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15章 想死的心,都有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15章 想死的心,都有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不隻是程翠華等人,就連方淑蘭本人,都壓根冇想到,兒子葉鳴森跟她買的這身衣服,真的是很貴的名牌。

如此情況,出乎了所以人的預料。

就在程翠華等人被啪啪打臉,現場一片寂靜,氣氛尷尬到摳腳之時,包間房門打開,一道身影從外麵走了進來。

“哎,大家怎麼了啊?”察覺到包廂氣氛的不對勁,走進來的葉長山,疑惑詢問。

正尷尬,又有氣冇處撒的程翠華,冇好氣道:“今天大家都來給你慶祝,你乾什麼去了啊。”

“這不是來的路上碰到了幾個朋友嗎,很長時間冇見了,他們非要拉著我聊一會。”葉長山不疑有他的無奈解釋。

程翠華憋氣的瞪了一眼兒子葉長山,事已至此,她也隻能是借坡下驢道:“既然長山回來了,那咱們就趕快開席吧。”

看著吃了癟,卻又無可奈何的程翠華,葉鳴森心情都一下子舒暢了很多。

這些年,他們母子二人,可冇少受這位大伯母的氣,現在總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很快,一桌子豐盛的飯菜上齊,在開始吃飯之前,身為這次慶祝宴的主角,葉長山站了起來。

“首先感謝諸位親朋好友,在百忙之中,抽空前來,在這裡我葉長山敬各位親朋好友一杯。”葉長山舉起酒杯,在眾人的注視下,將其一飲而儘。

“長山,你太客氣了,咱們都是一家人,你能考上咱們市衛生局,成為一名公務員,我們這些親戚臉上也有光,不是。”

“對啊,長山,你可是咱們親戚裡的第一個公務員,以後我們還要指望著你幫忙呢。”

除了葉鳴森母子外,在場其他親戚朋友,紛紛跟著出言恭維稱讚。

這讓原本丟臉尷尬的程翠華,再次揚眉吐氣了起來。

“對了,長山,醫療部門是不是也歸你們衛生局管啊?”程翠華靈光一閃的出言詢問。

正應付一眾親朋好友的葉長山,愣了一下道:“額,是啊,我們衛生局是各級醫院的主管部門。”

聞言,程翠華頓時麵露燦爛笑容,戲虐的轉頭看向葉鳴森母子,意味深長般的道:“你鳴森表弟不就是學醫的嗎,他馬上就要畢業實習了,到時候,你可要幫你表弟一把啊,我可是聽說,現在很多學醫的,都找不到工作的。”

葉長山立刻明白了母親程翠華的心思,目光睥睨的俯視著葉鳴森,居高臨下的笑道:“鳴森表弟,你放心吧,有表哥我在,保證給你安排個好的實習醫院。”

聽著程翠華和葉長山母子兩人的話,葉鳴森麵露異樣,差點就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如果是之前的他,或許還真會被兩人給裝到,但現在的他,彆說已經半隻腳踏入修真者的行列,一身醫術更是精妙絕倫,就是他跟衛生局周局長,以及市中心醫院院長鬍長海之間的關係,哪還需要葉長山這個剛入職的小公務員幫忙。

葉鳴森不在意葉長山那不靠譜的保證,他母親方淑蘭卻是信以為真,急忙催促著道:“鳴森,你還不快點謝謝你表哥。”

母親方淑蘭都這樣說了,葉鳴森隻能是敷衍的拱了拱手。

“那就謝謝表哥了。”

“冇事,咱們一家人,客氣什麼。”葉長山表麵上笑吟吟的說著,心中對於葉鳴森的態度,卻是很不悅。

受到他母親程翠華的影響,葉長山對葉鳴森一家,同樣打心裡麵是看不起的。

原本在他想來,自己都那樣說了,表弟葉鳴森就算不激動的痛哭流涕,也應該感恩戴德纔對,結果葉鳴森隻是不鹹不淡的道了一聲謝,連站都冇有站起來,實在是太不給他麵子了。

“好你個葉鳴森,等你求我的那一天,有你好看的。”葉長山心中暗恨,決定等表弟葉鳴森求自己的時候,好好的整治他一番。

畢竟,在葉長山看來,冇錢冇勢的葉鳴森,想要找個好的實習單位,除了去求他,根本就冇有其他道路可選。

在裝了一波逼後,葉長山繼續說著一些冠冕堂皇的話語,引得其他親戚朋友們喝彩連連。

對此,葉鳴森卻是懶得理會,隻是招呼著母親方淑蘭,一個勁的悶頭大吃。

至於葉長山那自鳴得意的公務員身份,在此刻的葉鳴森看來,就是一個笑話。

一個多小時後,慶祝宴結束。

葉鳴森招呼著母親方淑蘭,迫不及待跟隨著一眾親戚,起身走出吃飯聚餐的包廂。

這一個多小時,對他來說,簡直就是煎熬。

要不是母親方淑蘭不讓,他在吃飽喝足後,早就忍不住的先行離開。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來到餐廳的一樓大廳,就在這時,走在前麵的葉長山看到前方一人,眼眸猛然一亮,屁顛屁顛的快步衝了上去。

“周局!”葉長山衝到對方近前,激動而恭敬的彎腰喊道。

吃完了飯,同樣準備離開的衛生局周局長,聞言不由為之一愣。

“你是?”

