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24章 失傳醫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24章 失傳醫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李東昇的一番話,不無道理,讓雷清風都有些遲疑。

剛纔葉鳴森說出那樣的一番醫學理論,讓他聽得是如癡如醉,下意識的就將葉鳴森認為是醫術水平高超的奇人,現在徒弟的一番話,卻是讓他心生動搖。

畢竟,正如徒弟李東昇說的那般,不管是中醫還是西醫,都不是紙張談兵的職業,光靠理論知識和嘴皮子功夫,是冇辦法給人治病的。

如果是剛開始的時候,李東昇這樣說,葉鳴森根本懶得理會。

但事已至此,李東昇還想汙衊他,就讓他心中窩了一把火了。

之前他覺得李東昇還算是個有責任心的醫生,這纔沒有跟對方撕破臉,讓他太過於難堪,現在李東昇不知好歹,一而再的咄咄逼人,卻是讓他忍無可忍。

“嗬嗬,你說我隻會紙上談兵,是個大忽悠是吧。”

葉鳴森對著李東昇冷然一笑,轉頭掃視了一眼在場眾人,很快視線就鎖定了一名五十來歲,麵色灰暗,乾瘦如柴,並且咳嗽不止的老者。

“這位大爺,你的咳嗽是不是已經持續好幾年了,晚上睡覺的時候,胸口發悶,睡著睡著還會被憋醒過來。”葉鳴森邁步來到老者近前,雙眸閃爍過淡淡銀光的出言詢問。

“額!”乾瘦老者愣了一下,咳嗽的老實回道:“是,是啊,醫院說我是慢性肺癆,冇辦法根治,隻能吃藥慢慢調理,西藥太貴,我就來找中醫看一看了。”

葉鳴森點了點頭,對著乾瘦老者繼續道:“你將雙手伸出來,我給你把把脈。”

遲疑了一下,乾瘦老者還是依言將乾癟的雙臂伸了出去,葉鳴森雙手探出,手指準確的扣在了乾瘦老者雙臂手腕的脈搏上。

“這,這是陰陽把脈術!”看到這一幕,雷清風忍不住的驚撥出聲。

他隻在一些古老的醫術典籍中,纔看到過關於陰陽把脈術的記載,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能同時給左右手,一起把脈。

“師傅,你彆被他給騙了,我看他就是在裝模作樣,什麼陰陽把脈術,他就是在忽悠人。”決心維護老師聲譽和地位的李東昇,毫不猶豫的對葉鳴森進行否決和貶低。

聞言,雷清風頓時眉頭一皺,麵露不悅,對這個一直維護自己的徒弟,心生不滿。

俗話說得好,外行看熱鬨,內行看門道。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冇有。

在葉鳴森施展陰陽把脈術的時候,他就看出了葉鳴森的把脈功力,那絕對不是能假裝出來的。

按理說,得到他真傳的徒弟李東昇,也應該能看得出來纔對,結果李東昇卻依舊如此言語,簡直就是睜著眼說瞎話。

要不是,他怕打擾到葉鳴森把脈,以他的性格,早就出言嗬斥了。

並冇有注意到,自己的話,已經將師傅惹怒的李東昇,緊盯著把脈的葉鳴森,腦海中思考的,全是如何詆譭葉鳴森,保住自己師傅名聲的想法。

他這樣做,是為了師傅雷清風好,然而,如此一來,他卻失去了一名醫生該有的道德與胸懷。

“大爺,你的病情拖延了太長時間,已經侵蝕到了五臟六腑,想要治好,很難。”把完脈,葉鳴森根據脈象,如實講述。

“嗬!!”李東昇冷笑一聲,臉上露出鄙夷和幸災樂禍。

這名乾瘦老者的病情,他同樣知曉,就算是他都無可奈何,區區一個毛頭小子,怎麼可能治得了。

而身為當事人的乾瘦老者,隻是苦笑了一下,並冇有太多的情緒變化。

因為,他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說法。

這些年,他找了不少醫生看病,幾乎結果都相差無幾。

就在乾瘦老者無奈和絕望之時,葉鳴森接下來的話語,卻是讓他精神為之一振。

“當然了,如果你要是信得過我,我可以給你鍼灸一番,再給你開上一副藥,隻要你持續喝上一年半載,或許不能除根,但足以讓你不用忍受病痛,安穩的度過餘生。”

“你,你說的是真的!”乾瘦老者身軀微震,激動的看向葉鳴森。

葉鳴森自信點頭:“當然,我說的話,句句屬實,要是出了什麼問題,你儘管可以找我負責。”

不等乾瘦老者開口迴應,李東昇就迫不及待的出言勸說道:“老吳頭,你要想清楚,這人就是個騙子,你小心自己上當受騙。”

乾瘦老者遲疑了一下,不過緊接著,他就搖頭苦笑了起來。

“多謝李先生的好意,我一個窮老頭,有什麼能被人騙的,既然這位小兄弟有信心,那我願意試一試,就算真出了什麼事情,我也不怪你。”乾瘦老者豁達的笑道。

不是他對葉鳴森有多信任,而是他實在是受夠了肺癆病的折磨,已經冇有其他路可走,與其這樣咳嗽病死,還不如拚一把,就算真的被治死了,他也能早日脫離苦海。

“好,既然大爺你相信我,那咱們就開始吧。”葉鳴森無視叫囂的李東昇,讓大爺先行脫掉上半身的衣服。

雖說周圍有不少的人,不過老吳頭都一把年紀了,自然不在意這些,立刻很是配合的就將上半身的衣服給脫了個精光,露出黝黑乾瘦的上身。

葉鳴森將目光轉向旁邊的雷清風道:“雷老,不知能否借用一下貴店鍼灸用的銀針。”

“好,您稍等!”

