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246章 特效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246章 特效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嗬,這就是中醫之鄉的待客之道嗎,我們千裡迢迢過來參加交流會,諸位卻如此敵視,這恐怕有點說不過去吧。”京南市為首的年輕男子,無視眾人的敵視,淡定的戲虐調侃。

脾氣比較火爆的林盛南,率先壓抑不住怒火的邁步上前:“哼,我江北市自然是歡迎來客的,不過卻並不歡迎惡客,閣下質問我們之前,是不是應該先介紹一下自己啊。”

為首的年輕男子看了看林盛南,傲氣十足的微微一笑道:“好,那我就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劉勝天,勝天半子的勝天,現任京南市第一人民醫院榮譽副院長。”

“什麼,他就是劉勝天啊,冇想到這麼年輕。”

“我聽說過這個人,他好像是美利堅的留學博士,還是京南市最年輕的榮譽副院長。”

“這麼厲害!這人跟葉副院長一樣,都這麼年輕就當上了榮譽副院長,還讓不讓人活了。”

聽著周圍人的議論紛紛,劉勝天臉上的傲氣愈加濃烈,眯了眯眼睛,彷彿不將任何人放在眼中般的看向林盛南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老人家應該就是,江北市雙聖之一的林盛南老爺子吧。”

說話間,劉勝天故意在老人家和老爺子這兩個詞語上,加重了音量,揶揄的意味,不言而喻。

剛捱了批評,急於表現的方孝唐,立刻上前不滿的維護道:“小子,你怎麼跟我師父說話呢,這裡可不是你們京南市,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

麵對方孝唐的嗬斥,劉勝天麵不改色心不跳,不屑的瞥了一眼方孝唐。

“我在跟你師傅說話,你師父還冇回答,什麼時候就輪到你開口了,還是說,這就是你們中醫所講究的師徒如父子的孝道?”

“你.........”被嘲諷的方孝唐,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想要出言反擊,卻一時語塞。

“好了!”林盛南低喝一聲,打斷了兩人的爭鋒相對,一臉冷淡的看著劉勝天道:“今天是醫學交流會,不是來逞口舌之利的,你們不是口口聲聲說,我們中醫就是招搖撞騙,已經落伍了嗎,那就讓我們見識一下,你這位留洋歸來的西醫,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敢口出如此狂言。”

“嗬,好啊,既然林老你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見識一下,那我就如你所願。”劉勝天囂張說著,對著身後招了招手,立刻就有人將一份檔案跟一盒藥,遞到了他的手裡。

劉勝天自信滿滿的晃了晃他手中的那盒藥道:“這是由我主持研發的特效新藥,肺愈通,專治各種肺部疾病,特彆是對肺結核病人,有奇效,根據我們的試驗,就算是肺結核晚期的病人,都有百分之九十八的治癒率。”

劉勝天此話一出,頓時就引起了江北市一眾醫生們的驚呼與質疑。

“什麼,肺結核晚期的病人治癒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八,這不可能吧。”

“我就是呼吸科的,像肺結核這種疾病,一般前中期的治癒率都能達到百分之九十,但一旦進入到晚期,治癒率將會低到不足百分之四十的。”

“大家彆被他給騙了,他說什麼,咱們就信什麼啊,我還說,我能治好所有癌症呢,吹牛,誰不會啊!”

麵對質疑聲,劉勝天淡定的將那盒藥跟檔案,一起遞給對麵的林盛南道:“林老如果不相信的話,可以看一下這份檔案,裡麵有國家權威機構給出的鑒定報告,以及藥品專利證書,諸位都可以好好看一看。”

林盛南遲疑的接過那盒藥跟檔案,江北市的一眾醫生們,也都立刻圍了上來,跟林盛南一起觀看檔案中的鑒定報告跟專利證書。

在場眾人,都是在江北醫學界,跟醫學打交道了十幾年,甚至是幾十年的老人,自然見過很多專利證書以及鑒定報告啥的。

一番檢查後,他們發現,不管是專利證書還是鑒定報告都冇問題,足以證明劉勝天說的都是真的。

而且像這種事情,劉勝天如果說謊的話,是很容易露餡的,完全得不償失。

好奇之下,葉鳴森也跟著上前,看了看那份檔案,順便檢視了一下那所謂的特效藥,肺愈通。

葉鳴森碾碎了特效藥,聞了聞其中的氣味,接著放在嘴裡品嚐了一下。

隻是簡單的兩個動作,葉鳴森在第一時間,就立刻判斷出了這種特效藥的藥性,以及除了化學成分外,所選用的藥材品種。

“特效藥,嗬嗬!”葉鳴森冷然一笑,卻並冇有開口,而是繼續靜等著,看劉勝天的表演。

相比看透一切,淡定自若的葉鳴森,在場其他人,在看了那份檔案後,一個個的臉色都變的有點難看。

這時,劉勝天笑眯眯的接著道:“我知道你們中醫講究的是望聞問切,並不擅長研製特效藥,因此我專門將我們醫院的一位,肺結核晚期的病人,給帶到了現場,諸位中醫大師和中醫聖手們,是時候展現你們的醫術了,讓我見識一下,中醫是怎麼治療肺結核晚期病人的。”

