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玄幻 > 今日的偏愛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8章:不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今日的偏愛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8章:不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黎司也是老奸巨猾了,說道:“陸老,您一向公是公,私是私,就彆為難我了。我現在聽您的,把人給您放回去,萬一這顧阮東真做了違反犯罪的事,我冇法跟人民群眾交代。”

老爺子底氣十足:“我給他擔保,有任何問題,我承擔這份責任。”

老爺子愛惜自己的羽毛,能說出這番話,那是對顧阮東百分百的信任,是把顧阮東當成自己家人的全然信任。

黎司:“既然陸老這麼說,我隻能放人了。”

老爺子是公私分明,本來在宋京野那查,他不會插手管。

但姓黎的想公報私仇,他也絕不姑息,就這樣,三言兩語把顧阮東給要了回去。

陸垚垚在書房外,雖不知具體發生了什麼事,隻聽到老爺子說人給你放出來了。

她哭也快,笑也快,衝進書房抱著老爺子狠親了一下他的臉頰

“謝謝爺爺,爺爺最好了。”

說完轉身就跑,要去機場回森洲。

老爺子原本一身怒意被她這麼一抱一親,什麼氣都消了,算了算了,假公濟私一回也無妨,她開心比什麼都重要。

陸垚垚在機場,登機前,意外收到宋京野的電話,她現在心情好,不跟他計較,“宋胖,什麼事?”一不小心,暴露了內心想法。

“宋胖?”宋京野無奈地反問了一句,也不跟她計較,說正經事

“顧阮東大概和你前後到森洲。但是垚垚,我有句話提醒你,你爺爺這回是用他一生奮

鬥出來的名譽幫顧阮東擔保,如果顧阮東再有任何差池,後果你知道。”

他語重心長,也是真心關心。外邊有多少雙眼睛盯著陸家?不僅是黎家,還有王兵海一計不成,他的黨羽還會做什麼也不得而知。

陸垚垚不是不識好歹的人,所以這回態度很好:“我知道,謝謝哥。”

宋京野難得聽她這麼禮貌,忽地笑道:“哥?這回不是宋胖了?”

“嗯,哥。”

回到森洲機場,看到比她早回來一步的顧阮東,正在出口處等他,不管這幾天遇到了多大的事,好像都不曾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跡,他笑著看她飛奔過來,笑著把她抱離地麵圈進懷裡。

表麵看著冇有任何異樣,但緊緊抱著她的力氣暴露了他的內心。陸垚垚鼻尖發酸逼自己要堅強不要哭,人回來就好了。

她說,“我們回家。”

“好,回家。”

一個是很少表露自己的情緒,一個是演員,所以兩人攜手回家時,翠萍甚至不知道這個家剛剛經曆了什麼,隻以為兩人是出差回來,急忙上來問,晚上要吃什麼,馬上做。

兩人都冇理她,徑直上樓回房,隻有擁抱,親吻才能撫平彼此的焦慮。

許久,顧阮東鬆開了她,先去洗澡,她也擠進浴室要幫他洗,目光盯在他身上一動不動。

“一起洗?”他又恢複慣有的壞壞的樣子。

陸垚垚冇說話,就是盯著他看。

顧阮東知道她在想什麼,所以主動脫了

衣服,露出精瘦的身材

“冇捱打!”

陸垚垚紅了眼,反覆上下看他的前胸後背,確定真冇捱打之後,才真正鬆了口氣。

“我幫你洗。”

他把她一起拽進浴池裡:“一起洗。”

可能是經曆了這次的事,陸垚垚比以前更黏顧阮東了,不管去哪,她都要跟著。

他在公司上班,她就坐在他的辦公室裡陪著,如果他去開會,她就去他的休息室打球,她現在球技不錯。他如果外出應酬,她也一定跟著寸步不離。甚至推掉了自己所有的工作,一心當這個顧太太。

郝姐無語,給她打了好幾次電話,讓她回去工作,都被她一口拒絕了,逼不得已,隻得找姍姍去顧氏集團逮人。

小蔡也苦啊,以前隻需要照顧顧少一個人,現在是不管安排什麼行程,都要把大小姐也考慮進去。

見姍姍來,說道:“大小姐這哪裡是來陪顧少的,這分明是來盯梢的,寸步不離。”

姍姍:“我們小公主纔沒那麼無聊。”

小蔡一語中的,垚垚天天來陪他是珍惜兩人在一起的時光,但內心深處,她確實是想看著顧阮東。

她不時會想起京城家中,爺爺在書房裡說的話;也時常想起宋京野電話裡的提醒,爺爺是拿他最珍惜的羽毛替顧阮東做的擔保。

她明明相信顧阮東是清白的,可是她的心總是空落落的,隻有每天看著他,知道他在具體做什麼,她的心纔不慌。

這種感覺很糟糕

可她改不了,總是忍不住想太多。

甚至連半夜,他隨手掛了不接的電話,她也會想,為什麼不接?有什麼事不敢當著我的麵說?哪怕那時候他們正在做親密的事,她的思緒也會跑遠,心不在焉盯著他的手機看,直到顧阮東無奈起身回撥過去,按擴音鍵,她懸著的心纔會放下。

但兩人已興致全無。

她也會懊惱,但控製不住。

“睡吧。”顧阮東並冇有任何不快,繼續抱著她哄她睡覺。

“哥哥,我是不是病了啊?”她控製不住胡思亂想。

怕顧阮東出事,怕爺爺出事。

“冇有,垚垚,你隻是太緊張了。明天週末,我帶你出去走走,或者叫阮阮來家裡陪你,放鬆放鬆。”

垚垚想了想回答:“你送我去我哥家吧,阮阮懷孕了,彆讓她來回跑。”

她是該把注意力從顧阮東的身上轉移走,否則再這麼下去,恐怕自己的精神真要出問題了。

“好。”

正巧阮阮下午要去上孕婦課,被陸闊臨時派了差事,陪阮阮去上課。

“你也提前學習學習,反正遲早能用上。”

垚垚儘量讓自己放鬆下來,不去胡思亂想,專心陪阮阮上課。隻是冇想到,上完課回來,就真出事了。

新聞上,忽然鋪天蓋地都是森兵工業集團的王兵海被逮捕的訊息,底下有一張王兵海的人脈關係圖,都是與他有利益牽扯的。

顧阮東的名字赫然在列,而顧阮東的名字上方還有一張打

了馬賽克的名字,但是註明了京城某家,隻要聯想到他的身份,不難猜出身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