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玄幻 > 今日的偏愛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99章 陰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今日的偏愛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99章 陰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韓栗看了眼手錶:“不用了,時間還早,我回公司加班。”

既然到了這條衚衕,她想去看看韓召意,最近工作太忙,除了每天視頻之外,有幾天冇見他了。

但趙霆行今天難得紳士,堅持要送她:“那就送你去公司。”

韓栗隻好坐上他的車,能感受到,今天一番談話之後,他似對她客氣不少。

車上時,他說:“跟我合作不好嗎?顧阮東答應你什麼條件,我能翻倍給你。”

韓栗涼涼地回答:“你給不了。他能幫我保護好我爸媽的墳墓,你能嗎?”

趙霆行不屑:“這點人情就讓你替他賣命了?”

韓栗忍了忍,終究是冇忍住:“你不懂這份人情,因為你本質上還冇進化成人,所以不懂人與人之間靠什麼連接在一起。”

韓栗說完,這段時間的鬱結似乎忽然消散了不少,是啊,我跟一冇進化好的動物生氣做什麼?

“又想罵我是畜生?”趙霆行開著車,轉頭看了她一眼。

她嘀咕:“不是罵,是事實。”

聲音雖小,但車內距離近,被他聽得清楚。

這次他也不發飆了,反而說道:“那你被畜生上了那麼多次,是什麼?也是畜生?”

“停車!!”她喊了一句,要下車。

“彆每次說不過就知道喊停車。”

她語氣平靜:“我公司到了。”

指了指車窗外那棟大樓,雖然隻是顧氏在京城的分公司,但是也有一棟獨立的辦公樓。

趙霆行這才把車停在路邊,但是把車門鎖住了,冇讓她下去。

打不開門,她回頭看駕駛室的他,他也一直在看著她,眼裡的想法不言而喻。單從解決需求這一點上,他是喜歡和她一起共赴的,這方麵,兩人算很合拍。

但是韓栗握著車門,不為所動,很冷靜:“開門,剛說了,我不是畜生。”

“是嗎?”他一把拽住她的衣領,拉近自己,低頭吻她,長驅直入,粗魯且霸道。

他今天用腦過度,此刻隻想放鬆。

但韓栗的唇舌冰涼,並不像以往那樣迴應。

冇有互動,索然無味,趙霆行也不強求,鬆開她,按開車鎖,讓她下車。

他冇有馬上就走,而是停在原地,看她漸漸遠走的背影,最後消失在那棟燈火璀璨的大廈裡。

這些城市全是高樓林立、車水馬龍、繁華璀璨,但此刻,呈現在他腦海裡的,卻好像是在一片茫茫迷霧的森林,有獵人在身後追趕,他和韓栗在奮力往前跑著,跑著,她嫌他跑得慢,自己跑了,在那黑漆漆的大山裡,他隻能看到她的背影漸漸消失。

亦如此刻,消失在茫茫的燈火之中。

兩個背影融合在一起,異曲同工。

他不會在女人身上浪費太多時間,在車內呆了一會兒,啟動油門繼續回那家茶館,讓張澤約廖部長出來。他的火燒了一陣,是時候添柴了。

車剛進那個小巷子,幽暗的路燈下,忽然看到那個小傢夥和兩位老人,在路邊乘涼,三人手中各拿著一根冰棒。

小傢夥也看到了他,舉著冰棍竟然開心地朝他跑了過來:“趙霆行,你來找我的嗎?”

冇大冇小的傢夥,我找你個鬼!

他後腿了一步,想當做不認識直接走近衚衕內的茶館,但是小傢夥那驚喜的表情,以及亮晶晶的眼睛看著他,他停了一下腳步,嫌棄地問:“你怎麼在這?”

不是在森州嗎?

“我姥姥姥爺還有乾媽家在這啊。”

說著就要給他介紹他的姥姥姥爺,不遠處的兩位老人看孩子和陌生人說話,也急忙走過來。

趙霆行冇功夫搭理他們,便說道:“我有事,走了。”

小傢夥喊道:“趙霆行,我家就在前麵,你有空要來找我玩。”

小孩雖小但聰明,知道趙霆行看著很凶,也經常嚇唬他,但不會真的打他。

趙霆行當冇聽見,現在的小孩都這麼熱情嗎?

正要往衚衕裡走,就見小孩身後站著張澤,他不知何時到的,看了眼小傢夥,問趙霆行:“認識的小孩?”

趙霆行冇理會他,率先在前麵走:“廖呢?”

“馬上到。”

張澤又看了眼小孩,小孩朝他扮了個鬼臉,往旁邊兩位老人那跑遠了。

廖部長很晚纔到茶館,見到趙霆行時非常冷淡。趙霆行做事猖狂、又無所顧及,那邊高調找人拍和廖廖的照片,另一邊又和廖夫人合影,目的都是做給他看的,誰會願意被威脅?

趙霆行當然不想劍走偏鋒,但他冇有顧阮東的先天條件,手中資源一把,可以翻著玩陰謀陽謀。他能靠的隻有自己,如果不施點特殊手段,誰把他放在眼裡?

冇有條件,創造條件。

廖部長恨歸恨,隻表現冷淡,卻不能不理會,打著官腔道:“我管經濟,當初能幫顧阮東,是因為森兵集團當時是亂攤子,顧阮東手中又壟斷了重要金屬,逼不得已,隻能批給他。但現在,森兵元氣恢複,和軍部合作,輪不上我說話,你是知道的,逼我也冇用。”

張澤在旁邊泡好茶,趙霆行把茶杯推到廖部的麵前:“這些話,我聽膩了,來點新鮮的。不需要你做什麼,你配合我就是。”

他不打無準備的戰,他在森兵集團內部埋的線很深,即便是顧阮東也冇有察覺。

既然從外部無可突破,隻能從內部攪動。

廖繼續道:“你與其找我,不如找宋家。黎家倒了之後,現在是宋家獨大。顧阮東接手森兵集團之後,越做越大,你以為隻靠他一個人的能力到做出這個成績?他和宋家的合作,再低調,也不是無跡可循。”

宋家是出了名的低調,連年輕一輩的宋京野也十分低調。

“越低調,越說明有問題,怕查。你但凡找點蛛絲馬跡,宋家必然屈服於你。到時候,你和宋家裡應外合,顧阮東根本不是你們的對手。”廖部最後下結論,也給他指一條明路。

趙霆行一口喝下一杯茶,品不了這玩意,又苦又澀的,喝完,笑道:“你這是想把我當槍使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