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292章 聚眾逼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292章 聚眾逼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宗主魏海泉輕皺了一下眉頭,轉頭看向旁邊開口的驚雷峰峰主陳洪田,語氣略顯不客氣道:“陳峰主,不知道你有何見教?”

峰主陳洪田笑著拱了拱手:“嗬嗬,見教不敢當,我隻是有個疑惑,想要請問一下宗主。”

魏海泉眯了眯眼睛,彆人或許不清楚,但他對陳洪田此人,卻是再熟悉不過的了,這傢夥就是典型的笑麵虎。

既然陳洪田這樣說了,肯定是有著什麼陰謀,在後麵等著他。

不過在這種情況下,魏海泉也隻能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道:“陳峰主有什麼話就說,隻要是本宗主知曉的,自然會為你解惑。”

“宗主,這滄浪秘境的名額是從一眾弟子中選拔出來的,每一位都是擊敗了一個個對手,成功獲得的名額。

就連曼青師姐的弟子司徒薔薇,那都是靠著自己的實力得到的,為什麼我才閉關冇多久,最後一個名額就給與了一個冇經過選拔的剛入門弟子,這恐怕有失公允,難以服眾吧。”

聞言,魏海泉恍然的心頭冷笑,弄了半天,魏海泉還是盯著那一個秘境名額不放。

不等宗主魏海泉開口迴應,坐在旁邊的兩名宗門長老,卻是緊跟著先後發表了意見。

“宗主,我覺得陳峰主說的有道理,如果就這樣讓那名新來的弟子,前往滄浪秘境,肯定會讓一眾弟子們心生怨懟的。”

“彭長老說的有理,我也覺得這件事情,應該從長計議,不能因為一個新弟子,就破壞了規矩。”

聽著兩名宗門長老的話,宗主魏海泉的臉色微微一沉。

整個神宵宗,一共就隻有四位長老,地位之高,僅在宗主跟峰主之下,一言一行,都有著很大影響力。

就算是魏海泉身為宗門宗主,也不能無視兩名長老的意見。

如果是在葉鳴森展現出煉丹天賦之前,儘管心裡會很不舒服,但他或許會給兩位長老一個麵子,但在見識到了葉鳴森的煉丹天賦後,他卻不想因此放棄這樣一位煉丹天才。

“對於此事,不知道孫長老跟彭長老兩位,有什麼看法。”心思轉動間,宗主魏海泉將目光放在了另外兩名長老的身上。

察覺到宗主魏海泉的心思,陳洪田心中一陣冷笑。

神宵宗一共就四位長老,現在有兩位已經選擇支援他,就算另外兩人都倒向宗主魏海泉那邊,也隻不過是打了個平手。

而且,另外兩位長老中的孫長老,一項保持中立,癡迷煉丹,其他事情幾乎一概不過問。

他這裡正老謀深算的想著,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他有點傻眼。

隻見,一項不問世事的孫長老,這一次卻是主動率先站了出來。

“宗主,老夫認為,宗門威嚴同樣重要,既然已經決定了秘境名額,就不應該朝令夕改,而且新進弟子葉鳴森的天賦很高,完全有資格獲得秘境名額。”

身為宗主魏海泉心腹的彭長老,立刻順勢道:“孫長老說的言之有理,有些事情,既然已經決定了,就不能輕易更改。”

有了兩名長老的支援,宗主魏海泉底氣變足的看向陳洪田道:“陳峰主,秘境馬上就要開啟了,本宗主也認為,這件事情不宜再更改了。”

麵對這種情況,陳洪田依舊麵帶笑容的提高了音量道:“宗主此言差矣,我神宵宗一項以斬妖除魔,匡扶正義為己任,如果連宗門弟子都無法公平對待,又如何匡扶正義呢。”

隨著陳洪田的此話一出,台下的一眾驚雷峰弟子,立刻齊刷刷的跪倒在地。

“請宗主主持公道!!”

洪亮的喊聲,在神霄殿外的空場上炸響,讓在場眾人的臉色紛紛為之一變。

而身為話語主角的宗主魏海泉,則是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他冇有去看台下的一眾驚雷峰弟子,而是目露陰沉的看向身旁的陳洪田。

因為,他很清楚,驚雷峰弟子們之所以會這樣說,肯定是陳洪田這個峰主指使的。

被魏海泉凝視的陳洪田,則是笑容以對,彷彿這一切都跟他無關一般。

凝視了片刻,魏海泉壓抑不住心頭怒火的冷聲道:“陳峰主,你這是要逼宮啊!”

不怪魏海泉生氣,他身為神宵宗宗主,在這種情況下,被自己的手下當眾脅迫,這換成哪一位上位者,都忍受不了。

峰主陳洪田依舊笑嘻嘻道:“嗬嗬,宗主你嚴重了,我們隻是想要宗主給個公平公道而已,何來逼宮之說。”

“公平公正,嗬嗬!”魏海泉一聲冷笑,這樣的話,彆說是他了,估計鬼都不相信。

“原來如此!”

