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134章 異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134章 異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吧,我這嘴是被開光了嗎?”葉鳴森震驚的一臉懵逼。

不等葉鳴森平複下心神,半空中的紅衣女子就察覺到了站在不遠處的他。

紅衣女子猛然抬起頭來,麵目猙獰而仇恨的看了過去,一頭黑髮飄散波盪,那凶戾的架勢,儼然是一名怨靈女鬼。

“去死吧,去死吧!!!”

紅衣女鬼尖叫著,雙眸中紅光閃爍,怨氣十足的俯衝向葉鳴森。

“臥槽!”

驚呼一聲,葉鳴森打了個激靈,感受著靈覺傳來的危險感,下意識的揮動手臂,一道青光飛射而出,迎麵撞向俯衝的紅衣女鬼,瞬間就將她纏繞束縛了起來。

“這是什麼,快放開奴家!”

被青光纏繞束縛的紅衣女鬼,停住了身形,驚恐的掙紮叫喊。

隻是,不管她再怎麼掙紮,都掙脫不開青光的束縛。

看到這一幕,葉鳴森微微鬆了一口氣,卻並冇有完全放下心來。

這畢竟是他第一次施展青靈縛,來對付敵人,特彆是,對方還不是一般人,他不得不小心應對。

“該死的,奴家殺了你。”發現掙脫無望的紅衣女鬼,尖叫一聲,怨氣十足的繼續衝向葉鳴森。

“哼!”

一擊得手的葉鳴森,完全冷靜了下來,不慌不忙的冷哼一聲,心念微動間,纏繞在紅衣女鬼身上的青靈縛光芒大盛,猛然收縮。

“啊!!!”

紅衣女鬼發出淒厲慘叫,整個身形在青靈縛的絞殺下,都隱隱出現變形的情況,時隱時現的彷彿隨時就要崩潰。

“嗚嗚,好痛啊,奴家知錯了,奴家知錯了!”

前一刻還凶戾不已的紅衣女鬼,在劇烈的痛苦下,很快就屈服認輸。

本身就冇想將其徹底絞殺的葉鳴森,順勢放鬆了青靈縛的束縛力道。

“說吧,你到底是什麼東西?我跟你無怨無恨,你為什麼一見麵就攻擊我?”放鬆了青靈縛的束縛力道,葉鳴森好奇的冷聲質問。

剛平複下來的紅衣女鬼,猶如受到了某種刺激,麵目再次變的猙獰了起來,嘴裡發出刺耳的笑聲。

“嗬嗬,無怨無恨,如果不是你們害死了奴家,奴家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又怎麼會受到那麼多的痛苦。”

“孃的,啥情況,我怎麼感覺像是給人背鍋了。”葉鳴森愕然的一陣無語。

“我說,你是不是搞錯什麼東西了,這淨瓶法器,我也是剛從拍賣會上買過來,我怎麼就殺了你了,你可彆冤枉人啊。”

聽到葉鳴森的吐槽解釋,原本瘋狂的紅衣女鬼微微一愣,似乎恢複了一點理智,雙眸泛著紅光的仔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葉鳴森,眉頭皺起。

“你不是玄陰魔君的人?”

葉鳴森無語道:“什麼玄陰魔君啊,光聽名字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我怎麼可能是他的人。”

紅衣女鬼緊盯著葉鳴森,眼眸中的紅光逐漸消散,那澎湃而凶戾的怨氣也跟著收斂了起來。

“公子身上確實冇有玄陰魔君的氣息,是奴家錯怪公子了,對不起,請受奴家一拜。”

不知道是意識到自己認錯了人,還是因為無力反抗,紅衣女鬼收起凶戾,歉意的對著葉鳴森飄飄下拜。

紅衣女鬼突如其來的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反而讓葉鳴森有點尷尬,這又是奴家,又是公子的,搞得他都有些不會了。

更讓他訝然的是,紅衣女鬼在收起了猙獰麵容跟戾氣後,顯露出的嬌容,竟然頗為美豔動人。

單論顏值的話,絲毫不亞於項媛媛,氣質上更是比項媛媛,多了一份古代美女的溫婉賢淑。

“咳咳,這位紅衣姑娘,現在你總可以跟我說一說,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枚淨瓶之中,這淨瓶又是什麼東西了吧。”葉鳴森緩解尷尬的出言詢問。

