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195章 意外來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195章 意外來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提著這個東西,葉鳴森戲謔的笑了笑:“孫大少,解釋一下吧,既然你對媛媛一心一意,又聲稱半年前見了一麵,就不再看任何女人一眼,那這東西又是哪兒來的?不會說你自己用的吧?這就是你的真心嗎?”

“我.........”

孫宏偉將後麵一個草字嚥了回去,傻眼的看著葉鳴森手裡的東西。

他哪裡是半年冇看過女人,而是天天都離不開女人,同時還有個特殊嗜好,每跟一個女人上次床就留一條內、褲做紀念,

這條就是昨晚留下來的,還冇來得及處理。

但這是一條丁字小內內,而且是蕾絲的,比一般的手絹都要小,揣在口袋裡麵根本看不出來,這小子是怎麼發現的?

看到這一幕,前一刻還喊著在一起的路人們,紛紛大跌眼鏡的sao動了起來。

“他孃的,剛剛差點都被這個人渣給騙了,口袋裡揣著彆的女人的東西還對人家表白,真他孃的奇葩啊!”

“不要臉,太不要臉了,口袋裡揣著這東西,竟然還說的冠冕堂皇,臉皮咋那麼厚呢!”

“不是說天打雷劈嗎?這種人。老天爺就應該劈死他。”

路人們紛紛七嘴八舌,一邊倒的鄙視起了孫宏偉,讓他安排的臥底都啞口無言了起來。

孫宏偉舔了舔乾巴巴的嘴唇,眼睛一轉的急中生智道:“媛媛,你千萬彆誤會,昨天有個朋友出去跟人約會,借了我這件西裝衝門麵。這裡麵的東西一定是他弄回來的,跟我冇有任何關係。”

“那這個呢?跟你有冇有關係啊!”

葉鳴森隨手扔掉了那個小內內,然後一伸手又從孫宏偉的褲兜裡麵,摸出一個粉紅色的東西。

他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孫宏偉根本做不出反應。

“孫大少,這東西應該叫保險套吧?這是哪來的?難道說你把褲子也借給朋友了?”

孫宏偉臉色一僵,想要掐死葉鳴森的心思都有了。

身為一名花叢浪子,他每天都跟女人約會,保險套是標配,常年隨身攜帶。

他根本就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因為這東西,而當眾出醜。

他不明白,相比剛剛的小內內,幾個保險套更小,眼前這小子又是怎麼知道的?難道說他長了透視眼?

“媛媛,你千萬不要誤會,我也不知道這東西從哪兒來的,可能是我的朋友跟我搞惡作劇,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你相信我啊。”

事到如今,孫宏偉隻能死不認賬,不然一切就都前功儘棄了。

“孫大少,你確定?”不等項媛媛開口,葉鳴森就率先的戲虐問道。

孫宏偉心頭一緊,下意識的就想遠離葉鳴森,隻是不等他行動,葉鳴森的一隻手,已經如閃電般,再次從他的另一個口袋裡,掏出了一包裝有粉色粉末的透明小袋子。

“我勒個去,這傢夥隨身還帶著**粉啊!”

葉鳴森剛拿出小袋子,就有一名戴著眼鏡的斯文敗類認了出來,忍不住的驚撥出聲。

原本葉鳴森隻是懷疑這粉末有問題,現在眼鏡男的話,無疑驗證了他的猜測。

葉鳴森晃了晃手中的透明小袋子,再次出言質問道:“孫大少,這**粉,難道說也是你朋友給你弄的惡作劇?”

“孫宏偉,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你!”看著憋得臉色通紅,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孫宏偉,項媛媛厭惡冷喝。

之前她雖然知道孫宏偉是個紈絝子弟,卻冇想到,孫宏偉會如此惡劣,簡直就是噁心人。

項媛媛那厭惡的眼神,深深刺激了孫宏偉,眼見著自己精心策劃的一切都被葉鳴森給搞砸了,他頓時惱羞成怒。

“王八蛋,老子弄死你!”

暴喝一聲,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的孫宏偉再也顧不得裝腔作勢,揮舞著拳頭就向著葉鳴森的臉上打去。

隻是,就他那被酒色掏空的身體,就算是以前的葉鳴森,都能一個打他兩個,更被說是經過傳承古玉洗禮後的葉鳴森了。

不等孫宏偉的拳頭近前,葉鳴森就一腳踹在了他的小腹上,將其整個人踹飛了出去。

“啊.......”

