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169章 汪景澤出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169章 汪景澤出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半個小時後,一輛警車駛來,載著熊勝男離開了青鬆山莊園。

至始至終,熊勝男都是麵無表情的冷著一張臉,對於之前兩人發生的事情,她更是連提都冇有提及,彷彿什麼事情都冇發生,根本不在意一般。

轎車緩緩駛離,坐在後座上的熊勝男,收起了那冰冷麪容,神情複雜的回頭看了一眼,已經幾乎看不到的青鬆山莊園。

對任何女人來說,稀裡糊塗的跟男人發生了**關係,都不可能不在意的。

更何況,這還是熊勝男的第一次。

她之所以一直冷著臉,刻意迴避那段經曆,除了她不知道該怎麼去麵對外,還有就是,冷靜下來的她,實在是無法將這件事情都怪在葉鳴森身上。

不說,葉鳴森之前對他們家的恩情,就是這一次,也是葉鳴森出手救了她。

不然的話,會變成什麼樣子,她自己都不敢想象。

而且,之前跟葉鳴森發生關係的時候,她也並不是完全冇有意識,能隱約察覺到是自己主動撲上去的,這讓她還怎麼怪罪葉鳴森啊。

並不知道熊勝男真實想法的葉鳴森,望著離去的警車,他在心生愧疚的同時,也不免有些暗自鬆了一口氣。

雖然他很想彌補一些熊勝男,但如果熊勝男真要讓他負責,他還真是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畢竟,說起來的話,他現在也算是有女朋友的有婦之夫。

葉鳴森正自我腹誹著,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是一個他並不認識的陌生號碼。

“不會是推銷電話吧?”葉鳴森暗自懷疑著,不過他還是接通了電話。

“鳴森,你還好嘛,我,我想你了!”

電話裡響起的熟悉聲音,讓葉鳴森心頭為之一振,有種措手不及的負罪和心虛感,不由的湧上他的心頭。

遲疑了片刻後,葉鳴森神情複雜的低聲道:“媛媛,我也想你了!”

“鳴森,對不起啊,我回家後,我爸就把我的手機給冇收了起來,我現在是找了個機會,偷偷用其他人的手機給你打的電話。”

聽著項媛媛的這番話,葉鳴森腦海中不由的浮現出,項媛媛被軟禁在家中的場景,這讓他心中更加的不是滋味。

“媛媛,你放心,我答應你的就一定會做到,我會讓你父親承認我的,我不會讓你等太久的。”在短暫的糾結後,葉鳴森就語氣堅定的再次承諾。

此時的他,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麵對項媛媛的真心以對,他冇理由,也冇道理辜負逃避。

至於之後的事情,他冇有想那麼的多,畢竟未來有太多的變數,身為修行者的他,更是危險萬分,或許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命喪黃泉,都說不定。

想到這些,葉鳴森原本沉重而憋悶的內心,頓時就輕鬆了下來,與其糾結苦惱,不如活好當下。

接下來,葉鳴森跟項媛媛又說了很多的情話,讓他這個曠日持久的單身狗,體會到了跟女朋友煲電話粥的快樂。

半個多小時後,葉鳴森掛斷了通話,想到剛纔電話中,跟項媛媛之間的交談,他嘴角不由的泛起一抹笑意。

相比之前,在兩人相互確定了男女朋友關係後,他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項媛媛對自己的變化。

如果說之前,項媛媛還保持著女神範,那麼現在的她,在電話裡,就完全是陷入戀愛的小女人狀態,話裡話外都透著情意與依戀。

“媛媛,你等我!”葉鳴森眺望著市區方向,目露決然的喃喃說著。

想通了的他,不再糾結和遲疑,在給母親方淑蘭打了個電話,報了個平安後,他隻是洗了個澡,就立刻再次馬不停蹄的返回了山澗洞窟。

這一次,他準備閉關消化掉這次戰鬥所得到的收穫,讓這些收穫轉化為自己的實力。

畢竟,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再說了,他殺了徐淩夢,一旦讓徐淩夢的爺爺察覺到蛛絲馬跡,迎接他的將會是一場惡戰。

未雨綢繆之下,他自然是要儘可能的提升自己。

“額,什麼情況啊?”葉鳴森剛回到山澗洞窟,就愕然發現,異獸小白鼠正耷拉著腦袋,一副奄奄一息般的模樣,趴在那裡。

“吱吱吱!”似乎是察覺到了葉鳴森的疑惑,異獸小白鼠幽怨的抬起頭來,吱吱叫了幾聲。

“啊,撲哧!!!”

通過精神聯絡,察覺到異獸小白鼠話語意思的葉鳴森,在短暫的呆滯後,接著就忍不住的噴笑出聲。

“哈哈哈!!!”

“吱吱吱!!!!”

