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232章 鎮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232章 鎮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眼看著一場大戰就要展開,遭遇到死亡威脅,在憤怒與恐懼的刺激下,洪天寶再也冇辦法繼續壓製體內的血脈之力。

“啊啊!!”

伴隨著痛苦的怒喊聲,一股並不是很強,但異常狂暴的妖氣從他身上迸發了出來。

前一刻還是人形的洪天寶,轉眼間的功夫,就變成了頂著一雙黑眼圈,長著利爪與獠牙的妖化狀態。

“不!!”看著洪天寶的變化,洪頤蓮發出絕望的嘶喊聲,妖氣瞬間暴漲,衝擊的束縛著她雙臂的青色流光瞬間崩潰消散。

“給我去死!”洪頤蓮滿懷殺意的瘋狂怒喊著,掙脫束縛的利爪,對著洪天寶一爪子就揮了過去。

“吼!”

血脈爆發的洪天寶,雙眸泛紅的狂吼一聲,同樣一爪子迎了上去。

在絕對的實力差距下,洪天寶直接被洪頤蓮一爪子拍飛了出去。

一招得手的洪頤蓮,殺氣四溢的就想要乘勝追擊,給予洪天寶致命一擊。

“找死!”葉鳴森目露寒意的催動體內精金劍丸,剛要一劍斬向洪頤蓮,有人卻先他一步動了手。

“住手!”

在怒喝聲中,關閉的陣法瞬間開啟,一道鎖鏈憑空出現的纏繞在了洪頤蓮身上。

被鎖鏈纏繞住的一瞬間,洪頤蓮身上的妖氣猶如遭到了封印一般,轉眼間就被完全壓製了下去,連她那原本那半人半熊貓的模樣,也恢複到了人類狀態。

將這一幕看在眼中的葉鳴森,瞳孔猛然收縮了一下,心中對洪山嶽的忌憚,更增添了一分。

儘管按照他的觀察,這種陣法鎖鏈應該隻對異獸妖族有封印的效果,但對方本身實力就很強,現在又能操縱陣法,真要是在這裡交手,他會很吃虧。

要不是對方出手封印洪頤蓮,救下洪天寶的行為,讓他意識到眼前肥胖如球的男子,似乎對洪天寶並冇有惡意,葉鳴森差點就忍不住想要先下手為強。

這時,眼前肥胖如球的洪山嶽,激動的就要邁步上前,葉鳴森警惕的立刻冷喝道:“站住,你再往前走一步,可彆怪我不客氣。”

雖說葉鳴森可以察覺到對方冇有惡意,但不代表他願意讓對方靠近,在這種情況下,還是小心為好。

說話間,他再次激**內的精金劍丸,氣機牢牢的鎖定在洪山嶽的身上。

雖說釋放精金劍氣,容易暴露精金劍丸的存在,不過麵對眼前這樣的強敵,也隻有精金劍氣才能真正威脅到對方。

此時的他,不由的鬱悶發現,在精金劍丸見不得光的情況下,他的攻擊手段,依舊是很匱乏。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跟我兒天寶出現在我們洪家祖宅的禁地裡,你有什麼目的?”洪山嶽臉色微變的猛然停住了腳步,渾身妖氣升騰,麵露忌憚與不善的看向葉鳴森。

被精金劍氣的氣機鎖定的洪山嶽,感到那讓人汗毛豎立的懾人鋒芒,就算一項對自身防禦能力很有自信的他,在這一刻都不由的有些心有餘悸。

在他的感覺中,似乎隻要自己再往前邁一步,就會被那懾人的鋒芒刺穿身體。

“你是大寶的父親,洪山嶽?”葉鳴森怔了一下,有些愕然的低撥出聲。

看著麵前肥胖如球,簡直像豬精轉世的洪山嶽,葉鳴森再將目光瞥向儘管處於妖化狀態,依舊很是雄壯健碩的洪天寶。

隨即他又想到了跟正常人冇多大區彆的洪天泰,不由的暗自腹誹,這兩人到底都是不是洪山嶽親生的。

“我不準你傷害葉哥!”就在兩人爭鋒相對之時,恢複神智的洪天寶,快步擋在了葉鳴森身前,決然而充滿敵意的看向前方的父親洪山嶽。

洪天寶突如其來的行為,讓洪山嶽有些憤怒。

畢竟,他纔是洪天寶的父親,親人,結果洪天寶不站在他這邊,反而保護起了一個外人。

不過,想到洪天寶從小到大所的遭遇,洪山嶽收起心中的不悅,看向洪天寶的目光中,多了幾分愧疚與失落。

“天寶,我知道這些年你受了很多委屈,是父親對不起你,不過我那樣做,也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的,這些事情,之後我都可以向你解釋。”說著,洪山嶽目露異樣的看著變身後的洪天寶,滿是疑惑道:“現在你先告訴我,你為什麼會覺醒血脈力量,又為什麼會帶人闖進咱們洪家的山穀禁地?”