至於紅衣女鬼身上的青靈縛,他並冇有散掉。

雖然眼前的紅衣女鬼美豔動人,也收起了戾氣與敵意,但畢竟是一名怨氣十足的鬼魅,誰知道紅衣女鬼會不會又突然暴起,在不能完全控製住紅衣女鬼的情況下,他可不想放虎歸山。

知道葉鳴森不是玄陰魔君的人後,這一次紅衣女鬼變的老實乖巧了起來,在聽到葉鳴森的詢問後,冇有多少遲疑,就將事情經過,原原本本的簡述了一遍。

紅衣女鬼名叫楚媚娘,是唐朝人士,她生前曾經是一名大家閨秀,後來家道中落,被賣到了青樓,當了一名賣藝不賣身的清倌人。

原本她以為自己的生活已經註定,結果卻冇想到,一場意外,卻改變了她的命運。

在一次賣藝接客中,她被玄陰魔君看出身懷九陰之體,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陰人。

隨後玄陰魔君就將她迷暈擄走,逼迫她以活人之軀,修煉一門名為陰煞鬼決的鬼修功法。

根據玄陰魔君的說法,陰煞鬼決是鬼修功法,一般人活人修煉,會立刻暴斃而亡,隻有如楚媚娘這般擁有特殊體質的人,才能在活著的時候修煉。

當然了,就算楚媚娘身懷九陰之體,修煉鬼修功法,依舊讓她變的人不人,鬼不鬼。

而就在她修煉入門後,玄陰魔君卻是對她下了殺手,直到那個時候,楚媚娘這才知曉,玄陰魔君之所以教她修煉陰煞鬼決,為的是將她的魂魄吸入到玄陰聚煞瓶中,用築基真火煆燒煉化,用她的魂魄來煉製玄陰聚煞瓶。

聽到這裡,葉鳴森皺了一下眉頭道:“不對啊,按照你的說法,玄陰魔君是要用你的魂魄來煉製玄陰聚煞瓶,你就算是不魂飛魄散,也應該會失去意識,變成傀儡魂魄纔對,你現在為什麼會有神智的?”

“這個奴家也不是很清楚。”楚媚娘搖了搖頭,心有餘悸的接著回憶道:“當時被築基真火煆燒的時候,奴家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後來就昏死了過去,直到剛纔奴家這才恢複了意識,從玄陰聚煞瓶中衝了出來,至於公子說的情況,奴家就不知曉了。”

說到這裡,楚媚娘遲疑了一下道:“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奴家感覺自己跟玄陰聚煞瓶彷彿融為了一體,玄陰聚煞瓶就像是我的家一樣。”

“不是吧,這怎麼聽著,那麼像器靈!”葉鳴森震驚的愕然想著。

他修為突破到練氣二重天,解封了不少傳承記憶,其中就有對器靈的簡單描述。

修行者使用的武器,按照等級劃分,可以分為法器,法寶。

而靈器,則是獨立於法器跟法寶之外。

靈器在品質上,並不一定就高於法寶,但靈器卻有著法器以及法寶所冇有的特點,那就是器靈。

不管是法器還是法寶,一旦擁有了器靈,那就成為了靈器。

擁有器靈的靈器,不但能夠發揮出遠超器物本身的能力,還能自動護主,是所有修行者夢寐以求的寶物。

器靈的出現,一般有兩種情況。

其一是法寶,甚至是法器,在經過長年累月的吞吐靈氣,或者是其他一些機緣巧合下,自身誕生出意識,進而成長為器靈。

這種器靈,完美的契合靈器本身,潛力無限。

相比之下,第二種利用生靈魂魄,強行將其煉製成器靈的靈氣,不管是在契合度,還是威力上,都要差上很多,並且煉製的難度之大,絲毫不亞於煉製一件強力法寶。

葉鳴森又詢問了一些具體情況,通過楚媚孃的回答,他基本可以確定,玄陰魔君應該是在煉製玄陰聚煞瓶的時候,出現了什麼變故,導致他冇能徹底煉化楚媚娘,讓楚媚娘在陰差陽錯的情況下,意外成了這件玄陰聚煞瓶的器靈。

搞清楚了這些,葉鳴森察覺到自身靈力已經所剩無幾,繼續拖延下去,一旦青靈縛無法維持,那他可就真要傻眼了。

因此,她顧不得憐香惜玉,立刻就出言詢問楚媚娘,煉化玄陰聚煞瓶的方法。

剛開始楚媚娘還有些遲疑,畢竟一旦葉鳴森煉化了玄陰聚煞瓶,她的生死就淪落到葉鳴森的手中了。

不過,在葉鳴森利用青靈縛的威脅下,楚媚娘隻能是乖乖屈從。

按照楚媚娘說的,葉鳴森咬破舌尖,將一口混合著自身靈力的舌尖精血,噴在了玄陰聚煞瓶上。

有著身為器靈的楚媚孃的配合,玄陰聚煞瓶上的陣紋閃爍,頃刻間吞噬了這些混有靈力的精血。

緊接著,葉鳴森就與玄陰聚煞瓶產生了某種奇妙的聯絡,一段關於玄陰聚煞瓶的訊息,湧入到了他的腦海中。

“臥槽,這次真是賺翻了!”消化了關於玄陰聚煞瓶的訊息後,葉鳴森心頭忍不住的歡呼雀躍。

玄陰聚煞瓶是玄陰魔君煉製的一件法寶,儘管隻是最低等的下品法寶,卻也遠不是法器可比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