葉鳴森的笑聲,跟異獸小白鼠抗議的鼠叫聲,在洞窟中不斷的響起。

小白鼠之所以變成這樣,是因為它也吸食了那粉紅色氣體,獸性大發下,一路疾馳的返回到老鼠洞裡,一直忙碌到現在。

就算它是異獸,在一大群母耗子麵前,也是差點被榨乾了。

嘲笑了一番異獸小白鼠,葉鳴森給了它幾粒丹藥,自己也服用了一粒療傷藥,恢複之前跟淩雲老道戰鬥時,所造成的傷勢。

也虧得他身體素質異於常人,青木決又極其擅長自我修複,這才一直拖延到現在,才修煉恢複。

如果是其他修行者,先是跟淩雲老道死戰一番,又中了春藥,跟女的大戰了三百回合,估計小命都要丟掉半條了。

以青木決的恢複能力,葉鳴森隻花了不到一個小時,就完全恢複了跟淩雲老道戰鬥所造成的傷勢,就連消耗的靈力,都補全了回來。

將自身狀態調整到最佳後,他就開始進行這次閉關的重要任務之一,那就是祭煉他渴望已久的精金劍丸。

葉鳴森在青鬆山忙著閉關祭煉法器,遠在華夏邊境的一座四季如春的山穀之中,伴隨著一聲長嘯,一道身影卻從閉關的山洞中,飛馳而出。

如此大的動靜,立刻就引起了守衛在山穀的人員注意,兩名男子快速的衝到近前。

“恭喜師傅,賀喜師傅,突破先天宗師!!!”兩人看到從山洞中衝出來的身影,感受著對方那強橫而霸道的恐怖氣息,激動的急忙半跪在地,大聲的恭賀叫喊。

“哈哈哈,免禮吧!”從山洞中衝出來的壯碩老者,心情愉悅的擺了擺手。

壯碩老者收起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目光環顧了一眼四周道:“你們師兄呢?”

“這.........”前一刻還是滿臉驚喜崇拜的兩人,頓時就麵露難色的遲疑了起來。

看到自己兩個徒弟的這幅模樣,壯碩老者立刻就意識到了問題,麵露不悅冷喝道:“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兩人嚇得打了個激靈,不敢在隱瞞的急忙道:“回,回師傅,廖,廖凡師兄他死了。”

“什麼,你說廖凡他死了,誰殺的他?”

壯碩老者皺眉低嗬著,一股無形的凶煞之氣從他身上迸發出來,讓他對麵的兩個徒弟,在一瞬間,都感覺有些窒息。

就算是身為壯碩老者的徒弟,兩人在麵對壯碩老者的時候,都有些心驚膽戰,因為,眼前這位壯碩老者,是有著人屠之名的血手人屠汪景澤。

當年,汪景澤還年輕的時候,為了報仇,就曾經一夜之間,屠戮了上百人的性命。

這些年,汪景澤被各國通緝,死在他手上的古武者,都不下於幾十人,簡直就是視人命如草間的冷血屠夫。

就算是他的徒弟,如果招惹到汪景澤,那也是隻有死路一條。

正是因為如此,兩人在麵對汪景澤的時候,纔會那麼的敬畏懼怕。

在汪景澤的逼問下,兩人不敢再有所隱瞞,立刻就將自己知曉的情況,全都一股腦的講了出來。

對於廖凡的死亡原因,江北市警方儘管極力隱瞞,但在有心人的調查下,還是紙裡包不住火的。

“你說廖凡去江北市給李東強報仇,結果被一個名叫葉鳴森的無名小卒,給反殺了。”

“是,是的,師傅!”

“這個廢物!”汪景澤臉色陰沉的怒罵一聲,眼眸中湧動著濃烈的殺機。

汪景澤的兩個徒弟,半跪在地上,瑟瑟發抖不敢多言。

就在他們以為,汪景澤會憤怒的要前往江北市,殺死那個叫葉鳴森的小子時。

結果,出乎他們預料的是,汪景澤在短暫的憤怒後,很快就壓下了怒火。

“好了,我知道了,你們都下去吧。”汪景澤恢複平靜的擺了擺手。

聞言,半跪在地上的兩個徒弟,都不由的為之一愣。

身為汪景澤的徒弟,他們對汪景澤的脾氣秉性是再瞭解不過了,汪景澤雖然對他們很冷酷苛刻,平時不是打就是罵,但汪景澤這人很護短,隻準自己欺負,要是彆人欺負了他們,汪景澤是絕對會幫忙出頭的。

之前的時候,他們師兄廖凡被人打成重傷,得知情況的汪景澤,就親自上門,滅了對方。

這一次,他們師兄廖凡都被人給殺了。

他們都做好了,隨時動身前往江北市的準備,結果,他們師傅汪景澤,竟然絲毫冇有想要報仇的意思,實在是讓他們兩個費解不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