雷清風很是痛快的點了點頭,轉身走入內屋,將自己專門用來鍼灸的上等銀針給取了出來,將其交到了葉鳴森手上。

看到這一幕的李東昇,急忙湊到雷清風近前的氣急低呼:“師傅,你糊塗啊,你怎麼能將自己用的銀針給他呢,他這是在砸咱們清風堂的招牌啊,再說了,他要是給老吳頭治出問題來,或者是出了人命,咱們清風堂都會受到牽連的,我.........。”

“行了,我自有主張!”雷清風略顯不耐煩的抬手打斷了徒弟李東昇的勸說,目光緊盯向給老吳頭鍼灸治病的葉鳴森。

他很期待,葉鳴森能展現出什麼樣的鍼灸手段。

“這,這是驚鴻懸空針!”

隨著葉鳴森開始鍼灸,雷清風逐漸麵露震驚,壓抑不住的低撥出聲。

相比驚呼的雷清風,圍觀者們,則是被嚇得急忙向著四周閃躲。

隻見,葉鳴森手持銀針,雙手揮舞間,將一枚枚銀針,如暗器般射向黑瘦老者,驚鴻一閃,就深深的刺進了他的體內。

這哪是鍼灸,簡直就跟耍雜耍一般,嚇得幾名婦人都閉上了眼睛。

在外行人看來,很是驚險刺激,但在內行人雷清風眼中,葉鳴森的如此行為,卻是讓他驚為神人。

“這是失傳已久的驚鴻懸空針!”雷清風嚥了一口口水,老臉微顫的激動低呼。

“師傅,他這就是嘩眾取寵,你.........”

“給我閉嘴,你再胡言亂語,就不要認我這個師傅了!”

不等李東昇將詆譭的話語說完,雷清風就不耐煩的怒聲嗬斥。

在這個過程中,他的目光依舊緊盯著鍼灸的葉鳴森,生怕錯過任何一處細節。

被嗬斥的李東昇,滿臉錯愕與難以置信,他不明白,自己是為了維護師傅,維護清風堂,師傅為什麼如此嗬斥自己。

此刻的雷清風,根本不知道徒弟李東昇的不滿,而且就算他知道,也冇時間去理會,他現在完全沉浸在葉鳴森施展的驚鴻懸空針的玄妙之中。

完成了最後一根銀針的鍼灸,葉鳴森暗自鬆了一口氣,儘管他現在已經不同以往,但這畢竟是他第一次施展這種鍼灸法,心裡還是微微有些緊張的。

不過,待他轉頭看到現場眾人,特彆是雷清風那震驚的麵部表情後,心情頓時就好了不少。

他之所以施展驚鴻懸空針,為的就是營造出這樣的效果。

相比其他鍼灸技巧,無疑驚鴻懸空針最具有觀賞性,更能讓在場眾人見識到他的厲害,省的再有人汙衊與他。

紮完鍼灸後,前一刻還是咳嗽不停的乾瘦老頭,不管是咳嗽頻率,還是咳嗽力度,都有了明顯緩解,那如拉風箱的呼吸聲,也變的正常了很多。

在葉鳴森的破法銀眸下,乾瘦老頭身上的生命之氣明顯大漲,特彆是肺部那黑灰色的生命之氣,更是有了很大改善。

如此神奇的一幕,讓在場圍觀群眾們,紛紛驚歎不已。

“給我紙筆!”始終保持淡定自若的葉鳴森,對著之前接待自己的那名服務員說道。

服務員不知道該怎麼般的看向雷清風跟李東昇,李東昇還想開口,卻被師傅雷清風搶先。

“冇聽到嗎,給這位先生去拿紙筆。”雷清風不悅的出言催促。

聞言,這名服務員不敢怠慢,立刻轉身拿起桌子上的紙筆,將其遞給了葉鳴森。

接過紙筆,葉鳴森刷刷點點,很快就寫了一副藥方,將其遞還給那名服務員。

“你不用管了,我來吧。”在這名服務員愣神之際,雷清風上前拿過藥方,打發這名服務員的同時,目光轉向手中的這副藥方。

“好,好,好,這副藥方太精秒了,冇想到炙熱之物,還可以這樣用。”

觀看藥方的雷清風,忍不住的誇讚驚呼,目光中滿是驚奇與讚歎。

相比之前那個藥方,這個藥方無疑要簡單的多,不過其中一些藥物的搭配與使用,依舊是讓雷清風受益匪淺。

欣賞了一番藥方後,堂堂的中醫大家,被稱為清風老人的雷清風,竟然如藥方學徒般,親自為葉鳴森動手抓藥,看的在場眾人大跌眼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