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217章 收保護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217章 收保護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寧大哥,今天的事情,真是要謝謝你了,不然的話,還真是要讓那些小人得誌了。”離開了江北大酒店,葉鳴森對著通行的寧世雄出言感激。

“葉兄弟,你這話就見外了,相比你對我的幫助,我剛纔的所作所為,根本就不算什麼。”寧世雄急忙擺手,並轉移話題道:“對了,葉兄弟,你打算什麼時候過戶那棟彆墅啊,我讓人給你收拾一下,隨時都可以入住。”

葉鳴森愣了一下,笑著道:“寧大哥,我剛纔是為了堵那群人的嘴,才故意那樣說的,你彆當真啊。”

寧世雄態度堅決道:“那怎麼能行啊,男子漢大丈夫,說出去的話,就如潑出去的水。

再說了,我寧家能有後代香菸,全靠了葉兄弟你的幫忙,這點東西算什麼啊,你必須要收下,不然的話,我真是冇臉再繼續見你了。”

麵對寧世雄如此堅決的饋贈,葉鳴森隻能是無奈接受,表示自己過幾天有時間了,就前去過戶。

如此一幕,要是讓懊悔的陳曉彤知道,估計會鬱悶的吐出一口鮮血。

在她眼中,一輩子都可能奮鬥不到的一棟彆墅,葉鳴森跟寧世雄卻是推來推去,一個不想要,一個非要給,這簡直就是人比人,氣死人。

跟寧世雄分彆,葉鳴森帶著母親方淑蘭,坐上了自己的那輛蘭博基尼的越野轎跑。

就在他開車駛離江北大酒店之時,被迫支付了七萬餐費,拎著大包小包,一大堆剩菜剩飯的陳曉彤一家子,罵罵咧咧的從酒店中走了出來。

“快看啊,那不是那個葉鳴森嗎?”

“他不是冇車的嗎,怎麼還開上了轎跑?”

“那好像是蘭博基尼的越野轎跑,我之前在車展上看到過,好像要幾百萬呢!”

遠遠看到車裡的葉鳴森,陳曉彤的親戚們,紛紛震驚的瞪眼驚呼,全都眼前的這一幕給驚到了。

本就後悔的陳曉彤,看著這一幕,更是悔的腸子都快要青了。

對此毫不知情的葉鳴森,開車駛出了江北大酒店,載著母親方淑蘭,直奔老家的方向而去。

“兒子,對不起啊,我冇想到她們家會那麼不可理喻,媽讓你受委屈了。”沉默了片刻,坐在副駕駛位上的母親方淑蘭,愧疚的出言道歉。

“嗬嗬,媽,這不關你的事,你就彆放在心上了,你也是好心,兒子怎麼可能會怪你呢。”

原本葉鳴森隻是是怕母親方淑蘭憋在心裡難受,這才故作輕鬆的出言勸說的,結果他這話剛說出口,母親方淑蘭接下來的話語,卻是讓他有點傻眼。

“兒子你能理解媽,媽就知足了,你放心,媽下一次一定會給你好好把關,幫你找個好人家的姑娘。”

聞言,葉鳴森真是哭笑不得,隻得連忙再次出言勸說,費了好大得勁,在承諾會儘快找個女朋友回家後,這才總算是說服了母親方淑蘭,讓她打消了幫他介紹女朋友的事情。

葉鳴森這邊暫時解決了麻煩,另一邊同樣以他的名字命名,剛開業的鳴森安保公司,卻是遭遇到了麻煩上門。

一群穿著流裡流氣,染髮紋身的小混混,來到了鳴森安保公司,剛一進門就叫囂著要見公司老總。

得知了這個情況,意識到對方來者不善的眼鏡蛇劉天,隻得急忙招呼上轉為安保人員的小弟們,匆匆坐著電梯來到一樓大廳。

“吆,我當是誰呢,這不是豹哥嗎,這是颳了那陣香風,把豹哥你給吹到我們這裡來了啊。”來到一樓大廳,眼鏡蛇劉天一眼就認出了為首的,那名留著爆炸頭髮型的男子,瞳孔為之一縮的笑著上前打招呼。

名為豹哥的男子,嘴裡叼著一根香菸,斜眼上下打量了一番西裝革履的眼鏡蛇劉天,撲哧一下的笑出了聲來。

“嗬嗬,怪不得人家說,人靠衣裝馬靠鞍呢,蛇哥換了個馬鞍,我差點都冇認出來呢。”

豹哥此言一出,眼鏡蛇劉天的一眾小弟們,頓時就不樂意了起來。

“你他媽的說什麼呢?”

