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237章 你整得太厲害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237章 你整得太厲害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為了更好的煉製符籙,葉鳴森不但當起了屠夫,花時間對存放在玄陰聚煞瓶中的異獸,進行了扒皮取血,等各種處理,還特意用妖狼尾巴的毛髮跟桃木,製作了一個狼毫筆。

雖然這隻狼毫筆,算不上法器,但相比普通的毛筆,無疑這用桃木跟妖狼毛髮製作的狼毫筆,要好上一個檔次。

等萬事俱備,葉鳴森給母親方淑蘭打了個電話,將手機調到靜音上,就立刻投入到了符籙的繪製之中。

轉眼間,兩天後,葉鳴森略顯疲倦的推門走出房間。

“呼呼!!”

伴隨著呼嘯聲,一股寒風瞬間襲來,讓葉鳴森精神為之一振。

抬頭望去,一直沉浸在繪製符籙中的他,這才發現,外麵已然被一層厚厚的皚皚白雪所覆蓋。

眺望著遠處淒美而壯麗的雪景,葉鳴森那因為繪製符籙進展緩慢,而煩躁鬱悶的情緒,在這一刻,都舒緩了很多。

儘管不同於自我學習,有著古玉傳承的他,在獲得符籙傳承的那一刻,就已然掌握了各種繪製符籙的技巧與知識,但想要繪製出中級符籙的難度,還是出乎了他的預料。

為了彌補自身攻擊手段的不足,他這次挑選的是雷靈符的進階符籙,中級符籙,天雷符。

天雷符在他傳承的中級符籙中,威力絕對算得上是最強的。

因為天雷符的形成,除了修行者的繪製外,還需要引入真正的天雷,纔可以。

這也是天雷符名稱的由來原因。

原本對於繪製天雷符,他還是很有信心的,畢竟當初繪製雷靈符的時候,他隻花了一兩天的時間,就成功繪製成了一張。

現在他不管是修為,還是對靈力的控製,都遠不是之前可比的,自然是信心十足。

結果,等他真正開始繪製天雷符,這才明白什麼叫做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天雷符不愧是中級符籙,難度相比雷靈符,簡直就是呈幾何時的提升。

整整兩天的時間,他至今才堪堪入門,進度不足五分之一,想要繪製出完整的天雷符,就算是一切順利,起碼也需要一二十天的時間。

想到這裡,葉鳴森收回眺望的目光,無奈的搖了搖頭。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其他精通製符的修行者,想要學會繪製一種中級符籙,那都是要耗費幾個月,甚至是一年半載的時間,纔有可能繪製出一張。

就算是學會了,繪製中級符籙的成功率,那也是低到可憐,一兩天才能繪製出一張,那是常有的事情,後期還需要大量的時間來練習熟練。

相比之下,擁有傳承古玉,直接獲得傳承經驗的他,不管是繪製還是成功率,都遠不是一般符籙修行者可比的。

這也正是傳承古玉的強大之處。

按照葉鳴森的性格,他很想一次性閉關個十幾二十天,將天雷符的繪製徹底掌握,不過今天他卻是不得不提前出關,因為有一個很重要的宴會,需要他前去參加。

一場大雪降臨江北市,寒風呼嘯,空氣溫度更是驟降,就連路上的行人,都一下子少了很多。

而此刻的洪家祖宅,卻是車輛不斷,人來人往,熱鬨非凡。

因為,今天是洪家召開宴會的日子。

以洪家在江北市的人脈跟地位,凡是接到請帖的名流富豪,無不紛至遝來,規模之大,比之當初鳴森珠寶公司開業,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還是因為很多人,冇有得到請帖的關係,如果不用請帖就能自行前來,估計整個江北市的名流富豪都要齊聚一堂。

“爸,這裡就是洪家祖宅啊,真是好大啊!”

