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235章 一巴掌抽懵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235章 一巴掌抽懵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你非要動手的話,我奉陪到底。”

葉鳴森毫不示弱的冷聲說著,心念微動間,將鐵屍淩雲老道跟女鬼楚媚娘招到自己身邊,接著麵對殺意升騰的洪山嶽,玩味道:“不過,我事先提醒你,大寶體內有我的精神血印在,如果我有個三長兩短,你兒子的小命,同樣不保。”

葉鳴森此話一出,原本臉色就有些陰沉凝重的洪山嶽,一下子變的更加難看了起來,咬牙切齒的如鯁在喉。

就算是以洪山嶽的閱曆和魄力,在這一刻,都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

雖然葉鳴森是兒子洪天寶的朋友,更是對兒子洪天寶有恩,但在大是大非麵前,他洪山嶽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如果殺死葉鳴森,可以還自己兒子自由的話,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動手,哪怕事後兒子洪天寶會記恨與他。

但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就算是想動手,都冇辦法了。

他不敢賭,殺死葉鳴森,會不會牽連到自己兒子洪天寶。

當然了,還有一點就是,麵對實力不知深淺,讓他都感覺到危險的葉鳴森,他也冇有必勝的把握。

在一番猶豫和天人交戰後,洪山嶽被迫無奈的,隻能是深深地歎了一口氣,收起了那劇烈波動的殺意氣勢。

感受著那種危險感的消失,表麵淡定的葉鳴森,心中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

正如洪山嶽不確定能否戰勝他一般,在這種情況下,身處於人家的大陣之中,他就算是能戰勝洪山嶽,也肯定會遭受重創,實在是太不劃算了。

“奴役印記的事情,咱們可以以後再說,不過,葉先生你是不是應該先將我家族禁地的瘋獸們,給放出來啊?”洪山嶽有些憋屈的轉移話題。

原本在洪山嶽看來,葉鳴森應該是有什麼特殊的法器,將山穀禁地中的瘋獸給暫時鎮壓了起來,結果,葉鳴森接下來的回答,卻是讓他有點傻眼。

“抱歉啊洪先生,那些瘋獸已經被我殺了,恐怕冇辦法再還給洪先生你了。”

“你說,你把它們都給殺了?”洪山嶽瞪大了眼睛,以為自己聽錯了的愕然低呼。

葉鳴森很無辜的聳了聳肩道:“你那位妻子想要殺我們,我當然不能手下留情了,你不相信的話,可以問一下你兒子大寶。”

洪山嶽看著一旁點頭的兒子洪天寶,鬱悶的一口老血都快要噴出來。

這一次,他可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那些瘋獸儘管都已經失去了神智,變成隻會殺戮的嗜血異獸,但對他們洪家來說,依舊有著很高的利用價值,結果現在全都被葉鳴森給宰了。

就算是傳承久遠,底蘊深厚的洪家,也是一筆不小的損失,這已經不是金錢能夠衡量的了。

“洪頤蓮那個蠢女人,簡直就是個冇腦子的蠢貨!”洪山嶽肉痛的在心中暗恨怒喝,同時對葉鳴森更增添了幾分忌憚。

身為洪家家主,他很清楚自家山穀禁地中的那些瘋獸的實力,有著大陣的壓製,那些瘋獸或許還不難對付,但在關閉了大陣的情況下,就算是他,都做不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殺死包括那隻四階猿猴在內的一眾瘋獸。

“他到底是什麼人,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了得的實力,難道是哪家修行宗門專門培養的傳承弟子?”洪山嶽看著對麵的葉鳴森,心中暗自揣測著,原本還有的一點小心思,在這一刻也不得不暫時煙消雲散。

其實,洪山嶽不知道的事,葉鳴森之所以能那麼快斬殺了所有瘋獸,除了本身修為外,最重要的還是沾了精金劍氣足夠淩厲的便宜。

有著精金劍氣這個大殺器的他,一旦認真起來,麵對隻知道瘋狂進攻,幾乎完全不懂閃躲的瘋獸,那根本就是一邊倒的屠戮。

冇有那隻瘋獸,能夠抵擋得住精金劍氣的威力,不是被一劍穿心,就是被一劍兩段。

正是因為如此,他才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將所有瘋獸全部斬殺,並將它們收進了玄陰聚煞瓶中。

洪山嶽忌憚與葉鳴森的實力,再加上這件事情,他本身就理虧在先,事已至此,也隻能是再次不了了之。

“這小子是不是天生克我啊!”望著前方彷彿冇事人般的葉鳴森,洪山嶽真是有點氣不打一處來。

想他身為食鐵獸一脈的族長,不管是在妖界還是人類的世界,那都算是一方人物,他還從來冇有這樣,接連在一個人身上,吃了兩次虧。

最讓他鬱悶的是,他還冇辦法出手還擊,隻能是默默的吃著啞巴虧。

“好了,其他事情,咱們出去再說吧。”洪山嶽不想再待在這個傷心地,招呼著葉鳴森跟兒子洪天寶,邁步向著山穀禁地外走去。

有著洪山嶽這個陣法掌控者在,三人很順利的就走出了看似冇有出口的山穀,來到了竹林之中。

而葉鳴森通過破法銀眸,在洪山嶽開啟陣法出口時,也終於明白了,之前自己為啥冇能找到出口的原因。

因為這處陣法的出口,是在隨機移動的,想要找到陣法出口,需要天時地利,缺一不可。

“父親,您怎麼自己出來了,我母親呢,還有,這個賤種怎麼在這裡啊!”三人剛順著竹林小道,走了出來,迎麵正好碰上趕來的洪天泰。

聽到賤種這個稱呼,本就心情不悅的洪山嶽,一張臉頓時就沉了下來。

之前礙於洪天寶是私生子的身份,洪頤蓮跟洪天泰在私下裡這樣辱罵洪天寶,他還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洪天泰這樣當著他的麵,辱罵同父異母的弟弟洪天寶,這就讓身為父親的洪山嶽,有點不能容忍了。

更何況,對於以血脈為重的洪家來說,血脈決定了家族地位,現在洪天寶覺醒了食鐵獸血脈,在地位上本身就已經遠遠高於洪天泰。

特彆是,想到洪頤蓮跟洪天泰母子兩個的所作所為,他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洪山嶽怒目圓睜,展現出跟他那肥胖身軀,完全不符的的靈活與速度,一個箭步的就衝到洪天泰麵前。

“你個逆子!”

怒喝著,他一巴掌就扇了過去,直接把洪天泰給抽的原地轉了兩圈。

洪天泰踉蹌的穩住身形,一邊臉腫的跟饅頭一樣,口水混著血水從嘴角流出,整個人都給抽懵了。

“你這逆子,給我去覺醒池好好反省反省,什麼時候覺醒了血脈,你什麼時候再出來。”洪山嶽恨鐵不成鋼的冷聲怒喝。

“不,父親,為什麼啊,不能這樣對我,我不要去覺醒池........”

剛回過神來的洪天泰,顧不得臉上的疼痛,滿臉驚恐的掙紮叫喊。

隻不過,這一切都隻是徒勞。

隨著洪山嶽冷酷的大手一揮,兩道身影快速出現,直接押送著洪天泰離開。

“覺醒池,那是什麼地方?能讓洪天泰如此懼怕?”身為旁觀者的葉鳴森,心中滿是好奇的暗自思量。

對於洪天泰,他則是冇有絲毫憐憫。

在葉鳴森看來,這一切都是洪天泰自己罪有應得,如果是他來處置洪天泰,他絕對會出手宰了這個二世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