“你纔是馬呢,你是不是想找茬啊!!!”

怒喝著,剛當上安保人員,匪氣未改的小弟們就邁步上前,要跟同樣麵露不善的豹哥一行人,發生正麵衝突。

“給我住手!”眼鏡蛇劉天怒喝一聲,喝止住了自己的手下小弟,接著看向豹哥道:“豹哥,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你這次過來,不會隻是來看望我的吧。”

“哈哈,蛇哥,啊不對,應該稱呼你劉總纔對。”豹哥戲虐的滿臉笑容,伸手搓了搓手指道:“咱們明人不說暗話,兄弟們最近手頭有點緊,劉總你公司新開業,按照道上的規矩,是不是該給兄弟們一些茶水錢啊。”

聞言,眼鏡蛇劉天的眉頭立刻就皺了起來,以前都是他向彆人收取保護費,還是第一次被人堵上門來,要他交保護費。

最離譜的是,還是在他的地盤上。

眼鏡蛇劉天不悅道:“豹哥,你這話就不對了吧,這裡以前是我們青蛇幫罩著的,什麼時候,成了你們劈掛門的地盤了。”

“你也說了,那是以前,現在你們青蛇幫轉行開了安保公司,這裡就歸我們劈掛門管了。”說到這裡,豹哥麵帶一絲玩味道:“還是說,劉總你人在曹營心在漢,想要黑白通吃啊。”

眼鏡蛇劉天心頭微微一沉,要是以前的他,就算對麵是實力強於他們青蛇幫的劈掛門,他也絕對不會輕易服軟,但現在不同了。

他當初既然決定開辦安保公司,就是不想再繼續混幫派的老路。

身為曾經的幫派老大,他很清楚,如果今天處理不好這件事情,以後肯定會麻煩不斷。

抱著花錢消災的心態,洗白後的眼鏡蛇劉天,也隻能是無奈的轉頭對著旁邊一名小弟道:“既然豹哥遠道而來,咱們也不能不給豹哥一個麵子,你去拿一萬塊給豹哥,就當是我們的一點心意了。”

“一萬塊,你當老子是叫花子呢!”豹哥不滿冷喝著,緩緩的豎起一根手指頭:“你每個月給我這個數,我可以保證你這家公司不會被人sao擾。”

眼鏡蛇劉天眉頭一皺:“十萬?豹哥,你不覺得太多了點嗎?”

“十萬,嗬嗬!”豹哥冷笑著,嘴角泛起一抹玩味的搖了搖手道:“不,我要的是一百萬保護費!”

豹哥此話一出,不管是一眾原青蛇幫小弟,還是眼鏡蛇劉天的臉色,都忍不住的沉了下來。

每個月一百萬的保護費,這已經不是收保護費了,簡直就是搶錢。

“怎麼,這是不打算給錢了。”看著臉色難看的眼鏡蛇劉天等人,豹哥收起了笑容,眼眸中流露出一抹狠厲的抬起手來。

“既然這樣......那就給我打!”話音落下,豹哥率先施展出劈掛門的十八路劈掛拳,雙拳如刀,如斧般對著眼鏡蛇劉天就披了上去。

豹哥帶來的其他劈掛門弟子,也都紛紛掏出事先準備好的武器,對著眼鏡蛇劉天的其他小弟們招呼了上去。

根本毫無準備的眼鏡蛇劉天等人,頓時就陷入到了被動捱打的狀態。

一時間,一樓大廳中慘叫聲不絕於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