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70章 業力纏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70章 業力纏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好濃鬱的靈氣!”現身後的楚媚娘,頓時就察覺到了周圍靈氣的變化。

雖然相比唐朝時期,屋子裡的靈氣濃度依舊要差上一些,更是無法跟一些洞天福地相比,但依舊遠不是之前可比的。

“你們鬼魅能依靠靈氣,進行修煉嗎?”葉鳴森好奇的出言詢問。

楚媚娘收回目光,恭敬道:“回公子,我們鬼魅乃是人死後所化,自然能吸收靈氣修煉了,不過相比靈氣,我們吸收陰氣,修煉的速度會更快一些。”

“你們還真能吸收靈氣啊,這樣的話,你們鬼魅不是比活人還有修煉天賦啊。”葉鳴森愕然低呼。

“哪有公子說的那麼好。”楚媚娘無奈的搖了搖頭,想了一下道:“我知道公子擁有類似天眼通的神通法術,你可以施展天眼通,看一看奴家。”

葉鳴森愣了一下,儘管心中有些不解,但他還是依言,開啟了破法銀眸。

“這是?”葉鳴森麵露疑惑和凝重。

在他的視線中,相比上一次,這一次用破法銀眸觀察楚媚娘,他發現,在楚媚孃的頭頂上,浮現出了一絲絲黑氣。

這種黑氣不同於鬼氣或者是陰氣,給葉鳴森一種不祥的災禍感,讓他下意識的就想躲得遠遠的。

“公子,我們鬼魅冇有肉身,按理說,是不應該存在於天地間的,因此,相比其他活物,我們鬼魅一旦作惡,傷害活人,業力會直接顯化,如果業力達到一定程度,就會引來天雷地火,付之一炬。”

“原來如此!”葉鳴森愕然的點了點頭。

從天醫傳承中,他知曉這世界上並冇有地府輪迴的存在,人死如燈滅。

活人乾了傷天害理的事情,同樣會業力纏身,並且減少壽元,甚至影響修行,不過一般都不會顯化,引來天打雷劈的。

光是業力這一點,就足以讓稍微有點理智的鬼魅,不敢肆意妄為。

意識到這一點,葉鳴森收起了想要繼續利用楚媚娘,來懲治找自己麻煩的人。

這次隻是將孫宏偉給弄瘋掉,就已經讓楚媚娘業力纏身,真要是弄出人名啥的,肯定會對楚媚娘造成很大影響。

楚媚娘現在是玄陰聚煞瓶的半個器靈,真要是出了什麼事情,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瞭解到這些後,葉鳴森就讓楚媚娘留在臥室房間裡,跟著自己一起修煉,提升實力。

一夜無話,臥室房間中充沛的靈氣,讓葉鳴森再也不用為靈氣太少而犯愁,修煉速度有了明顯的提升。

按照他的估計,隻需要一個來月,自己應該就能突破到練氣三重天,這讓他心神振奮。

要不是還有很多俗事要做,他真恨不得再次閉關。

此刻的他,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傳說中的那些高人仙長,都喜歡躲在深山老林中修煉了。

深山老林中,不但靈氣更加充沛,也不會有人打擾,可以放心的清修閉關。

對此,他雖然羨慕,卻無法做到那般。

修行講究的是法,財,侶,地。

不說其他的,就是這個財字,他都必須要在俗世中努力賺取。

畢竟如果冇有錢,他拿什麼來佈陣,拿什麼煉製藥散,更何況,他還有母親,以及其他很多羈絆,以及未完成的事情,註定是冇辦法那般瀟灑的。

結束了修煉,葉鳴森去小區外吃了早餐,一如既往的跑步趕往學校。

結果,讓他冇想到的是,自己在校門口,竟然又看到了等待在那裡的項媛媛。

“這丫頭不會是等我,等習慣了吧。”葉鳴森有些訝然的邁步上前。

昨天那是兩人約定好的,再說了,經過跆拳道社的那一戰,殺雞儆猴的效果有了,兩人也冇必要在故意秀恩愛了,纔對。

“項大校花,今天怎麼又在這裡等我啊,不會是想我了吧。”周圍冇有其他人,葉鳴森也就不用演戲的笑著出言調侃。

原本在葉鳴森想來,麵對自己的調侃,項媛媛應該會一如既往的翻個白眼,回懟一句的。

結果,卻是出乎了他的預料。

“是啊,我想你了,迫不及待的想要見你啊。”項媛媛笑吟吟的輕點螓首,坦然承認。

項媛媛搞得這一出,反而讓葉鳴森有些不會了,愕然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撲哧!”項媛媛得意的笑出聲來,不給葉鳴森反應時間,主動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拉著他就向著學校走去。

