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55章 尿褲子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55章 尿褲子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冇有了熊勝男的阻攔,葉鳴森再次取出一根銀針,笑眯眯的看向克裡克。

“不不不,你不能這樣,熊警官,救我!”想到身上要被紮上幾根長長的銀針,克裡克就不寒而栗的驚恐尖叫。

葉鳴森搖頭擺弄了一下手上的銀針,道:“遲了,現在這一針,我會讓你的右臂抽筋。”

說完,他手上的銀針,已經插在了克裡克的肩膀上。

“啊.......”

隻一瞬間而已,克裡克就忍不住慘叫出聲,右臂抽搐,筋脈收縮,痛得額頭冒汗。

他的右臂,真的抽筋了,在忍受劇痛的同時,克裡克心中同樣很是震驚。

無論怎麼想,他都不明白,葉鳴森手中的銀針,到底有著什麼魔力。

“接下來,我會讓你嚐嚐流鼻血的滋味。”

葉鳴森嘿嘿一笑,手掌一動,已經把克裡克肩膀上的銀針撥了出來,轉手,就插在了他雙眼之間的鼻骨上。

“噗......”

下一秒,克裡克鼻孔裡噴出了兩道湍急的鼻血,嘩嘩流得跟不要錢似的。

“我錯了,中醫不是騙人的,快救我,我要死了!”

克裡克膽子都快嚇裂了,驚聲叫喊求饒。

等他喊完話,已經喝了一嘴流淌而下的鼻血。

這也算是回收利用了,鼻子流出的血,又被他自己喝了回去,這滋味可不好受。

“彆急,想要止血,隻要再刺一針就成。”

葉鳴森眯眼一笑,手上又多了一根銀針,翻手間,已插在克裡克的腦後,克裡克不停流出的鼻血,瞬間止住了。

“夠了夠了,我真的錯了,放過我.........”克裡克心膽俱寒,要是能動,他都要給葉鳴森跪下了。

對於葉鳴森的厲害,他已經不敢有所懷疑。

葉鳴森搖了搖頭:“我知道你是言不由衷,為了證明中醫的效果,我決定再給你紮幾針。”

“孫子才言不由衷呢!”克裡克心中哀嚎著,差點就忍不住要哭出來。

“最後再給你紮三針哈,第一針,嘿嘿,讓你感受一下尿褲子的滋味。”葉鳴森猥瑣一笑,一針就紮在了克裡克的肚子上。

“不,我的天啊!”克裡克尖叫一聲,隻覺得尿意如潮水般噴湧,忍了忍,他的褲子就濕了。

“這人一定是個惡魔,一定是,天啊,我到底惹了什麼人!”

這一刻,克裡克羞恥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姓葉的,你乾什麼呢,你怎麼能這樣對待克裡克醫生,你快點住手。”原本正猶豫的熊勝男,實在是有點看不下去,臉色微紅的急忙嗬斥。

“快了快了,我再紮他兩針,就完事了。”葉鳴森咧嘴一笑的出言敷衍,再次摸出了兩根銀針。

“不要啊,求你放過我吧,我服了,真的服了,我是井底之蛙,我是個庸醫,我真的知道錯了。”克裡克驚慌得就像個要被葉鳴森強暴的女人,瑟瑟發抖的淒厲哀求。

“小樣,還治不了你?”

看著眼前快要被自己嚇死的克裡克,葉鳴森心中暗笑得意,卻並冇有打算,放棄這最後兩針。

“你的肚子,應該時不時就會痛一下吧,不知道我說得對不對?”葉鳴森拍了一下克裡克的肩膀,話鋒一轉的問道。

“你怎麼知道?”克裡克瞪大了眼睛,麵色由驚恐變為驚奇的驚撥出聲。

原本想要上前阻攔的熊勝男,聽到葉鳴森跟克裡克的對話,同樣不解的停住了腳步。

“果然如此,你應該自己檢查過了,是不是什麼都檢查不出來,但偏偏隔幾天,肚子就會痛?”葉鳴森點頭的再次開口詢問。

克裡克已經一臉懵逼,葉鳴森對他的情況,竟似乎是瞭如指掌,讓他感覺頗為不可思議。

礙於葉鳴森的銀威,他還是如實道:“冇錯,我檢查過了,卻什麼都檢查不出來,你,難道你知道是什麼問題?”

“剛纔幾針,讓你又流血又尿了褲子,最後兩針,便救你一命吧,隻希望你記住,中醫博大精深,不是你能詆譭的。”

葉鳴森冷哼嗬斥了一番後,出言解釋道:“你之所以會肚子痛,是因為,你的腸胃之中有條蟲子。”

話音剛落,葉鳴森吸氣,動手,一瞬間完成,手中兩支銀針,已經插在了克裡克的肚臍兩側。

“呃........”克裡克臉色一變,表情痛苦至極,一張臉憋成了青紫色,形狀恐怖。

“姓葉的,你乾什麼呢,我剛纔讓你住手,你冇聽見啊,你是不是想進警局啊!”誤以為葉鳴森又對克裡克下狠手的熊勝男,怒氣沖沖的上前質問。

要不是葉鳴森剛救醒她爺爺,再加上兩位爺爺都在這裡,麵對如此囂張跋扈的葉鳴森,她早就忍不住動手了。

葉鳴森懶得解釋的白了一眼熊勝男,雙臂抱在胸前,悠然的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看到葉鳴森敢無視自己的質問,熊勝男惱怒剛要再次怒喝,麵色痛苦的克裡克,卻是突然張口,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團半透明的物體。

這團半透明的物體,掉在地上,居然蠕動了起來,身形慢慢張開。

頓時,房間內的所有人都看清了,這竟是一條半尺長的半透明蟲子。

“啊!!”

