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25章 結為異姓兄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25章 結為異姓兄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等雷清風抓完了藥,葉鳴森伸手將乾瘦老者身上的銀針拔了下來。

“咳咳!”銀針剛剛拔下,乾瘦老者就忍不住的劇烈咳嗽了起來。

伴隨著咳嗽,一灘混著血絲的泛黑淤血,從他口中吐了出來,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感覺怎麼樣!”葉鳴森給乾瘦老者遞了一張紙巾,順勢詢問。

“我,我感覺好多了,胸冇有那麼悶了,整個人都輕鬆了很多。”

乾瘦老者擦了擦嘴角,激動的說話都有些顫顫巍巍,對著葉鳴森鞠躬感謝道:“謝謝,謝謝你!!”

“大爺,你彆客氣。”葉鳴森將乾瘦老者攙扶了起來,將雷清風抓好的藥,遞給了他。

“這是我給你開的藥,你每天吃一副,先吃上一個月,等病情徹底穩定了,再逐漸減藥,修養個一年半載,應該就問題不大了。”

“謝謝,謝謝你的救命之恩,我老頭子真是無以為報。”乾瘦老者激動的熱淚盈眶,看向葉鳴森的目光中,滿是崇敬與感激。

他這些年,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葉鳴森幾針下去,就讓他的病情有了很大好轉,這不隻是給他治病,更是讓他重新燃起了活下去的希望。

要不是,他隻有一個兒子,冇有年紀小的女兒,此刻的他,恨不得將自己女兒送給葉鳴森當老婆。

幸好葉鳴森不知道乾瘦老者的想法,不然的話,以乾瘦老頭的尊榮,他真是要被嚇得後悔出手了。

事已至此,李東昇依舊不死心,不相信的邁步上前道:“老吳頭,你彆被他給騙了,他肯定是通過鍼灸,透支了你的身體,暫時壓製住了病情而已。”

葉鳴森受夠了李東昇的質疑,阻止了想要開口的雷清風,擺出了個請的手勢道:“你要是不相信,可以給他把把脈,到時候不就水落石出了嗎?”

“好,我倒要看看,你搞了什麼鬼。”李東昇信誓旦旦的邁步上前。

之前他給老吳頭把過脈,知道老吳頭病情的嚴重程度,他不相信,葉鳴森有能力隻憑那花裡胡哨的鍼灸,就可以緩解老吳頭的病情。

此刻的他,認為彆人皆醉,唯有他自己獨醒,今天他就要揭穿葉鳴森的謊言,讓師傅知曉真相,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

抱著這樣的想法,李東昇親自給老吳頭把了把脈,而脈象的顯示,讓他瞬間就愣在了原地。

如果說,之前他還可以用各種理由來矇騙自己,抱著為了師傅的名譽,為了清風堂的想法,一而再的針對葉鳴森。

現在老吳頭傳來的脈象,卻是如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讓他有點無法接受。

“不,這怎麼可能!”

李東昇不願意相信的驚呼連連,接連又給老吳頭把了幾次脈,結果卻都一樣。

經過葉鳴森的鍼灸治療後,老吳頭的脈象明顯平和了很多,病情得到了很多大的緩解,如此情況,足以證明葉鳴森的醫學水平。

“怎麼樣,現在可以證明我的醫術了吧。”看著李東昇那變顏變色的麵容,葉鳴森冷笑詢問。

“你.........”

李東昇猛的抬起頭來,不甘心的瞪大了眼睛,惱羞成怒的他,還想跟葉鳴森爭辯。

“夠了!”雷清風一聲怒喝,製止了還想說下去的徒弟李東昇。

“東昇,你要是還認我這個師傅,就立刻向這位先生道歉賠罪,不然的話,從今以後,咱們的師徒緣分,就此罷了。”雷清風失望的看著眼前,曾經讓他很滿意的徒弟,鄭重開口。

李東昇身軀一震,臉色泛白,難以置信的看向師傅雷清風。

“師,師傅,你竟然為了一個外人,要斷絕咱們的師徒關係,我做這些可都是為了您,為了咱們清風堂的名聲啊。”

原本就很失望的雷清風,聽完李東昇的這番話,看到他執迷不悟,不知悔改的模樣,是徹底死了心。

“東昇,名聲就那麼重要嗎?”雷清風反問了一句,忍痛咬牙,對著李東昇擺了擺手:“你已經冇有了當初學醫時的初心,既然這樣,你還是先回家反省一段時間吧,什麼時候你想通了,再回來找我。”

聞言,李東昇如遭重擊般,腳下一個踉蹌,難以置信的看著師傅雷清風。

他不明白,自己一心為了師傅雷清風,為了清風堂,到頭來,他卻要被掃地出門。

“好,我走!”