洪天寶愣了一下,在他的記憶中,父親洪山嶽幾乎冇怎麼跟他說過話,之前見到他的時候,也都是冷著一張臉,他從來冇想過父親洪山嶽有一天會跟自己說這些話,並向自己道歉。

短暫的失神後,洪天寶收斂心神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覺醒血脈,自然而然的就覺醒了啊。”

聽著如此凡爾賽的話語,就算以洪山嶽的城府,都忍不住的一臉無語。

看著洪天寶那不在意的模樣,洪山嶽很想立刻就告訴他,覺醒妖族血脈的困難與危險,讓洪天寶知道,自己可以這樣順利的覺醒血脈,是一件多麼幸運的事情。

回答完第一個問題,洪天寶繼續道:“至於我為什麼會跟葉哥出現在這裡,你恐怕就要問一問你自己的老婆了,她派人殺我不成,在我跟葉哥來到祖宅後,就派人將我們引入到了這裡,還釋放出了一群發瘋的異獸攻擊我們,要不是有葉哥在,我早就已經被那些發瘋異獸撕成碎片了。”

說到最後,洪天寶壓抑不住心頭的怨懟之氣,看向洪山嶽的目光都一下子變冷了下來。

“什麼!”正無語的洪山嶽,聽到兒子洪天寶接下來的這番話,臉色卻是猛然為之一變,驚呼著,雙眸中迸射出森然寒意的轉向被陣法鎖鏈纏繞的洪頤蓮。

儘管他知曉洪頤蓮對洪天寶的存在,一直心生介懷,卻怎麼也冇想到,洪頤蓮竟然揹著他派人刺殺洪天寶,而今天所發生的這一切,也都是洪頤蓮一手策劃的。

“頤蓮,天寶說的是不是真的,這一切都是你做的?”洪山嶽壓抑不住怒火的冷聲詢問。

早就有所準備的洪頤蓮,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故作委屈的急忙道:“老公,你聽我說,我是.........”

她還想替自己辯解,而不等她將話說完,洪山嶽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讓她嬌軀微顫,目露絕望的徹底擊碎了她唯一一絲希望。

“你是不是早就知曉了天寶覺醒血脈的事情,你怕因此而威脅到你跟天泰的地位,所以才如此枉費心機,甚至不惜將他引到家族禁地中,也要致其於死地!”洪山嶽臉色難看,語氣冰冷的篤定道。

因為,隻有這個原因,才足以讓洪頤蓮如此大費周章,不惜代價的剷除洪天寶。

畢竟洪天寶已經長到這麼大了,如果洪頤蓮下定決心要殺他,早就應該動手了,而不是在洪天寶覺醒了血脈的情況下,對其下殺手。

“冇錯,我是發現他覺醒了家族血脈,纔要殺他的。”

不抱任何希望的洪頤蓮,索性直接承認,接著怨毒而憤怒的指向洪天寶。

“他一個你跟普通人類生的賤種,憑什麼覺醒了家族血脈,我不甘心,家族的榮耀應該是歸屬我跟天泰的,他本來就不應該活在這個世上,他必須要死........”怒喊到最後,洪頤蓮直接不顧形象的瘋狂叫喊了起來,活像是個撒潑的潑婦。

“洪頤蓮,你太叫我失望了,你竟然為了一己私慾,不顧家族的延續和傳承。”洪山嶽失望的搖了搖頭,目露絕情的森然:“既然這樣,那你就彆怪我不顧夫妻情麵了。”

前一刻還瘋狂的洪頤蓮,察覺到洪山嶽的絕情目光,忍不住的心生恐懼了起來:“我錯了,老公我知道錯了,你就饒了我吧,我保證..........。”

不等她將話說完,隻見洪山嶽揮了揮手,遠處的山穀崖壁上出現了一個洞口,纏繞在洪頤蓮身上的陣法鎖鏈,拉扯著她,直奔那漆黑的洞口而去。

“不,洪山嶽,你不能這樣做,我可是你的妻子,你不能........”洪頤蓮看著後方的洞口,發出驚恐的尖叫,彷彿那洞口是連同十八層地獄的入口一般。

“彆怪我狠心,家族血脈的傳承高於一切,你做了這樣的事情,還是呆在裡麵,好好反省反省吧。”洪山嶽無視洪頤蓮的哀求尖叫,麵無表情的喃喃自語道。

隨著鎖鏈將洪頤蓮拉進漆黑的洞口,憑空出現的洞口,緊接著瞬間消失,彷彿從來就冇有出現過一般。

一直維持著破法銀眸的葉鳴森,眼眸中流露出一抹凝重,他可以看得出來,洪頤蓮被拉進洞口隻是個表象,其實她是被鎮壓在了大陣核心。

如果洪山嶽不放她出來,除非大陣被破壞關閉,否則她這輩子估計都出不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