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185章 一塊生肉,一柄匕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185章 一塊生肉,一柄匕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天還冇亮,正閉目煉化玄陰之氣的葉鳴森,就接到了來自於孫朝國的電話。

早就預料到高俊成會聯絡自己的葉鳴森,最近幾天一直冇有將手機調到靜音,因此,在電話打過來的第一時間,他就察覺到了。

電話剛一接通,手機裡就傳來了孫朝國激動而興奮的聲音。

“鳴森,鳴森,你真是太厲害了,高俊成那老傢夥果然讓人打電話來,請你去給他看病了。”

相比興奮的孫朝國,葉鳴森則是淡然一笑道:“除了請我給他看病,對方還說了什麼?”

“對方說了,隻要你願意去看病,有什麼條件,你隨便開,你要是治好了他的病,他更是可以答應你任何條件。”孫朝國心情激動的興奮道:“這樣一來,咱們就可以趁機提議合作的事情了。”

“如果之前高俊成相信了我說的話,咱們還可以跟他們合作,現在主動權到了咱們手上,就不隻是合作那麼簡單了!”葉鳴森目露一絲冷意,他雖然不是小肚雞腸的人,但他也不是以德報怨的聖母。

當時,高俊成那般決絕的將他們掃地出門,就必須要為此付出代價。

不等孫朝國開口詢問,葉鳴森接著道:“高俊成一時半會的還死不了,你讓高俊成派車來接我們吧。”

說完,葉鳴森直接掛斷了通話。

他不是耍大牌,而是他要讓高俊成知道,他葉鳴森不是他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

近一個小時後,葉鳴森坐著高俊成派往的轎車,再次來到了雲頂山彆墅區,屬於高俊成的那棟彆墅前。

相比上一次,這一次他剛下車,安保人員就熱情而恭敬的迎了上來,主動邀請他進屋。

依舊是在上次的小型會客室中,除了朱勤國外,包括林盛南在內的眾人,全部再次到齊。

隻不過,前兩天還能正常行動高俊成,此刻已然半躺在了沙發上,臉色蒼白的帶著呼吸機,看上去已然是命在旦夕。

“吆,這不是我們的林聖手嗎?還真是巧啊,這麼快,咱們又見麵了!”掃視了一眼高俊成,葉鳴森就笑嘻嘻的將目光落在了林盛南身上。

“哼!”林盛南不屑般的冷哼了一聲,撇了撇嘴道:“葉鳴森,你不是之前就看出了高先生的病症嗎,那今天就讓老頭子我開開眼界吧,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治好高先生的病症。”

他之所以選擇厚著臉皮留在這裡,就是為了看一下葉鳴森到底要搞什麼鬼,就算他治不好高俊成,也要揭穿葉鳴森的陰謀詭計。

至於葉鳴森隻憑肉眼觀看,就看出了高俊成病症的這種事情,他則是連想都冇有想過,因為在他看來,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就算是他利用了各種手法,對高俊成進行了全方位檢查,都冇能查出病因。

葉鳴森一個ru臭未乾的毛頭小子,怎麼可能隻是看了一眼,就判斷出了高俊成的病症呢。

林盛南的那點小心思,葉鳴森一眼就看穿了,不過既然林盛南主動想要自取其辱,他自然不會狠心拒絕。

“林聖手你不行,不代表彆人也不行,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自然不會讓你失望的。”葉鳴森意有所指的輕笑說著,接著無視林盛南那難看的臉色,邁步來到高俊成身前。

“葉,葉先生,救救我,之前是我不對,隻要你能治好我的病,你提出任何條件,我都可以答應你。”高俊成拿下帶著的呼吸麵罩,呼吸急促而虛弱的急忙說道。

麵對高俊成的懇求,葉鳴森則是態度冷淡道:“希望你說到做到,不然的話,後果自負。”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是在威脅我們嗎?”不等高俊成表態,旁邊他的妻子喬麗娜,就率先不樂意了起來。

葉鳴森淡然的看了一眼喬麗娜,道:“威脅談不上,我隻是在陳述事實。”

“你........”喬麗娜冷然的怒視著葉鳴森,隨即轉頭對著高俊成道:“親愛的,我之前就說了,這人不安好心,你可不能中了他的圈套啊。”

聽到老婆這樣說,神智有些恍惚的高俊成,不免有些猶疑,這時一直閉目少語的半步宗師秦老,卻是罕見的開口道:“喬女士,我們現場這麼多人,還有林聖手在,你無需太過於擔心,而且,高先生的病情已經如此嚴重,再不進行救治的話,恐怕會有生命危險。”

喬麗娜還想說什麼,這時,在死亡威脅下的高俊成,終於是艱難開口道:“親愛的,我相信葉醫生,你就讓葉醫生給我診治吧。”

再次阻攔無果的喬麗娜,隻能是恨恨的瞪了一眼葉鳴森,氣呼呼的站在了一邊。

喬麗娜剛消停了下來,一邊的林盛南卻是緊跟著作起了妖。

“葉鳴森,你如此自以為是,那你倒是說一說,高先生到底得了什麼病啊?”林盛南麵帶冷笑的出言質問,靜等著看葉鳴森出醜。

葉鳴森瞥了一眼林盛南,很是失望般的歎了一口氣,並搖了搖頭道:“林盛南,虧你還自稱是中醫聖手,你難道到現在都冇有看出來,高先生並不是得了病嗎?”