前一刻還氣勢洶洶,凶神惡煞的熊勝男,看到這條半透明的蟲子,立刻就發出了一聲刺耳尖叫,如受到驚嚇的小貓咪般,速度驚人的躲到了葉鳴森身後。

“額,女人,果然是奇怪的動物!”葉鳴森回頭看了一眼,滿臉噁心和懼怕的熊勝男,無語又好笑的想道。

熊勝男連屍體跟殺人犯都不怕,結果現在看到一條蟲子,能嚇成這樣,讓葉鳴森都不得不感歎造物主的神奇。

“我說熊大警官,彆害怕了,這條蟲子離開人體,很快就會死的,這隻是寄生蟲的一種,不會吃人的。”葉鳴森好笑的對著熊勝男,出言調侃。

如果是平時,熊勝男絕對會回懟過去,這一次,她卻冇有那個心思。

“誰害怕了,我就是看著噁心,你,你趕緊把蟲子弄走。”熊勝男緊抓著葉鳴森的衣服,很是冇有說服力的出言辯解。

葉鳴森好笑的搖了搖頭,伸手將克裡克身上的所有銀針全部撥了出來。

“現在,你知道中醫的厲害了吧,你要是再敢誹謗汙衊中醫,可就冇有今天的好運了。”

克裡克踉蹌的退了幾步,看著地上那半透明的蟲子,想到自己肚子裡麵,一直有這麼一個東西,頓時讓他毛骨悚然的差點又尿了。

想到這裡,克裡克雙腿一軟,直接跪倒在地,砰砰砰地給葉鳴森磕了幾個響頭。

“尼瑪.........”

葉鳴森有些無語,外國人也知道磕頭?問題是好好的你給我磕什麼頭,老子還冇死呢。

“你幾個意思?”葉鳴森忍不住了,有點臉黑道。

克裡克已經接連磕了七八個響頭,聽到葉鳴森的問話,想了想又磕了兩下,才激動道:“葉,葉先生,謝謝你救了我一命,體內有著如此恐怖的寄生蟲,我居然不知道,這真是太可怕了。”

頓了頓,克裡克又說道:“我真的知道自己錯了,中醫,原來如此神奇,葉先生,能不能答應我一個請求,我給你磕頭了。”

“停停停,你想乾什麼?”葉鳴森無語說道,磕你妹呀磕。

克裡克一臉狂熱,看著葉鳴森的眼神都發光了,說道:“葉先生,你能告訴我,連最先進的醫療設備,都冇法檢測出我體內的這條寄生蟲,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你早說啊,磕什麼頭啊!”葉鳴森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隨即道:“很簡單,你臉色焟黃,氣血充盈卻有曰漸虧損的征兆,這不正常,更關鍵的是,之前紮在你身上的幾針,我冇發現什麼問題,紮在你肚子讓你尿褲子那一針,卻讓我察覺到了這條蟲子的存在。”

解釋完,葉鳴森聞著空氣中那難聞的味道,嫌棄道:“趕緊把你吐出來這東西弄走,還有順便把地給擦乾淨,那麼大人了還尿褲子,你也不嫌丟人。”

“好的,葉先生,我立即處理,你請等我一會兒。”

克裡克風風火火地衝了出去,找來拖把鏟子等,將地上那條透明蟲衛弄走,用水洗了幾遍地板,拖乾淨,然後又風風火火地衝出去了。

那副勤快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雇傭來的清潔工呢。

“葉兄弟的醫術,真是讓老朽我歎爲觀止,驚為天人啊。”將這一切看在眼中的熊老爺子,感慨的說著,看向葉鳴森的目光中,滿是敬佩之色。

此時的他,纔算是明白,為什麼雷清風會請如此年輕的葉鳴森,來給他看病了。

葉鳴森擺了擺手:“熊老哥你太客氣了,我這隻是皮毛而已。”

聽到葉鳴森謙虛的話,旁邊原本想要插嘴的雷清風,臉色不免有些尷尬。

要是葉鳴森剛纔的手段還是皮毛,那學了大半輩子中醫的他,那真是連皮毛都算不上了。

兩人正聊著天,離開的克裡克,卻又突然風一般衝進了房間,然後,砰的一聲,再次跪在了葉鳴森麵前。

臥槽什麼鬼,對於克裡克這突然的舉動,葉鳴森實在是驚了。

小爺是你爹還是咋的,剛纔跪過了,現在又跪,什麼毛病?

熊老爺子等人也懵了,不知道克裡克這又是鬨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