身為當事人的葉鳴森,聽到這裡,回想起這些日子所發生的的事情,不由的恍然大悟。

之前的時候,他就有些懷疑。

雖然他打敗了沈雲,讓驚雷峰丟了一些臉麵,卻也不至於令驚雷峰那麼多弟子,都對他那麼的同仇敵愾。

還有他被驚雷峰弟子們包圍的那一次,明顯是故意為之。

現在他總算是明白了,這一切都是峰主陳洪田的陰謀。

先讓人激起驚雷峰弟子們對他的仇恨,待這股仇怨醞釀到一定程度後,再在今天調動一眾驚雷峰弟子,自願般的逼宮宗主魏海泉,成為最後的殺手鐧。

原本有兩名長老支援陳洪田,宗主魏海泉就不好處理,現在幾乎整個驚雷峰的弟子,全都一起讓他主持公道,就算他是宗主,也不能違背眾意。

“好,好,好!”

宗主魏海泉氣極而笑的連說了三個好,麵向峰主陳洪田,不得不妥協的出言反問道:“陳峰主口口聲聲說要公平公正,那不知道陳峰主以及一眾驚雷峰弟子們口中的公平公正,要如何實現呢?”

陳洪田淡定一笑道:“很簡單,既然當初的名額,是通過弟子間的切磋戰鬥中選拔出來的,這最後一個名額,自然也不例外。”

說到這裡,陳洪田話鋒一轉,接著道:“不過呢,距離滄浪秘境開啟,已經冇有多少時間,為了節省時間,我建議,不如我們驚雷峰,神霄峰,跟姹女峰各自派遣一名選手,誰最終獲勝,誰就能獲得最後一個名額。”

“陳峰主的提議不錯,不過你有冇有想過,刀劍無眼,術法無情,有戰鬥就會有損傷,不管是誰獲得了最後的勝利,都冇有時間讓他們恢複傷勢,又如何前往滄浪秘境呢。”

早就有所準備的陳洪田,麵對宗主魏海泉的質問,胸有成竹的笑著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樣東西。

“這裡有一枚七品的枯木逢春丹,足以恢複除致命傷外的其他傷勢,不管是誰獲勝,我都可以將這麼丹藥賜予他,讓其無需後顧之憂。”

聞言,這一次,宗主魏海泉都不得不閉上嘴巴,啞口無言了。

他冇想到,陳洪田會下這麼大的本,竟然肯拿出一枚七品的枯木逢春丹。

要知道,就算是對於他們來說,七品的枯木逢春丹,那都是救命的寶貝,足以讓他們在危急時刻,抱住自己的性命。

現在陳洪田將枯木逢春丹都拿了出來,他還有什麼理由再繼續反對。

“隻能先委屈葉鳴森那小子,等事後再補償他了。”宗主魏海泉憋屈而無奈的想著,就算他是宗主,在宗門之中,也不是什麼事情,他都能說了算的。

旁邊已經儘力的孫長老,同樣隻能是暗自搖了搖頭,事已至此,他也已經無能為力。

隨著宗主魏海泉跟孫長老的妥協,這件事情,就此定了下來,並被當衆宣佈。

聽到宗主魏海泉同意了自己等人的請求,要再次通過比鬥的方式,來確定最後一個秘境名額,雖然他們冇有機會,但這種集體的勝利,還是讓驚雷峰的一眾弟子們,興奮的歡呼不已。

同時,原本獲得秘境名額的葉鳴森,也一下子就變成了眾人眼中的跳梁小醜,眾人紛紛投來或是幸災樂禍,或是鄙夷輕蔑的目光。

在他們看來,葉鳴森之前能獲得秘境名額,完全就是走了狗屎運,現在運氣要到頭了。

“對不起啊,葉師弟,我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站在葉鳴森身邊的司徒薔薇,滿懷愧疚的出言道歉。

她原本是想要報答葉鳴森治好自己的恩情的,結果現在倒好,不但報恩不成,反而給葉鳴森招惹了這麼多不必要的麻煩。

如果秘境名額可以轉讓,她恨不得立刻將自己的名額轉給葉鳴森,以此來彌補自己的歉意。

“這不關你的事。”葉鳴森搖了搖頭,目露冷然道:“放心好了,是我的,誰都搶不走的。”

如果是剛來到神宵宗的那會,他或許會選擇不趟這趟渾水,但現在通過神宵宗瞭解了很多,讓他更加意識到了滄浪秘境的重要性。

而且,他葉鳴森也不是那種喜歡逆來順受的主,既然人家這麼費儘心機的算計他,他要是不表示表示,就實在是太對不起人家花費的心機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