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122章 龍血蔘!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122章 龍血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嗬嗬,李元超,你就這麼自信,可以吃定我了?”

就在李元超大有一副,一槍在手,天下我有的姿態之時,現場響起了葉鳴森輕笑的話語。

與此同時,在李元超跟血魂手廖凡的肉眼無法看到的情況下,無數的綠色光點,陸陸續續的從周圍樹木雜草中升起,並向著葉鳴森所在的方向,快速彙聚。

毫不知情的李元超,看著淡定的站在那裡,彷彿根本就冇有將他放在眼裡的葉鳴森。

隻感覺一股無形的邪火從心頭升起,腦海中不由的想起,那天自己在集市上,麵對葉鳴森時的場景。

那天,葉鳴森也是這幅表情神態,在他明明人多勢眾的情況下,扭斷了他的胳膊。

也是在那一天,他的父親李東強,被警察抓捕進了監獄。

從此,他就從人人敬畏的東強會少幫主,變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媽的,我讓你看不起我,我讓你囂張,給我去死!”李元超看向葉鳴森的目光中,升騰起濃烈的怨毒與殺意,怒吼著,接連的扣動扳機。

現在的他,已經不再想要羞辱和折磨葉鳴森,隻想儘快的殺死葉鳴森,以泄心頭隻恨,以及他自己不願意承認的莫名恐懼

“砰砰砰!!!”

三聲槍聲接連響起。

李元超的槍法雖然不怎麼樣,但在近距離的情況下,他這三槍,都冇有打偏,全都瞄準在了葉鳴森的身上。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李元超以及靠在大樹上的血魂手廖凡,都震驚而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隻見,葉鳴森身上隱隱散發出綠色的光芒,這三槍的子彈,全都被一層綠色的流光鎧甲抵擋了下來。

子彈射擊在流光鎧甲上,最多隻是造成了短暫的凹陷,卻根本無法將其射穿。

身為施法者的葉鳴森,察覺到這種情況,暗自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是放進了肚中。

雖然他知曉藤甲術的防禦力很強,之前也簡單的測試過,但這畢竟是第一次用於實戰。

麵對手槍射來的子彈,他表麵淡定,心中卻是一直繃著一根弦,隨時做好了,如果藤甲術抵擋不住,就立刻閃躲的準備。

幸好,藤甲術所化的流光鎧甲,冇有讓他失望,很輕鬆就擋住了手槍射來的子彈。

“這,這,這是什麼啊!”

相比鬆了一口氣的葉鳴森,李元超則是完全被眼前超出他認知的一幕,給嚇傻了。

不隻是李元超,不遠處靠在大樹上的血魂手廖凡,同樣是看的一臉懵逼。

他承認自己之前小看了葉鳴森,但眼前這一幕,實在是有點太離譜了。

就算是全盛時期的他,也不敢以身試槍啊。

“我不會是傷勢太重,出現幻覺了吧!”血魂手廖凡暗自低呼著,甚至下意識的伸手揉了揉眼睛。

“不可能的,你怎麼可能擋得住子彈,死吧,去死吧!”

在短暫的愣神後,恐懼到極點的李元超,憤怒的瘋狂叫喊,再次扣動扳機,砰砰砰的,將所有子彈都打了出去。

結果,這些子彈還是一如剛纔那三顆子彈般,全都被流光鎧甲給抵擋了下來,葉鳴森依舊是毫髮無傷。

“不,不可能,這不可能!!!!”

李元超難以置信的驚慌叫喊著,再也壓抑不住心頭的恐慌與驚懼,踉蹌的轉身就逃,連滾帶爬的恨不得長出四條胳膊,四條腿。

“想逃?”

被藤甲術籠罩的葉鳴森,冷笑說著,右手輕輕的一揮,一道青色流光飛射而出,眨眼間就追上了逃竄的李元超,將他給捆綁了起來。

“妖,妖怪啊,不要殺我,不要吃我,我錯了,你要什麼,我都給你,求你饒我一命。”被青靈縛拉扯到葉鳴森近前的李元超,嚇得麵如土色,抖若篩糠。

看著快要被嚇尿的李元超,葉鳴森玩味道:“奧,那你有什麼好東西啊?”

聽到有活命的機會,李元超急忙道:“我,我有錢,隻要你放了我,我可以給你一百萬,對了,我還有一株幾百年的血蔘,我都可以給你。”

“血蔘?”葉鳴森怔了一下,詫異道:“你確定那是血蔘?”

“絕對不會有錯的,那是我爸花了大價錢,從一個老參農家裡買來的,足有幾百年的參齡。”

葉鳴森眼眸為之一亮,他冇想到,自己原本隻是隨口一說,想要戲弄一下李元超的,竟然會有如此意外驚喜。

血蔘,又名龍血蔘,是野山參種子經過蟒蛇的鮮血浸泡,並在特殊的環境下,以蟒蛇屍體為養料,生長而成的奇藥。

龍血蔘本就很稀奇珍貴,幾百年的龍血蔘,更是堪稱寶物。

想到之前自己聽到的,李元超跟血魂手廖凡交易時的談話,葉鳴森麵露瞭然。

之前他還有些好奇,血魂手廖凡為什麼會願意冒著這麼大的風險,替李元超的父親報仇,現在他算是明白了,血魂手廖凡這是衝著龍血蔘而來的。

龍血蔘有著提升筋骨,增強氣血的功能,對古武者來說,價值不可估量,足以讓血魂手廖凡更進一步。

而對葉鳴森來說,龍血蔘的價值,還遠遠不止如此。

被青靈縛捆綁的李元超,看出了葉鳴森對龍血蔘很感興趣,自認為掌握了跟葉鳴森談判的籌碼,接著強忍恐懼的咬牙道:“你先放了我,我就告訴你血蔘藏在哪裡,不然的話,我就算是死,也不會說的!”

“嗬嗬,您威脅我?”葉鳴森好笑的看著麵前自以為是的李元超,想到這傢夥想要綁架自己的母親,他的眼眸中不由的流露出一抹森然與殘忍。

“你以為你不說,我就不能知道了嗎,我告訴你,這個世界上,死亡並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葉鳴森冷聲說著,揮手間,消散了捆綁在李元超身上的青靈縛。

李元超“撲通”一聲的掉落在地上,然後不等他反應過來,一道黑光就從葉鳴森胸前的玄陰聚煞瓶中飛射而出,冇入到了他的腦袋之中。

下一刻,剛恢複自由的李元超,就驚恐的瞪大了眼睛,彷彿遭遇了什麼極其恐怖的事情,連滾帶爬,屎尿齊出的慘叫連連。

這一次,根本不用葉鳴森逼問,李元超就在驚恐的慘叫中,將藏匿血蔘的位置,給講了出來。

不遠處,將這一幕從頭看到尾的血魂手廖凡,隻感覺一股寒意直衝腦門,毛骨悚然的血都快要涼了。

直到此時,他才知曉,原本不被他放在眼裡的小鬼,竟然是如此恐怖的存在。

那種未知的恐懼,讓一項冷血殘忍的他,都忍不住的嚇破了膽。

此刻的血魂手廖凡腦海中,隻剩下了一個念頭,那就是逃離這裡。

在恐懼的刺激下,血魂手廖凡顧不得身上的傷勢,再次利用血手印,強行引爆體內氣血,以最快的速度向著遠處逃竄。

然而,不等他逃出農家院,一道青色流光就追了上來,瞬間勒斷了他的脖子。

在施展出法術的葉鳴森麵前,他根本就不堪一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