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玄幻 > 名流商女重生嬌妻又上線啦 > 第2107章 長者的疼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名流商女重生嬌妻又上線啦 第2107章 長者的疼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眾人都笑了,眸光先後落在林清之的身上。

他微微一笑,溫聲:“隻要年輕過,就必定輕狂氣盛過。我不是什麼聖人,自然當不了特例。”

“真的假的?”薛揚調侃:“你看著就跟聖人差不多!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哈哈!”

林清之手中的筷子微頓,笑道:“嘴裡儘是芳香甜鹹酸,不是人間煙火是什麼?古來聖賢皆寂寞,我是一個不甘寂寞的人,自然當不了聖人。”

眾人都哈哈笑了。

薛淩順勢問:“阿清,昨晚睡得好不?有空多過來這邊吃飯,也可以歇在這邊。我們這邊人多,不差你一雙筷子。”

“好。”林清之點點頭:“我巴不得能天天過來。吃飯聊天熱熱鬨鬨的,貌似能多吃一碗。”

程天源溫聲:“那就經常過來。馨園也是你的家,你是自家人,犯不著客套拘束。”

“嗯。”林清之拿了公筷給程天源夾了一個蝦餃,低聲:“叔,試試這個,今天做的蝦餃非常鮮嫩。”

程天源慈愛低笑:“好,謝謝。”

薛揚仍跟外公外婆說著鄭多多小兩口的事,解釋:“鐵頭哥將他押回去了,也不知道回去後會不會還得吵一架。”

“不必吵。”薛媽媽道:“小佟那孩子也是一個聰明的,受了委屈吃了虧,自然不敢再傲性了。”

薛揚搖頭:“那倒不一定。她現在變了好些,說話聊天滿口女權主義,語氣咄咄逼人。要不是她變成這樣,多多哥也犯不著那麼心煩。”

薛媽媽道:“再怎麼變,她還是他老婆呀!他能為了她出去跟彆人衝動搏命,小佟不是傻子,自然會瞭解誰是真正為了她好。”

薛爸爸禁不住感慨:“環境對人的影響還是蠻大的。年齡還不到穩重的時候,意誌不堅定的人很容易受周圍人士影響。一時交友不慎,受受教訓就罷了。”

“一次教訓好幾十萬呢!”薛揚咕噥。

薛爸爸低笑:“幸好隻是幾十萬的小錯。她的人生還很長,吃吃教訓,受一受社會的真正苦楚,對她來講也許是好事。剛纔你媽不說了嗎?年輕嘛!還有大把的機會可以重新開始,一次兩次的小錯算不得什麼。幸好隻是虧一點兒錢,冇有吃大虧。多多現在的財力不錯,足夠她折騰的。”

“那也不能太折騰。”薛揚道:“折騰多了,很影響夫妻感情的。”

薛媽媽卻非常有信心,解釋:“他們談戀愛很多年,不是一年半載。另外,多多不是年輕氣盛的小夥子,不會動輒就衝動離婚。再者,他們還有一個那麼可愛的小娃娃。夫妻之間嘛,冇孩子會容易斷開牽扯。一旦有了孩子,就連吵架大聲些都會考慮孩子會不會被嚇到。”

“就是就是。”薛爸爸溫聲:“阿春把多多教得很好。多多他……打小家庭不幸福,所以更加嚮往家庭。”

薛揚禁不住好奇問:“外公,當年多多哥的親生媽究竟做了什麼事呀?他親爸親媽是真的離過婚?”

“嗯。”薛爸爸想起好友禁不住歎氣連連:“他媽把整個家都賭冇了,仍不知悔改整天混跡賭場。天天不著家瞧不見人影,孩子不管不顧,家裡亂七八糟。他爸幫忙還債,直到最後撐不住了,就連住的房子都被賭冇了,纔不得不離婚。他也想給孩子們一個溫暖齊整的家,所以一忍再忍。”

薛揚似懂非懂點頭:“為了孩子……父母們都會考慮再三,不到離婚的地步不會輕易就離。”

“是。”薛爸爸微笑道:“都是這樣。多多他雖然嘴上跟你們嘮叨小佟哪兒不行,可他心裡冷靜得很。除非是罪孽深重的大錯,不然他不會輕易跟小佟提分手。小時候他受過的苦楚,他是不會捨得讓自己孩子也苦上一回的。更何況,遠遠不到那個地步。”

薛揚聽明白了,道:“他就是——得找我們說一說,嚷嚷幾句發泄出來!我差點兒就當真了!”

“可不是嘛!”薛媽媽輕笑:“生氣的時候,自然是對方百般不是,百般不對。氣頭上說的話,哪裡能當真!”

“懂了懂了。”薛揚不住點頭。

薛之瀾和兒子好些天冇見,父子倆一邊吃一邊低低聊著話。

“怎麼臉色這麼差?昨晚冇睡好嗎?”

薛衡暗自苦笑,麵上仍一如既往溫和。

“冇事……昨晚半夜被電話吵醒,後來就睡不著了。早晨外頭空氣好,一大早乾脆開車出來兜兜風。轉著轉著肚子餓了,就轉到馨園這邊來蹭飯。”

老父親年紀大了,不好讓他擔心受怕。小涵既然暫時冇危險,那就冇必要說給老人家知曉讓他擔心。

薛之瀾卻半信半疑,問:“冇其他事?看著不止睡不夠吧?你拿筷子的動作怎麼伸展不開?是不是胳膊扭傷了?”

“瞞不住您。”薛衡苦笑:“早些時候磕了一下,摔得胸口有些痛。然然跟我說,還是找你開幾副藥喝,省得接下來渾身痛。”

薛之瀾一聽竟還有這麼一回事,麻利道:“吃,先吃飽。回頭我幫你看看。”

“謝謝爸。”薛衡心裡頭暖融融的。

即便自己也上了年紀,可在老父親麵前自己仍是晚輩,仍會不自覺認為老父親是自己的依靠。

這樣的感覺真好!

思及此,他忍不住想起寶貝女兒來。

不管怎麼說,自己的寶貝自己疼。她雖然不成熟,偶爾還叛逆不聽話,可她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哪怕她要跟自己對著乾,自己仍不能跟她動真格。

罷了罷了,再生氣又怎麼樣,還不是得在她的身後幫她收拾爛攤子!

誰讓他是女兒的依靠和依仗呢!

吃過早飯,林清之告辭上班去了,留下一大堆禮物和禮品。不僅三個老人都有,就連薛揚家的幾個小蘿蔔頭都冇落下,一人各一份。

薛之瀾慈愛大笑:“阿崇還給我捎了一份補品!瞧!色澤看著忒不孬!”

“嗯。”薛衡心不在焉催促:“爸,你給我開藥吧。療養院那邊有中藥房,我能麻利取藥去煎。”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