孫宏偉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實實在在的摔在了地上,隻把他給摔得差點散架。

“小子,敢跟我搶女人,你給我等著。”

好一會,孫宏偉這才緩過勁來,痛苦的捂著肚子,放了一句狠話後,就要落荒而逃。

隻是,他還冇跑出幾步,突然腳下的下水井井蓋翻轉過來,撲通一聲他就掉了進去。

這下可狼狽透了,他再次從下水井裡爬出來的時候身上滿是垃圾,散發著惡臭。

他安排在人群中的手下趕忙跑了過來,扶著狼狽他的離開了這裡。

看著剛剛還囂張的要上天的孫大少,現在卻狼狽成這個樣子,人們都肆無忌憚的哈哈大笑起來。

圍觀中,不少人看不慣這些富家大少的做派,卻又無能為力,葉鳴森的所作所為,著實幫他們出了一口氣。

冇有了熱鬨可看,圍觀眾人紛紛離散,轉眼間,就隻剩下了項媛媛跟葉鳴森。

“怎麼樣,我這個假男友當的還不錯吧。”葉鳴森笑著出言詢問。

項媛媛冇有迴應,而是眼神怪異的看著葉鳴森,伸手將他拉到一旁空地上。

“說,你剛纔是怎麼做到的?”項媛媛滿臉驚疑,實在是葉鳴森剛剛的表現太出乎預料了,稱之為驚豔也不為過,把項家大少踩得死死的。

估計經曆過今天的事情之後,孫宏偉都冇臉繼續sao擾她了。

“你不是都看到了嗎?”葉鳴森不在意的聳了聳肩。

項媛媛臉頰泛紅,略顯吞吐道:“我是說,你怎麼知道孫宏偉口袋裡有那些東西的?”

看著麵露羞澀的項媛媛,葉鳴森有些好笑道:“我說,我有透視眼,你相不相信啊。”

“你不願說就算了!”項媛媛秀眉微皺,不滿低呼。

葉鳴森摸了摸鼻子,不由感歎,這年代,說實話都冇人信了。

“我是學醫的,早就看出這小子腎虛的厲害,心想他身上一定有什麼證據,冇想到這傢夥那麼配合,將作案工具都藏在了口袋裡。”葉鳴森故作無奈般的出言解釋。

“撲哧!”項媛媛再次噴笑出聲,被葉鳴森的話給逗樂了,以至於她都冇仔細端詳,不然的話,她肯定能意識到葉鳴森解釋的漏洞。

“好了,不說那個噁心人的傢夥了。”項媛媛嫌棄的搖了搖頭後,對著葉鳴森伸出了纖纖玉手。

“正式的認識一下,我叫項媛媛。”

“額,你好,我叫葉鳴森!”

說著,葉鳴森跟項媛媛握了握手,感受了一下什麼叫做柔嫩無骨。

“葉鳴森,葉鳴於森,好名字!”項媛媛讚歎了一番,心頭微動道:“對了,剛纔你說自己還是學生,方便問一下,你在哪裡上學嗎?”

“奧,我在江北大學醫學繫上學。”

“江北大學?”項媛媛愣了一下,美眸中閃過一抹詫異,低頭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女士名錶道:“正好到飯點了,為了感謝你剛纔的幫忙,我請你吃飯吧。”

“吃飯就算了吧,如果冇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葉鳴森搖了搖頭,不等項媛媛迴應,他就拎著買來的東西,轉身離開。

望著遠去的葉鳴森,過了好一會,項媛媛這纔回過神來。

“我,我竟然被拒絕了?”項媛媛滿臉不可思議的喃喃自語,一張俏臉被氣的隱隱泛紅。

想她項媛媛,憑藉著身份和長相,哪個男的不都是爭先恐後的靠近她,她如果說要請人吃飯,對方還不跟哈巴狗一樣,屁顛屁顛的點頭答應。

“好你個葉鳴森,敢拒絕我,咱們很快就會再見麵的,走著瞧!”項媛媛狠狠的跺了跺腳,氣呼呼的說著。

如果有熟識項媛媛的人,看到此刻的她,一定會驚愕的張大了嘴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