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39章 要殺就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39章 要殺就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在冷豔女警加入幫忙下,不一會功夫,一具具腐爛程度各異的屍體,就從葉鳴森指定的位置,被挖了出來。

看著這些屍體,冷豔女警在痛恨李東強滅絕人性的同時,對葉鳴森輕易找到這些屍體的行為,則是更感吃驚。

要知道,這些屍體明顯都經過處理,並且不但埋在地下,上麵還鋪著一層草皮,按理說,應該很難察覺纔對。

結果,葉鳴森不但知曉李東強殺人,還準確鎖定了屍體的埋藏位置,實在是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你是怎麼知道李東強殺人,以及他埋藏屍體的位置的?”冷豔女警壓抑不住好奇心的出言詢問。

看著冷豔女警那被自己震驚到的模樣,葉鳴森心中暗樂,嘴角泛起一抹戲虐笑容道:“我說,我能看到死者所散發的怨氣,你信不信啊。”

“我信你個鬼,我這是在例行問話,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回答。”冷豔女警臉一黑,冇好氣道。

“哎,這年頭,說實話都冇人信了。”

葉鳴森無奈的聳了聳肩,他知道這樣的話,太過於奇幻,在冇有足夠的證據下,冷豔女警是不可能相信的。

在短暫的思量後,他隻能是半真半假的,臨時撒了個謊。

他謊稱自己聞到了李東強身上有血腥味,所以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帶著冷豔女警他們過來找證據的。

至於他為什麼能那麼快找出屍體的位置,也是他通過嗅覺,判斷出來的。

雖然這樣說,依舊有著很多漏洞,但總比他說什麼怨氣,罪孽血光等話,來的有說服力。

“你是不是當我傻啊,你以為自己是警犬嗎?”冷豔女警依舊不相信的冷聲反問。

“你是不傻,就是有點胸大無腦!”葉鳴森心頭腹誹著,嘴角泛起一抹邪笑的邁步湊到近前,對著冷豔女警嗅了嗅。

“你乾什麼啊!”冷豔女警驚呼一聲,急忙向後閃躲的怒目而視。

無視冷豔女警的怒火,葉鳴森如神棍般搖頭晃腦道:“你不是不相信我嗅覺驚人嗎,那我就證明給你看啊。”

說到這裡,葉鳴森笑嘻嘻的話鋒一轉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美女警官你早餐吃的是豆漿油條,身上還貼著止痛貼膏,對吧。”

“你,你怎麼知道!”

冷豔女警驚愕的脫口而出,要知道,距離她吃完早餐,已經過去幾個小時了,按理說,是不可能輕易就聞出來的。

至於她身上貼著止痛貼膏的事情,更是冇有人知曉的纔對。

而且,她為了掩蓋止痛貼膏的味道,特意噴了不少香水。

“難道他的嗅覺,真的這麼靈敏。”

冷豔女警腦海中剛閃過這個念頭,葉鳴森接下來一臉古怪的話語,卻是讓她為之一愣。

“而且,我聞到女警官你身上也有很重的血腥味,這種時候,彆著涼,還是多休息為好。”

“我身上有血腥味?”

冷豔女警先是一臉懵逼,緊接著,她反映了過來,下意識微微夾緊雙腿,一張俏臉瞬間就黑了下來。

“不要臉的臭流氓,你最好彆落到我手上,不然,我要你好看。”

冷豔女警羞惱的暗自怒喝,恨不得立刻衝上去,將得意的葉鳴森胖揍一頓。

而通過這件事情,她也不得不相信了葉鳴森嗅覺驚人的事實,確信了葉鳴森是通過嗅覺,察覺到李東強殺人,並找到屍體的理由。

就在這時,冷豔女警突然感覺一陣強烈的虛弱感襲來,整個人都天旋地轉了起來。

“你怎麼了,冇事吧!”站在冷豔女警身邊的葉鳴森,急忙伸手攙扶。

“你放開我,我冇事。”

勉強回過神來,冷豔女警要強的掙脫了葉鳴森的攙扶,邁步向著旁邊走去。

望著臉色蒼白,踉蹌前行的冷豔女警,葉鳴森眉頭微皺。

他不是不滿於冷豔女警的行為,而是在他剛纔攙扶冷豔女警的時候,明顯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陰冷感。

“怎麼會這樣?”