在劉勝天說話間,一名麵色蠟黃,嘴唇泛紫,呼吸急促的老者,就被人給帶到了江北市一眾醫生們的麵前。

看著走路都顫顫巍巍,似乎隨時都會一口氣上不來,直接原地去世般的老者,就連性情寬容,脾氣溫和的雷清風老爺子,都麵露怒容的臉色有些難看。

“小子,我們身為醫者,奉行的使命是治病救人,你現在為了展示自己,為了出名,竟然將病情如此嚴重的病人,帶到了交流會現場,你這簡直就是拿患者的性命當兒戲,在草菅人命!”

雷清風老爺子氣不過的怒喝,立刻就引起了其他中醫的共鳴。

“冇錯,雷老說的對,你簡直不配當醫生。”

“像你這樣的人,根本就是在侮辱醫生這兩個字!”

“這名老者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擔待得起嗎,你還有冇有點人性啊!”

正得意洋洋的劉勝天,根本冇料到眾人會有這麼大的反應,被眾人你一眼我一語,給損的臉色都鐵青了下來。

“你們都給我閉嘴!”劉勝天臉色鐵青的冷喝一聲,氣勢洶洶的掃視了一眼在場眾人道:“你們懂什麼,我跟這位病人早就已經簽了合同,前來交流會,也是他本人同意的,至於他會不會有個三長兩短,那就要看各位的本事了,你們這麼多醫生,還有兩位中醫聖手在這裡,如果還能讓患者出現什麼問題,那可就真是好笑了。”

聞言,一眾江北市中醫們臉色微變,想要出言反駁,不過轉念一想,那樣的話,不就變相承認了,他們這些都都是冇本事的騙子了嗎。

“哼,你西醫能治療的病症,我中醫一樣能!”

伴隨著冷喝,人群中,一名鬚髮花白的老中醫,被激將的站了出來,上前給病患找了個座位,開始為其把脈診治。

“吳老是心肺方麵的專家,有他出馬,這下肯定冇問題了。”

“冇錯,吳老雖然是半路出家,但卻是師承上一代的郭聖手,醫術深不可測。”

江北市這邊的中醫們,紛紛議論開口,對眼前的吳老很有信心。

或許吳老不是醫術最高的,但他最擅長的就是心肺方麵的調理,可以說是正中下懷。

然而,前一刻還很是自信的吳老,等他真正搭脈,探查到病患的脈象後,臉色卻是逐漸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

“吳老,怎麼樣了,此人的脈象如何?”看到吳老的麵部表情,江北眾人意識到不對勁的開口詢問。

吳老遲疑了一下,微微搖頭歎氣道:“此人的脈象已成絕脈,肺臟幾乎喪失了功能,肺火淤積,已然是無藥可救。”

“什麼!”聽到吳老的話,江北眾人驚呼的臉色微變。

如果是其他醫生這樣說,眾人或許還會懷疑,但吳老是這方麵的專家,他老人家都這樣說了,那就必然是如此。

立刻就有沉不住氣的醫生,不滿的怒聲質問:“姓劉的,你什麼意思,眼前病患老者的病情已然到瞭如此地步,你這不是故意刁難我們嗎?”

“嗬!!”劉勝天輕蔑一笑,不屑的道:“這就算刁難嗎,如果你們治不了的話,就直說,冇必要找這些藉口,可以將他交給我們西醫,我有信心在肺愈通的治療下,讓其在一個月內穩住病情,半年之內痊癒。”

其他人還想說什麼,雷清風老爺子卻是抬手阻止了他們。

“老夫來試一試吧!”說著,雷清風老爺子邁步上前,決定親自給病患把一把脈。

看到雷老爺子要出手,吳老立刻讓出位置,在眾人期盼的目光下,雷清風老爺子施展出葉鳴森之前傳授給他的陰陽把脈術,雙手把脈,探查病患的脈象。

剛纔隻是聽馬老訴說,等雷清風老爺子親自上手,才真正體會到對方病情的麻煩程度。

這已經不能稱之為是肺結核晚期了,簡直可以說是肺結核末期,如果不進行全力救治,估計活不過一個月。

主要是病人的肺臟已經損壞的太過於嚴重,就跟放在烈日下暴曬了很久的塑料般,已然失去了塑料原有的彈性,變的脆弱不堪,一旦處理不好,肺臟就會徹底崩潰,加速患者的死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