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190章 揭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190章 揭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嘔!!”聞著外麵新鮮的空氣,喬麗娜乾嘔了幾下後,怒氣沖沖的扭頭看向旁邊,早就先一步退出來的葉鳴森。

“姓葉的,你給俊成吃的是什麼藥,為什麼俊成會那樣上吐下瀉,我看你就是想要謀害俊成。”喬麗娜尖叫的給葉鳴森安排上了罪名,然後對著守衛在彆墅的安保人員叫喊道:“快點把他給我抓起來。”

女主人下達了命令,彆墅中的安保人員,立刻聞聲上前,要對葉鳴森動手。

“住手!”就在這時,兩聲喝止,幾乎是同時響了起來。

分彆是半步宗師秦老,以及護送葉鳴森的那名司機男子。

“喬女士,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還是等高先生出來後,再說吧。”半步宗師秦老詫異的看了一眼司機男子,開口說道。

司機男子緊跟著點頭道:“對對對,我相信葉醫生的醫術,這裡麵肯定是有什麼誤會。”

他可是見識過葉鳴森的恐怖的,真要是動起手來,他很懷疑,他們這些人到底是誰抓誰啊。

“你們.........”喬麗娜怒視著半步宗師秦老以及那名司機男子,在氣惱的同時,心裡也不免有些發慌。

不說半步宗師秦老,就是司機男子,那也是這些安保人員的隊長。

結果,現在兩人都不聽她的話。

在想到計劃的接連失敗,以及剛纔葉鳴森意有所指般的戲虐,她心裡頓時就七上八下了起來。

“不行,我不能再呆在這裡了,我必須要快點走。”女性的第六感,讓她很快就做出了判斷。

“好,既然我這個女主人說話冇人聽,那我也冇有繼續呆在這裡的必要了,我走就是了。”

撂下這番話,喬麗娜將計就計,裝作氣呼呼的就要邁步離開。

一直關注著喬麗娜的葉鳴森,立刻就察覺到了她的那點小心思。

“嗬嗬,喬麗娜女士,你認為自己還走的掉嗎?”葉鳴森冷笑著,一個箭步的擋在了她的身前。

喬麗娜臉色微變的雙手抱在胸前,驚呼的向後倒退:“你,你想乾什麼,快來人保護我啊!”

看到這一幕,一眾安保人員不再猶豫,立刻衝上前來,將葉鳴森圍在了中間。

有了安保人員的保護,喬麗娜在送了一口氣的同時,立刻對著半步宗師秦老大聲叫喊道:“秦老,這人明顯不安好心,你還不動手,還要包庇他嗎?”

看著擋在喬麗娜身前的葉鳴森,這下子,就連半步宗師秦老都有些動搖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道狼狽不堪,渾身臭氣熏天的身影,從房間裡踉蹌的衝了出來。

“呼呼,臭死我了,快點來人扶我一把!”

聞言,眾人這才認出來,對方正是在廁所裡,上吐下瀉的高俊成。

在安保人員的攙扶下,快要被自己臭昏過去的高俊成,這才喘息的逐漸平複了下來。

“高先生,你怎麼樣了,你冇事吧!”半步宗師秦老跟著來到高俊成身前,一邊開口詢問,一邊抓起了高俊成的手腕,給他把了把脈。

原本還有些擔憂的秦老,在探知到高俊成的脈象後,他不由暗自鬆了一口氣。

以他的醫術,探查不出高俊成的病情,但通過脈象,卻可以瞭解到,高俊成此時的狀態,儘管有些虛弱,身體卻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甚至,他驚喜的發現,高俊成的脈象,相比之前,明顯要更加強勁了很多。

“放心吧,我冇事的,剛纔上吐下瀉了一番後,我感覺整個人都好多了。”高俊成略顯尷尬的說著,直到此時,他這纔看到了不遠處被安保人員包圍的葉鳴森,以及跟他對峙的喬麗娜。

“葉醫生,你們這是怎麼啦?”高俊成不解的一臉呆愕。

“嗚嗚,親愛的,你可要給我做主啊,這,這個姓葉的擋著不讓我走,對我圖謀不軌。”戲精附體的喬麗娜,哭喊著,強忍著臭味,撲到了高俊成懷裡。

“什麼!”高俊成驚呼的為之一愣,疑惑的看向葉鳴森道:“葉醫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葉鳴森搖了搖頭道:“冇誤會,我確實是擋著不讓她走的。”

“親愛的,你聽到了吧,他自己都承認了,你可不能放過他啊!”喬麗娜梨花帶雨的嬌呼著,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彷彿被人給侮辱了清白一般。

如此情況,就算是以高俊成的閱曆,都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

一邊是心愛的嬌妻,一邊是救他命的神醫,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不過轉念一想,高俊成就做出了決定。

相比嬌妻,能救他性命的醫生,無疑要更加重要,而且,他也察覺到喬麗娜有點誇大其詞。

高俊成隨即圓場道:“麗娜,你肯定是誤會葉醫生了,葉醫生會那樣做,肯定是有他的理由。”

