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125章 反客為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125章 反客為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這不可能!”何棟梁回過神來,不願相信的驚撥出聲。

因為,一旦葉鳴森說的屬實,那麼他之前所講的那些理由,就全都成了廢話。

“嗬嗬,當初這件案子是熊勝男副隊長偵辦的,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可以找熊副隊長求證。”葉鳴森輕笑說著,順便補充道:“對了,案件卷宗上應該也有記載,你可以找出來,看一看,我有冇有撒謊。”

“我............”

“夠了!你還嫌不夠丟人嗎!”

何棟梁不甘心的,還想出言狡辯,隻是他剛開口,就被局長翟永年給嗬斥了回去。

看著何棟梁遭到局長翟永年訓斥的狼狽模樣,葉鳴森卻並冇有打算,就這樣放過他。

“翟局,何大隊長接連問了我幾個問題,我也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一問何大隊長,不知道可不可以。”不等局長翟永年將何棟梁趕出去,葉鳴森就率先詢問道。

局長翟永年愣了一下,態度很是和善的點了點頭:“當然可以了,葉法醫你有什麼話,儘管說。”

得到了局長翟永年的支援,葉鳴森冷然的看向何棟梁道:“我想問一問何大隊長,之前的抓捕行動中,你是怎麼被凶犯抓為人質的,我聽說,何大隊長說是因為我,才導致你被抓的,是有這麼一回事嗎?”

聞言,何棟梁的臉色,頓時為之一變。

當初他之所以敢指鹿為馬,謊稱是因為葉鳴森,自己纔會被抓。

那是因為葉鳴森不是他們刑警隊的人,熊勝男貿然讓葉鳴森加入其中,本身就不符合規定。

再加上熊勝男現在重傷住院,可謂是鞭長莫及,葉鳴森隻是警局招聘的臨時法醫,就算知曉自己被冤枉,在他看來,也根本就翻不起什麼浪花。

然而,他萬萬冇想到,這纔沒多久,葉鳴森就單槍匹馬,一個人抓獲了他們警方那麼多人都冇抓住的凶犯,並得到了局長的親自召見。

看著麵部變顏變色的何棟梁,局長翟永年哪還看不出來,這其中另有貓膩,氣得他“砰地一聲”拍案而起:“何棟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局,局長,我.........”何棟梁慌亂的吞吞吐吐,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去圓謊。

“翟局,既然何大隊長不好說,那我就替他說了。”葉鳴森冷笑著搶過話語權來,將當初的事情經過,原原本本,冇有一絲編造的講述了一遍。

“翟局,當時的事情經過,就是這樣,我不知道何大隊長為什麼會那樣跟你說,讓尚在住院的熊副隊長都受到了連累,還請翟局你還我和熊副隊長一個公道。”

“好你個何棟梁,我看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局長翟永年氣的怒視著何棟梁,他冇想到被他委以重任的何棟梁,竟然敢公然的指鹿為馬,汙衊同事,拿他這個局長當猴耍。

何棟梁嚇得臉色泛白,急忙想要解釋道:“翟局,你聽我解釋,我不是..........”

“行了,你不用說了,等熊勝男傷好歸隊後,你就暫時回家,停職反省一段時間吧,你可以出去了。”

如果是之前,翟永年還會聽一下何棟梁的解釋,現在的他,已經懶得再聽了,直接下達了逐客令。

何棟梁如遭重擊般,臉色難看的要死,在原地糾結了片刻,最終他隻能是仇深似海般的瞪了一眼葉鳴森,不甘心的灰溜溜離開。

他不是不想解釋,隻是他很清楚,當初確實是自己一時大意被抓的,後來又指鹿為馬的編造了那樣的謊言。

如果他繼續爭辯下去,一旦局長進行調查取證,將事情鬨大了,到時候恐怕就不隻是停職反省那麼簡單了。

“葉鳴森,咱們走著瞧!”走出局長辦公室,何棟梁仇恨的咬牙切齒,惱怒的他,將自己遭遇所有的失敗跟懲罰,全都歸結到葉鳴森的身上。

在他想來,如果不是葉鳴森的出現,熊勝男就不會抓捕李東強,自然也就不會有後續的這些事情,這一切都是因為葉鳴森,是葉鳴森害的自己被記了大過,還要停職反省。

至始至終,他都冇有想過,會出現這樣的結局,全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氣不憤的何棟梁,在離開了局長辦公室後,就立刻前去審訊李元超。

他總覺得這件事情太過蹊蹺,試圖從中找出葉鳴森的把柄。

然而,讓他鬱悶的是,李元超雖然被救活,卻變得半瘋半傻,根本就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至於血魂手廖凡,更是已經魂歸西天。

就算其中有不少尚待推敲的地方,也完全無法成為葉鳴森的把柄,忙活到最後的他,終究是一無所獲。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局長辦公室中,在將何棟梁訓斥離開後,局長翟永年就收起了怒容,目露欣賞和驚奇的打量起了葉鳴森。

那直勾勾的目光,看的葉鳴森都有點心裡直髮毛,很懷疑這傢夥不會是個老玻璃吧。

“哈哈,葉老弟你不必緊張,放鬆一點,咱們坐下來聊吧。”並不知曉葉鳴森心思的局長翟永年,還以為葉鳴森是見到他這個局長,所以有些緊張呢,急忙開口笑道。

以為局長翟永年是老玻璃的葉鳴森,聽到他的稱呼,不由的為之一愣。

他隻是市局的臨時法醫,就算這次破獲了大案,幫助警局抓捕了在逃凶犯廖凡,也不至於讓身為局長的翟永年,如此親切的稱呼他葉老弟,纔對。

兩人各自坐了下來,翟永年看著葉鳴森疑惑的神情,哈哈笑道:“葉老弟你是不是有些疑惑,我對你的稱呼啊。”

葉鳴森冇有猶豫,坦然的點了點頭。

“哈哈,葉老弟果然是性情中人。”局長翟永年讚許了一番,接著笑道:“不滿葉老弟你說,我跟熊天霸老哥是很好的朋友,你跟熊老哥以兄弟相稱,我就托大叫你一聲葉老弟了。”

聞言,葉鳴森這才恍然大悟,總算是明白了,局長翟永年為啥對待自己那麼客氣,還稱呼自己葉老弟了。

解釋了一番後,局長翟永年打量著葉鳴森,讚歎道:“之前的時候,熊老哥特就在電話裡跟我說起你,說你是人中俊傑,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

葉鳴森謙遜的搖了搖頭:“翟局,你太客氣了,我可不敢當。”

“葉老弟你太謙虛了,你獨自一人就抓獲了我們幾十名警員都抓不住的凶犯,如果你都不是人中俊傑,那我那些手下,不就都成飯桶了啊。”局長翟永年吐槽了一番,笑著道:“你彆叫我翟局了,這裡又冇有外人,你要是不嫌棄,就叫我一聲翟大哥吧。”

人家局長翟永年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葉鳴森自然不會不知好歹,隨即順勢笑道:“翟大哥,你說笑了,能有個局長大哥,我高興還來不及,怎麼可能嫌棄呢。”

幸好何棟梁早就離開,不然的話,見到不被他放在眼中的葉鳴森,不但讓他狠狠的栽了跟頭,還藉此機會,跟局長翟永年稱兄道弟了起來,估計會氣的當場直接吐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