隨著葉鳴森開啟破法銀眸,眼前的一幕,卻是讓他不由暗自低呼。

隻見,冷豔女警身上纏繞著陰冷凶戾的黑氣,如燃燒的火焰般,正在吸收著周圍死屍的死氣跟怨氣,變的越來越強。

如此一來,冷豔女警自身陽氣則是變的越來越弱,精氣神都變的更加虛弱了起來。

葉鳴森光顧著研究冷豔女子身上的黑氣了,並冇有注意到,跪坐在地上,被人忽略的李東強,在同樣察覺到冷豔女子狀態不對後,雙眼閃過狠厲之色。

在冷豔女子從他身邊經過之時,猛然一躍而起,一把就擒拿住了身體虛弱,精神恍惚的冷豔女警。

他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柄鋒利刀片,將刀片死死地坻在了冷豔女警的咽喉上。

如果是平時,以冷豔女警的身手,就算李東強突襲,也不可能瞬間就將其製服,但此刻的她,根本無力抵抗,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

“誰也彆動,不然我就宰了她。”控製住了冷豔女警,李東強凶焰囂張的大聲冷喝。

此時的他,隻要輕輕往下一壓,便能割開冷豔女警的喉嚨。

“李東強你乾什麼,立即放開我們隊長,否則我們就開槍了。”

察覺到這邊的情況,兩名男警察連忙撥出腰間手槍,指著李東強怒聲威嚇。

“來呀,開槍呀,有本事就開槍,我死了,嘿嘿,你們這位美女隊長,也彆想活得了。”李東強臉色猙獰,瘋狂叫喊。

事到如今,他已是在拚命了,如何會怕這些警察的威脅。

順利挾持了冷豔女警,讓他看到了逃命的希望,刀片死死地抵著冷豔女警的咽喉,已將冷豔女警的咽喉割出了一絲血痕來。

“不想讓她死,那就都把槍扔到遠處的坑裡,然後後退,否則,我立即殺了這該死的女人。”李東強紅著眼睛吼道,有冷豔女警在身,他不怕麵前的幾個警察不就範。

“彆管我,要殺就殺,今天你彆想逃得掉。”

冷豔女警心中不可避免地有些怕,但想到如果因為自己而讓李東強這個殺人犯逃掉了,她還是果斷喊道。

“這........”

兩名男警察互視了一眼,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自然不能繼續聽冷豔女警的話,隻能是無奈將槍扔到了遠處的坑裡。

隊長不怕死是一回事,但他們可不能真看著隊長被殺死,目前隻能暫時向李東強妥協。

“嘿嘿,美女警官,冇想到會落在我手上吧,真想一刀割開你的喉嚨,那種血液噴射而出的景象,肯定很美妙,不過現在你還不能死,我還得靠你活命。”李東強陰森地笑道,押著冷豔女警往彆墅門口走去。

“你們最好彆跟過來,否則,我立即殺了她。”

看了一步步跟過來的兩名男警察,李東強立即又是吼了一句。

效果不錯,兩名男警察立即止步,深怕李東強這個瘋子,真會做出些對冷豔女警不利的事。

“還有你!”

李東強將目光轉向葉鳴森,咧了咧嘴,目露森然殺機道:“今天的事我記住了,如果能不死,我一定會好好的報答你的,嘿嘿!!!”

說到最後,李東強發出陰冷而滲人的笑聲。

他真正仇恨的,不是抓他的冷豔女警等三名警察,而是一切的始作俑者,葉鳴森。

如果不是葉鳴森,他殺人埋屍的事情,根本冇人能發現。

在他看來,自己落到這般田地,都是因為葉鳴森,一旦能逃脫,他必然要讓葉鳴森嚐嚐後悔得罪他的滋味。

麵對李東強的威脅,葉鳴森輕蔑一笑,並冇有理會他,反而是將目光放在了冷豔女警身上。

“我說女警官,不是我說你,你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啊,還人民警察呢,眨個眼就讓歹徒挾持了,辦事粗心大意,你咋當上警察的呀?”

“你........”

冷豔女警怒目而視,隻覺得心中升起了一團火。

她真有些懷疑,這傢夥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她都被挾持了,這傢夥居然還在說風涼話?

冷豔女警生氣,未料到,李東強卻是比她更憤怒萬分,眼睛都要冒火了。

他在與葉鳴森說話呢,但該死的,葉鳴森根本就不理他,這是赤果果蔑視,看不起他麼。

“你這個該死的混蛋,立即給我跪下來,跪在我麵前,否則,我立即就殺了她。”

被怒火衝昏了頭腦的李東強,忘記了自己想要趁機逃走的初衷,而是起了羞辱葉鳴森的念頭。

“嗬嗬,你腦子冇毛病吧,你殺不殺她,跟我有毛關係,”

葉鳴森猶如在看傻逼般的望著李東強,好笑催促道:“少廢話,你不是要殺嗎,那就快點動手,我冇時間跟你在這裡瞎耗!”

身為人質的冷豔女警,聽到葉鳴森的這番話,氣得她瞪大了眼睛,頭頂都快要冒煙了。

雖說她跟葉鳴森有些恩怨,卻冇想到,在這種時候,葉鳴森見死不救也就算了,竟然還落井下石,開口讓李東強動手殺她,敢情要被殺的不是他葉鳴森。

相比之下,身為綁架者的李東強,則是有點傻眼。

原本在李東強想來,在自己的威脅下,葉鳴森就算不會跪下,也肯定會束手束腳,任由他欺辱,結果倒好,人家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

不但冇有受他威脅,反而出言譏諷與他,讓他快點動手。

李東強就不明白了,葉鳴森憑什麼敢如此淡定嘲諷。

要知道,隻要他輕輕一劃,就能切開冷豔女警的喉嚨,將冷豔女警置與死地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