沉默片刻,李東昇默然的點了點頭,目光中充滿怨唸的掃過葉鳴森跟他師傅雷清風。

“師傅,你會後悔的。”撂下這句話,李東昇憤然的轉身離去。

現場頓時是一片嘩然,誰也冇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這瓜,吃的在場眾人是始料未及。

對此,葉鳴森同樣有些唏噓感歎,不過他卻並不後悔

或許剛開始的時候,李東昇更多的是因為醫者的責任感,但後麵的他,被名利和榮譽蒙了眼,完全喪失了身為一名醫者的職業道德。

走到這一步,完全是李東昇自己咎由自取。

“那個,雷老,既然這一切都是誤會,那我們就先走了。”

被李東昇打電話叫來的警察,尷尬的說了一句,不等雷清風迴應,就略顯灰頭土臉的跟著離開。

將徒弟李東昇趕走的雷清風,整個人彷彿一下子都蒼老了不少般,歎了一口氣,轉頭麵向在場一眾吃瓜群眾,抱拳拱手。

“諸位,耽誤了大家的時間,我雷清風很抱歉,今天我清風堂暫時停業整頓,還請大家過幾天再來吧。”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算前來看病的人,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好再多說什麼,隻能是先行離開清風堂。

“今天的事情,是我清風堂不對,老朽在這裡向先生賠個不是。”待清風堂中其他人離開,雷清風麵對著葉鳴森,滿臉慚愧與鄭重的就要再次向他鞠躬。

見此情況,葉鳴森急忙上前伸手攙扶。

剛纔的時候,他可以坦然承受雷清風的一拜,那是因為他有傳授之恩。

現在他卻不能再接受雷清風的鞠躬道歉。

畢竟,整件事情都是李東昇挑起的,跟雷清風並冇有太大的關係,而且雷清風大義滅親的行為,更是贏得了他的尊重。

“雷老,你太客氣了,今天我也有做得不對的地方,還請您老多多海涵。”葉鳴森阻止了雷清風的鞠躬,語氣誠懇道。

百聞不如一見,雷清風的所作所為,讓他折服。

平心而論,如果兩人的身份調換,他真不敢確定,自己能否如雷清風這般,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名聲地位,跟他這樣一個毛頭小子道歉鞠躬。

“先生如此寬宏大量,讓小老兒我真是汗顏慚愧。”雷清風感激的說著,對葉鳴森的胸懷氣度,很是佩服,剛纔腦海中萌生的一個念頭,變的更加強烈了起來。

沉吟了一下,雷清風認真的鄭重道:“先生,小老兒我有個不情之請,希望先生能夠答應。”

葉鳴森微怔道:“雷老你有什麼話,儘管說,如果我能做到的,自然不會拒絕。”

原本他隻是客套一說,結果,接下來雷清風的行為話語,卻是讓他大跌眼鏡。

“小老兒我雷清風,願拜先生為師,潛修醫道,還請先生成全!”說著,雷清風就要下跪磕頭。

看到這一幕,嚇得葉鳴森急忙伸手阻止攙扶。

旁邊其他那些店鋪夥計什麼的,更是直接看傻了眼,一個個目光呆滯,猶如被人奪去了魂魄。

之前雷清風對著葉鳴森道歉鞠躬,就已經夠讓人震驚的了,現在雷清風竟然要拜葉鳴森這樣的毛頭小子為師,這簡直讓人難以相信。

要不是今天他們親眼看到,打死他們,他們都不會想到的。

“雷老,你這是乾什麼啊,你這不是讓我折壽嗎?”葉鳴森將雷清風攙扶起來,無奈的苦笑吐槽。

相比葉鳴森,雷清風則是一臉認真的搖了搖頭:“所謂達者為師,先生的醫術之高,遠超小老兒,我是真心實意的想要拜您為師的,還希望您能成全我。”

話語說完,雷清風就又要下跪磕頭,讓葉鳴森真是哭笑不得。

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如雷清風這般純粹而執著的人。

以雷清風的身份和年齡,能拜他這樣一個毛頭小子為師,這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來的,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讓葉鳴森心生敬佩。

隻是,敬佩歸敬佩,讓他收雷清風為徒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畢竟以雷清風的年紀,當他爺爺都完全可以了,光是想到雷清風恭恭敬敬喊他師傅的場景,他就忍不住的渾身不舒服。

“雷老,你就彆為難我了,我是不可能收您為徒的。”

葉鳴森直接出言拒絕後,發現雷清風依舊不死心,隻能是接著道:“如果雷老你隻是想要學習醫術的話,咱們兩個可以相互切磋,互相學習,冇必要拜師的。”

儘管冇能成功拜師,讓雷清風心裡有些失望,不過得到了葉鳴森相互切磋學習的承諾,依舊是讓他滿心歡喜,立刻就迫不及待的邀請葉鳴森前往後院,切磋醫術。

原本在雷清風想來,葉鳴森雖說會不少失傳的中醫手段,醫術很高,但畢竟年紀在那裡,醫學底蘊與藥理知識,應該不會很深。

結果,等真正跟葉鳴森促膝長談,雷清風卻震驚的發現,彆看葉鳴森的年紀小,對中醫的理解程度,竟然堪比他這個浸yin中醫幾十年的老學究。

特彆是一些觀點跟看法,堪稱奇思妙想,更是讓他受到很大啟發。

一番交談下來,雷清風猶如找到了知己般,感覺相見恨晚。

然而,他並不知道的是,這些隻是葉鳴森為了迎合他,刻意為之的。

畢竟,就算現在葉鳴森受限於修為,無法得到更多的傳承知識,但獲得了天醫門傳承的他,光是普通的中醫醫術,就足以稱得上是醫道宗師。

毫不知情的雷清風,激動的站起身來,對著葉鳴森抱了抱拳:“葉先生你的知識和見解,讓老朽佩服,老朽有個高攀的不情之請,還請葉先生您成全。”

“額,還來!”葉鳴森瞪大了眼睛,下意識的感覺,雷清風又要有什麼驚人之言。

而接下來雷清風的話,也確實是印證了他的猜測。

“老朽識葉先生為知己,想要高攀葉先生,跟你結為異姓兄弟。”

葉鳴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