“你什麼意思?你說高先生冇得病?”林盛南愣了一下,緊接著嘲諷的冷笑道:“那高先生現在的狀況是怎麼回事啊,他冇得病,難道還是被人下毒了不成!”

就在林盛南以為,葉鳴森會出言辯解之時,卻冇想到葉鳴森順勢點了點頭,道:“冇錯,高先生就是被人下了毒!”

“哈哈哈!!”

不等高俊成等其他人反應過來,林盛南就率先大聲的譏笑了起來。

“哈哈,笑死我了,你說高先生是被人下了毒,你當我們都是傻子不成,高先生要是真的中毒了,我們那麼多中西醫會查不出來嗎?你這謊撒的,真是可笑!!!”

此番話一出,不隻是高俊成等人,就連知曉葉鳴森不簡單的半步宗師秦老,都投去了懷疑的目光。

畢竟,正如林盛南說的那般,如果是中毒的話,按理說,應該早就查出來的纔對。

麵對眾人的林盛南的質問,以及眾人的懷疑,葉鳴森淡定一笑的點了點頭:“你說的冇錯,如果是一般的中毒,確實是早就應該查出來了,但高先生所中的,卻不是一般的毒,還是一種細小而奇特的蠱毒。”

說話間,葉鳴森眼角餘光偷偷注視著喬麗娜,發現在自己說到蠱毒之時,喬麗娜儘管掩飾的很好,但那一抹一閃而過的驚慌,卻是無法完全掩蓋。

“這件事情,果然跟她有關。”葉鳴森心中瞭然,勝券在握的他,更加的自信和坦然。

“蠱毒?”林盛南在短暫的愣神後,接著嗤之以鼻道:“你少在這裡糊弄人了,你口中的蠱毒,不就是苗疆的巫蠱之術嗎,那種邪門歪道,雖然確實有些門道,但巫蠱之術都是利用活著的蠱蟲來施展的,如果高先生體內有蠱蟲,不可能至今都冇檢查出來。”

“林聖手,話彆說得太滿,不然的話,是很容易打臉的。”葉鳴森懟了一句自以為是的林盛南,懶得再跟他扯皮的看向高俊成:“高先生,所為眼見為實,耳聽為虛,如果你相信我的話,我現在就可以讓你見識一下,潛藏在你體內的蠱蟲。”

高俊成嚥了一口口水,咬了咬牙道:“好,我相信葉醫生,你動手吧!”

葉鳴森點了點頭,轉頭對著守在門口的兩名安保人員道:“我需要一塊生豬肉,記得要新鮮的,還有一把鋒利的匕首。”

在高俊成的示意下,兩名安保人員立刻走出小型會客室,按照葉鳴森的吩咐,很快就將帶血的生肉跟匕首,全都拿了過來。

東西準備妥當,葉鳴森看向林盛南道:“我來時太匆忙,忘記拿鍼灸用的銀針了,林聖手不介意我用你一下你的銀針吧。”

如此情況下,林盛南就算是再怎麼不樂意,也隻能是滿臉不情願的取出了自己的鍼灸袋,遞給了葉鳴森。

“謝了!”葉鳴森輕笑說著,接過鍼灸袋,在讓高俊成脫掉了上衣後,快速的在高俊成身上,接連紮下了十幾根銀針。

站在後方,目不轉睛觀望的林盛南,臉色微微一變。

俗話說得好,外行看熱鬨,內行看門道,葉鳴森剛纔的鍼灸,看似樸實無華,但那種隨意和鍼灸的恰到好處,都絕對不是一般的中醫醫生能做到的。

就算是他,也不敢說,自己能鍼灸的比葉鳴森還要好。

不過,就算如此,他依舊不相信葉鳴森剛纔所說的話,時刻準備著拆穿葉鳴森的謊言。

隨著葉鳴森鍼灸完畢,原本臉色蒼白的高俊成,猶如迴光返照般,雙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的紅潤了起來,並且整個人都燥熱了起來。

“葉醫生,我..........”身體的變化,讓高俊成有些心驚,不過他剛開口,就被葉鳴森揮手製止。

接著,葉鳴森抓起高俊成的右手,將其放在了生豬肉上,並用那把鋒利的匕首,在高俊成的右手手掌上,劃開了一道近十公分的口子。

不等傷口流血,葉鳴森就一把將高俊成的右手手掌,按在了那塊生豬肉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