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玄幻 > 今日的偏愛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95章 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今日的偏愛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95章 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經紀人:“不管怎樣,以後不要再單獨見他。他要是單身還好說,萬一有家室,你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廖廖點頭,她也不會再見了。之前見幾次,都是對方說,他是他爸的下屬,來森州看看她。

她也冇有多疑,她的身世見不得光,從小來照顧她們母女的就是她爸的一個下屬,那個下屬前兩年退休了,所以她以為是她爸又找了一個新的聯絡人。

小蔡把談話內容如實告訴了垚垚,並說道:“不管真假,她答應以後不會再見趙總。”

“好,我知道了。”

陸垚垚掛了電話,一想就知是趙霆行故意要跟廖廖炒緋聞的,既然他能找到廖廖,那必然是知道她的身世。

垚垚因為之前就知道廖廖的身世,所以比韓栗更快猜出趙霆行的目的。

她又聯想到顧阮東最近都在京城,還有陸闊前兩的,森兵集團故意為難的事,千頭萬緒,腦子被一條條線牽著走,但她很快便理出其中的關係。

趙霆行這麼做,無非是想提醒甚至威脅廖部長;

他費勁心機安排張澤進京就職,結識廖部長,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想從顧阮東手中奪走森兵集團?

他早就虎視眈眈了,從最初,顧阮東帶陸闊去西南接手那家礦業公司開始,他就來者不善。

他的公司底下,有數家重金屬開采公司,想必之前也與森兵集團有合作,而顧阮東接手森兵之後,被直接斷了財路。

他也真是費儘心機,步步為營了。

此時是拍戲空檔,休息時間,她便給顧阮東打電話,想求實她的猜測是否正確。

顧阮東幾乎秒接,傳來他帶著笑意的聲音:“想我了?現在才上午。”

幾天不見,全靠電話或視頻聯絡聊以慰相思,所以他從不吝嗇表達愛意。

本來正經,想著嚴肅話題的垚垚,聽到他輕鬆的語氣,懸著的那顆心稍稍落下,順著他的話說:“對啊,想你還要分時候嗎?上午想你,下午想你,晚上想你,時時刻刻都想你。”

對方啞然,片刻:“嗯,什麼時候最想?”

她如實回:“晚上。”

就聽對方呼吸窒了一下:“垚垚,我很快忙完,過去看你。”

她問:“在忙什麼?”

“公司的事。”

“為趙霆行的事嗎?他最近和廖廖走得很近。”她直言不諱。

“你知道了?”

“大概猜的,趙霆行從最初來森州找你,最終目的是為了森兵集團吧?”

“嗯。”顧阮東不意外垚垚能猜出來。森兵集團這麼大一塊蛋糕,落入他的手中,除了趙霆行,還有各方勢力都覬覦。

當初,在森兵集團最動盪時,他使了點手段,迅雷不及奪得控股權,而現在,形勢穩定下來,各方牛鬼蛇神恢複元氣,又出來動歪腦筋,所以情況確實不太樂觀。

垚垚本想問他,有困難嗎?要對付這些人累不累?勝算有多大?

但是轉念一想,她又幫不上忙,這麼問,隻是徒增他的焦慮,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索性換了一句話:“老公辛苦了,愛你。”

顧阮東笑:“愛你。”

掛了電話,便去拍戲了。

最近的戲份對她來說挑戰很大,演一個被拐的女大學生,被關在一個小黑屋裡,每天隻能通過木屋的縫隙看著外邊的動靜。

很考驗演技,因為這幾場戲冇有對手,冇有語言,純粹靠她的肢體語言,尤其是眼睛表現出來。

眼裡的光,是有層次的,隨著縫隙裡光影的交疊,她眼裡也由開始的驚慌到平靜,希望、失望、絕望,層層遞進,去表達人物內心世界。

純靠眼技,非常考驗演員,但這幾場戲又是整部影片裡至關重要的鏡頭,所以在演之前,她同陳檸回聊過很多次。

她很抱歉,像是一次次在撕開陳檸回的傷口,但是陳檸回絲毫不在意,甚至在開拍之前,特意長途跋涉,來到a縣,陪她住了兩天,跟她講真實的經曆,真實的內心感受,幫她建立人物心理。

初見是在那場募捐演講上,她展示出的是陽光、堅韌的一麵,輕描淡寫那段經曆。

然而,在和垚垚去回憶,去剖析那一段時,很多被掩藏的細節再一一回憶想起,依然很痛。

垚垚不忍,她說沒關係,“其實我也有很懦弱的時候,很多事不敢麵對。但我想,真正的勇敢不是我敢於去挑戰困難,真正的勇敢是敢於去麵對已經發生過的事。我該感謝你,給了我這樣的機會。”

因為有陳檸回的幫忙,垚垚對人物的理解遠高於編劇甚至是導演,所以這幾場戲,她隻要往鏡頭前一站,無論肢體動作還是眼神,是演戲、又高於演戲,她就是角色,角色就是她。

顧阮東那天上午掛完電話之後,便馬上飛到劇組來看她。到的時候正是下午,垚垚拍攝完最後一個絕望的場景,因為代入了小檸回,所以久久不能齣戲,蹲在那個小黑屋的角落裡緩解,導演和彆的工作人員也隨她,冇過去打擾。

所以,顧阮東來時,本是想給她一個驚喜,看到的卻是這樣一副小可憐的樣子,雖知道她是拍戲,但也不免心疼。

屋內的光線依然是昏暗的,顧阮東過去,把她擁在懷裡,陸垚垚一僵,感受到熟悉的氣息,抬頭看果真是他,眼裡的黯淡頓時一掃而空,驚喜環抱住他:“你怎麼來了?”

剛纔拍戲時的氛圍感已淡然無存,哪裡需要緩緩?

“不是想我了嗎?”

他指上午那通電話,像以前無數次那樣,隻要她說想,就能隨時出現在她麵前,給她驚喜。

幾步遠以外,剛纔一直不敢去打擾她的姍姍搖了搖頭,還好,顧少是這幾場苦情戲拍完之後纔來的,後麵是角色開始謀劃逃出的戲,否則這個狀態是拍不了苦情戲了。

陸垚垚見到顧阮東,那是瞬間就齣戲回到現實裡,抱著他不撒手。顧阮東還得維護她明星的形象:“有攝像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