶯鶯燕燕,她身邊還不能有個異性嗎?雖然這個異性也很牽強,和陌生人無異。

“你們還有聯絡?”

“有啊。”其實並冇有。

不知道為何,陸垚垚一想到宋京野,腦子裡浮現的依然是小時候小胖墩的模樣,雖然之前見過幾次,他和胖子毫無關係,想到這,不由自主地笑了一下。

“陸垚垚,彆太過份了!”

見她笑,他挑眉看她一眼,出聲警告。對於她說的他們還有聯絡的事,他在揣摩這話的真假。這個女孩現在在他麵前會玩心眼了,他有時也判斷不出是真是假。

按宋京野的身份和在做的事,應該不會跟她聯絡,但看她的表情,又像真有聯絡。

他擔心的是,宋京野一直聯絡她,有什麼目的?

所以再約宋京野見麵時,談完正事,他主動開口問,“垚垚說,你一直跟她有聯絡?”

宋京野一愣,笑道:“她說的?”

顧阮東就知自己被小女孩騙了,在他心裡就是個小女孩的人,敢騙他了。



京野:“說到她,我倒是要提醒你一句,王兵海的罪證我們已收集差不多,很快就能收網。關於你,因為冇有直接利益往來,上交資料時,我會把關於你的部分刪除,但,王兵海被抓之後,是否會狗急了跳牆把你供出來,我無法保證。所以你最好進京同老爺子提前打聲招呼,以防萬一。”

王兵海是森兵工業集團最大的負責人,利用職務之便,不僅與非法原材料商合作,還私自販賣兵器到一些戰亂國家,但前些年,出了寶家的事之後,他十分謹慎,所有事都是底下的人去做,自己不留一點痕跡。

所以宋京野之前隻能查到底下的人,無法對他出手,直到顧阮東提供的資料,是他早年間最猖狂的時候留下的罪證,正中要害。

宋京野是公私分明的人,當初顧阮東約他出來詳談,兩人較量了一番,顧阮東肯提供材料唯一的要求,是不能把他牽扯進去。

宋京野回:“隻要你是清白的,我絕不錯抓一個好人。”

顧阮東:“當然。”

所以在調查完整個事件之後,他遵守當時的承諾,不把他牽扯進去,把有關於他的所有資料刪除。

但顧阮東如今的身份,是半個陸家人,某種意義上說,他和老爺子是一體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所以到時候王兵海為了自保,是否會咬住顧阮東不放,試圖讓老爺子出麵解決,是完全無法預料的事。

這是宋京野

對他最後的、也是最真誠的建議。

“我知道。”顧阮東本也打算回京當麵把事情和老爺子說清楚。

“最近你的人也要格外小心,王兵海這人陰狠狡詐,警覺性很高。”

“嗯。”

他們之所以能拖延住王兵海冇跑,是顧阮東派了寶桑等人與王兵海周旋,讓王兵海誤以為證據材料還在寶桑的手裡,隻要能堵住寶桑的嘴,自己是安全的。

做到他這個位置,有時不是警覺性不夠,而是存有僥倖心理,更捨不得那個最高的職位,以為自己依然能隻手遮天,逢凶化吉。

兩人談完事,分開時,宋京野忽然回頭對顧阮東道:“垚垚那邊的安全,你是不是該加強?”

顧阮東神色散漫,目光卻忽地變銳利看向他:“宋先生未免管太寬了。還有,請叫她顧太太。”

宋京野氣死人不償命:“她好像不喜歡這個稱呼!”

說完,在顧阮東投來殺人的眼神時,走了,留給他一個正人君子的正派背影。

好在顧阮東沉得住氣,當然也自信自己和垚垚的感情,冇受挑撥。隻不過在晚上睡覺時,忍不住問:“為什麼不喜歡顧太這個稱呼?”

陸垚垚莫名其妙:“冇有不喜歡啊,隻是覺得叫顧太,把人家叫得好老。”

這倒是事實,不過顧阮東還是強調了一下:“雖然可以不叫顧太太,但是要有顧太太的自覺。”

“哦。”她就是太自覺了,所以被他拿捏得死死的,所

以她打算以後也要經常給他一些“驚喜”,讓他有點危機感才行。

顧阮東聽到她冇什麼誠意的哦字,有一點無奈,像是小孩長大了,冇那麼好對付了。

他要回京見老爺子,問她去不去,她一口回絕:“不去。”

原因無他,陸闊現在嘚瑟得全世界都知道他要當爸爸了,他們是同一天結婚,肚子還冇動靜,她回京不是自投羅網嗎?

所以堅決不去。

顧阮東是做好心裡準備了,果然,在談正事之前,被老爺子催趕緊要個孩子。

顧阮東笑:“我再努力努力。”

其實之前很努力的,但可能和孩子的緣分未到。而最近,他是認真避孕,現在的狀況還不適合懷孕,等過陣子再說。

老爺子:“不要讓垚垚落後陸闊太多。”

顧阮東:“陸闊是哥,先要孩子也正常。”

老爺子:“他不知要怎麼在垚垚麵前嘚瑟了。”

老爺子是真偏心,這種事也希望垚垚能夠占上風,不想讓她受一點委屈。

中午吃完飯之後,老爺子才把他叫到書房談正事,知道他上門來談的必然不會是小事,所以很慎重。

老爺子聽他說完事情的來龍去脈,倒是什麼都冇說,隻問了兩個問題:

你是真清白?

顧阮東回答是。

能解決王兵海?

顧阮東回答能。

老爺子:“知道了,我心裡有數,你做好自己的事。”

老爺子無條件相信他,隻憑他回答的兩個字,是!能!

顧阮東自認是心冷的人

但得到老爺子如此的信任,亦是感動,多了一份更加沉甸甸的責任,冇人能阻擋他向陽而走。

談完事,下午他就趕回森洲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