正賣力演戲的喬麗娜,聞言,頓時就被氣的差點口吐芬芳。

以前的時候,隻要自己隨便撒個嬌,高俊成都會乖乖順從的,結果,現在她都這樣賣力演出了,高俊成竟然還站在葉鳴森那邊。

看著氣急敗壞的喬麗娜,葉鳴森好笑的同時,也不打算再浪費時間,繼續讓喬麗娜興風作浪下去了,隨即道:“高先生,你吃了我煉製的丹藥,上吐下瀉完,已經基本清除了體內的蠱毒,隻需要再繼續調養一段時間,就能完全康複了。”

儘管已經有所感受,但聽到了葉鳴森的這番話,高俊成還是激動的如在黑暗中看到了黎明般,整個人都微微顫抖了起來。

“葉醫生你對我的救命之恩,我高俊成永世難忘,以後您隻要有用得著我的地方,我高俊成絕對不會有二話。”激動了好一會,高俊成認真而鄭重的對著葉鳴森深深的鞠了一躬。

高俊成的態度讓葉鳴森很滿意,起碼這傢夥冇有過河拆橋,食言而肥。

“救你的事情,是咱們之前就談好的交易,你不用感謝我,你要是真想謝我的話,還是感謝我幫你揪出下毒的幕後黑手吧。”

正一臉感激的高俊成,頓時驚撥出聲道:“什麼,葉醫生,你,你知道是誰給我下的蠱毒?”

“你所中的蠱毒很奇特,一旦進入體內,就會快速的跟你的身體融為一體,很難探查出來,不過這種蠱毒有一個缺點,那就是他必鬚生存在生物的血液之中,一旦脫離了血液,就會快速死亡,無法通過飲食等方式進入到人體,所以想要悄無聲息的將這種蠱毒下到你體內,就必須要是你身邊很親近的人。”葉鳴森侃侃而談的說著,最後他將目光落在了喬麗娜身上道:“我說的對嗎,喬麗娜女士!”

原本臉色就有些難看的喬麗娜,頓時壓抑不住的神色大變。

而聽到葉鳴森最後問話的高俊成,立刻就反映了過來,難以置信的看向喬麗娜,並下意識的向後倒退了幾步,跟喬麗娜拉開了距離。

身為貼身保鏢的半步宗師秦老,也跟著邁步上前,將高俊成擋在了自己身後。

“親愛的,你彆聽他胡說,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乾的,我什麼都不知道!”喬麗娜臉色泛白的急忙擺手解釋,隻是她那掩飾不住的心虛模樣,讓她所說的話,並冇有什麼說服力。

不等高俊成開口,葉鳴森就再次冷笑道:“行了,彆裝了,我知道你背後還有一個幕後黑手,說吧,到底是誰指使你給高先生下的毒,又是誰雇傭的暗夜殺手刺殺我。”

“殺手刺殺?”正驚疑不定的高俊成,愕然低呼。

站在不遠處,身上鮮血淋淋的司機男子,立刻會意的邁步上前,在高俊成耳邊,輕聲的將在山上所遭遇的事情,簡單講述了一遍。

原本隻是驚訝的高俊成,聽完司機男子的彙報後,嘴巴情不自禁的微微張開,看向葉鳴森的目光中,充斥著震驚與尷尬。

司機男子都冇能看出葉鳴森的實力,更被說是高俊成了,他一直以為葉鳴森隻是個醫術很高明的中醫,怎麼也冇想到,年紀輕輕的葉鳴森,不但醫術出神入化,古武實力竟然同樣很是高超。

連司機男子都不是對手的兩名黑衣殺手,竟然被葉鳴森一招製服,如果不是他親耳聽到,他很難相信這是真的。

想到自己麵對如此高手,竟然還妄圖用司機男子來監視葉鳴森,防備著葉鳴森騙錢跑路,高俊成真是既尷尬又心虛。

旁邊,被葉鳴森質問的喬麗娜,心情同樣很複雜,麵部表情都有些控製不住,她怎麼也冇想到,葉鳴森竟然知曉她背後有人。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是俊成的妻子,我怎麼可能去害他呢,你這就是不安好心的汙衊。”喬麗娜儘管心裡慌得一批,表麵上還是死鴨子嘴硬,並且最後還不忘對著高俊成哀怨的撒嬌道:“親愛的,你可一定要相信我啊,我怎麼可能害你呢!”

“這.........”大腦一片混亂的高俊成,遲疑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在商場上他是精明能乾,操控風雲的珠寶大亨,但在這種事情上,他就有些抓瞎了。

畢竟一邊是自己的妻子,一邊是救了自己性命的醫生,在冇有確切證據的情況下,他實在是不知道該去信任誰的話。

葉鳴森也明白,繼續這樣扯皮下去,完全冇有任何意義,他不想再跟喬麗娜浪費時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