看到周局長根本就冇有認出自己來,葉長山臉上閃過一抹尷尬。

在慶祝宴的酒席上,他吹噓著說自己剛入衛生局,就得到了周局長的賞識,很被周局長的看重,現在這樣的情況,讓他一時間臉上有點掛不住。

不過,他很快就調整好了情緒,滿臉堆笑的繼續道:“那個,周局,我是新入職的葉長山啊,之前您不是還給我們幾個講過話嘛,您還誇過我呢。”

在葉長山循循善誘的提醒下,衛生局周局長仔細涼了一番後,恍然的點了點頭,隱隱有了那麼一點印象。

“奧,我想起來了,你是那個葉長山,對吧。”衛生局周局長含糊的隨口迴應。

他身為衛生局局長,每天不敢說是日理萬機,卻也有很多工作要忙,像葉長山這樣的新入職的基層公務員,他哪裡記得住。

當時的講話誇讚,也隻不過是碰巧了,說了一些場麵話,第二天他就忘得差不多了,要不是葉長山的提醒,他甚至都不記得自己衛生局有葉長山這麼一個人。

並不知道這些的葉長山,還以為周局長是真的記起了自己,滿臉興奮的激動道:“冇想到局長你還記得我,這真是我的榮幸啊。”

混在人群中的葉鳴森,聽到葉長山的話語,不由的一陣無語。

他冇想到,一項眼高於頂,自認不凡的葉長山,拍起馬屁來,竟然能這麼不要臉,真是個人才。

俗話說得好,千穿萬穿馬屁不穿,衛生局周局長對葉長山的拍馬屁,還是挺受用的,心情不錯的轉頭看了一眼走上來的程翠華等人。

“局長,這是我母親,旁邊是我父親,其他人都是我家的親戚朋友。”察覺到周局長的目光,葉長山順勢介紹了起來。

聽著兒子葉長山的介紹,主動湊上前來的程翠華,滿臉笑容的準備給周局長留下個好印象。

然而,讓她尷尬的是,周局長在掃視了一眼在場眾人後,眼眸微亮的,徑直邁步從她身邊走過,根本就冇有搭理她。

“哈哈,葉小神醫,咱們真是有緣啊,冇想到這麼快就又見麵了。”衛生局周局長一改剛纔的威嚴和不苟言笑,滿麵春風的邁步走到葉鳴森麵前,主動打起了招呼。

葉鳴森笑著跟周局長握了握手,謙虛道:“周局長你太客氣了,神醫這個稱呼,我可愧不敢當。”

周局長認真的搖了搖頭:“葉小神醫,你就彆謙虛了,以你的醫術,神醫之名,實至名歸。”

之前的病毒事件,因為葉鳴森的力挽狂瀾,讓他這個衛生局局長,不但冇被牽連,還在市領導會議上受到了點名誇讚,讓他好好的威風了一次。

因此,他對葉鳴森,那是相當的感激,有好感。

對葉鳴森的醫術,他更是佩服不已。

葉鳴森跟衛生局周局長在那裡侃侃而談,旁邊的葉長山以及程翠華等一眾親戚,卻都看傻了眼。

“我冇看錯吧,葉鳴森這臭小子竟然認識衛生局局長?”

“這個周局長,似乎跟他還很熟悉,還稱呼他小神醫啊,這是什麼情況?”

一眾親戚們愕然的議論紛紛,誰都冇想到,冇被他們放在眼中的葉鳴森,竟然能認識這樣的大人物。

“周局,你跟我表弟認識?”同樣滿是愕然的葉長山,壓抑不住心頭的驚愕好奇,忍不住的出言詢問。

“表弟?”正跟葉鳴森交談的衛生局周局長愣了一下,想起兩人都姓葉,隨即恍然。

“葉小神醫可是我的貴人,要不是葉小神醫,我現在還能不能坐在局長的位子上,都不一定呢。”周局長感慨的吹捧了葉鳴森一番後,熱情的拍了拍葉長山的肩膀道:“長山啊,你以後可要努力工作,向葉小神醫看齊,未來有什麼困難,儘管可以找我。”

如果是之前,周局長如此跟他說,葉長山一定會激動的忘乎所以,但此刻周局長熱情的話語,在他聽來,卻讓他那般的彆扭。

不等葉長山開口,葉鳴森則是先行玩味道:“周局長,你這樣說,我可不敢當,長山表哥現在可是國家公務員,以後等我畢業了,或許還需要長山表哥提攜呢。”

周局長笑著搖了搖頭:“葉小神醫你可真會開玩笑,之前中心醫院的胡長海院長邀請你擔任副主任醫師,你都拒絕了,以你的醫術,還需要誰來提攜啊。”

夾在兩人中間的葉長山,聽到兩人的談話,先是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緊接著,一張臉瞬間漲得通紅,羞臊的恨不得找個老鼠洞鑽進去。

之前在餐桌上,他自鳴得意,自以為是的還要幫表弟葉鳴森找工作,現在他才知曉,自己引以為傲的資本,在人家葉鳴森麵前,根本就是個笑話。

這一刻,想死的心,他都有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