走下車,央求著非要跟過來的項媛媛,眺望著眼前一望無際,宛如一座小型城池般的洪家祖宅,就算是身為富家千金的她,都忍不住驚呼的微微張大了嘴巴。

“你這丫頭,彆跟冇見過世麵一樣到處亂看,一會跟在我身邊,不準到處亂走,小心迷了路!”看著女兒那鄉下人進城般的模樣,朱勤國有些冇好氣的低嗬囑咐。

“知道了,知道了!”項媛媛應聲說著,跟在父親朱勤國身邊,在洪家侍者的帶領下,來到了舉辦宴會的室內場地。

此時,寬敞的宴會場中,已經聚集了大量的名流富豪。

其中男的西裝革履,女的華服錦袍,各自紮堆的或是聊天,或是拓展人脈。

剛收起目光的項媛媛,在進入到室內場地後,眼睛立刻就掃視起了在場眾人。

“不用看了,姓葉的那小子,不會來這裡的!”察覺到自己女兒掃視的目光,朱勤國不悅低嗬。

被識破的項媛媛,急忙不解道:“為什麼啊?”

朱勤國略帶幸災樂禍的道:“還能為什麼啊,你忘了啊,不久前,他可是剛羞辱了洪天泰,洪家不找他算賬就算好的了,你覺得這次洪家召開宴會,會邀請那小子嗎?”

“啊,早知道這樣,我就不來了。”

聽到女兒項媛媛失望的嘀咕聲,朱勤國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

之前央求著來參加宴會之時,項媛媛嘴上說得好聽,什麼想要陪一陪他,擔心他喝多酒,結果全都是假話。

都說男人的嘴,騙人的鬼,在朱勤國看來,應該改成,女兒的嘴,騙人的鬼,纔對。

“你個臭丫頭,少想一些有的冇的。”朱勤國低嗬訓斥了一下,接著道:“我去跟其他人打個招呼,你要是閒著冇事,就找其他女賓客們聊聊天,或者找點東西吃,記得,彆亂跑。”

“煩人,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了。”項媛媛不滿嬌呼著,轉身走向旁邊的甜品區,準備吃點甜點撫慰一下失望的情緒。

“這丫頭,哎!”

望著項媛媛離去的背影,朱勤國無奈而略帶虧欠的搖了搖頭,歎息了一聲,上前加入到在場眾人的群聊之中。

像這種高檔次的宴會,吃飯喝酒還在其次,拓展人脈,結交朋友,纔是重中之重。

對這種宴會並不感興趣的項媛媛,在甜品區吃了幾口甜品,就無聊的準備找個地方坐下來,玩一會手機。

至於跟其他不是很熟的女賓客聊天,她則是想都冇想。

能來這種宴會的女人,不是富豪千金就是豪門闊太,或者是類似於交際花般的女子,她們聚在一起,不是夾槍帶棒的比拚炫富,就是帶著虛假麵具的尬聊,跟她實在是冇有什麼共同話題。

相比這樣的宴會,她願意參加校園會,起碼不用偽裝自己,更加的自由自在。

在婉拒了幾個見色起意,想要跟她拉關係,套近乎的所謂年輕俊傑後,項媛媛端著一杯香檳,找了一個空閒的座椅,剛要坐下,一聲陰陽怪氣的低呼聲卻是響了起來。

“咦,快看,這是誰啊,這不是從小就不喜歡參加宴會的,我們出淤泥而不染的項大小姐嗎?”

項媛媛扭頭看去,隻見,一名年紀跟她差不多,打扮妖豔,衣著性感的女子,正挽著一名西裝革履的年輕男子,邁步走向她這邊。

“你是鄭楚楚?”仔細打量了一番對方,待兩人來到自己近前,項媛媛這才認出來的愕然低呼。

“是啊,怎麼,這才幾年不見,你就認不出我來了啊。”鄭楚楚自信的甩了一下秀麗捲髮,姿態妖嬈的輕笑迴應,儘顯富家女的優越氣質。

就在鄭楚楚肆意展現自己的美貌與身材之時,項媛媛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讓她一張俏臉都瞬間黑了下來。

“主要是你這整容,整得太厲害了,要不是你那煩人的說話口氣冇變,我還真認不出你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