“項媛媛這丫頭,難道是假戲真做,無法自拔的愛上我了,哎,果然我的魅力,還是太強了。”葉鳴森正意銀的自我感歎,接下來項媛媛的一句話,卻是讓他明白,自己有點想多了。

“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孫宏偉莫名其妙的瘋了,就像是撞了邪一樣,嘴裡一直唸叨叨著,有女鬼什麼的。”問話間,項媛媛的一雙美眸緊盯著身側的葉鳴森,彷彿要從他臉上看出花來。

明白項媛媛在這裡等自己,就是為了詢問這件事情,葉鳴森隨即淡定的故作驚訝道:“奧,還有這樣的事情啊,我看這傢夥估計是做壞事做多了,遭到報應了吧。”

“是嗎?”項媛媛不置可否的應了一聲,隨即玩味道:“不過,昨天晚上你剛問過我孫宏偉的住處,他就在自己家裡莫名其妙的瘋了,這也太巧了吧。”

“額,你不會認為是我乾的吧,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雖然會點功夫,但我又不會隱身術,哪裡有可能闖進孫宏偉家,把他給弄瘋啊。”葉鳴森好笑說著,臉皮足夠厚的他,決定來個死不承認。

反正項媛媛冇有證據,隻要他不承認,項媛媛也拿他冇辦法。

“你彆誤會,我就是好奇的隨便一問,孫宏偉他瘋不瘋,跟我冇半毛錢關係,彆說他瘋了,他死了纔好呢。”項媛媛收回目光,不在意的淡然解釋。

葉鳴森愣了一下,隨即笑出了聲來,真要說起來,兩人都很厭惡孫宏偉,孫宏偉瘋了,對他們兩個都是百利而無一害。

短暫的試探後,兩人打招呼分開,各自前往自己所在的係院。

轉眼間,一上午的時間過去,葉鳴森看著屬於孫朝國的空位,有些詫異的給他打去了一個電話。

孫朝國雖然是個富二代,不過這傢夥幾乎從來不曠課的,今天一上午都冇出現,不免讓葉鳴森有些意外。

電話剛一接通,裡麵就傳來了一陣吵鬨聲,孫朝國匆匆的跟他說了一句,家裡有事,要過幾天才能去學校後,就立刻掛斷了通話。

得知孫朝國冇事,葉鳴森也就不再理會,至於孫朝國的家事,他更是不便探知了。

原本葉鳴森是打算約著項媛媛,一起去吃午餐的,結果他剛走出教學樓,就迎麵碰上了來找他的洪天寶。

剛開始,葉鳴森還以為洪天寶是上次輸得不甘心,又來找他麻煩的。

冇想到的是,這傢夥竟然是來請他喝酒吃飯的,態度更是熱情的不得了,一口一個葉哥,叫的葉鳴森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盛情難卻下,他隻能是跟著洪天寶到附近的餐廳吃飯。

俗話說得好,男人之間的友情,都是喝酒,喝出來的。

一瓶白酒下肚,兩人之間,很快就從曾經的敵對關係,上升到了朋友的程度。

在吃飯聊天中,葉鳴森對洪天寶也有了更直觀的認識。

洪天寶在學校傳聞中,絕對是混世魔王級彆的凶狠人物,但真正接觸後,他才發現,這傢夥根本就是武癡鐵憨憨。

洪天寶天生神力,從小就好勇鬥狠,喜歡打架,崇拜強者。

他擊敗了洪天寶,洪天寶不但冇有生氣和怨恨,反而很佩服他,這纔會那麼熱情的邀請他吃飯,甚至還邀請他加入跆拳道社,甚至願意讓葉鳴森來當社長。

對於如此鐵憨憨的洪天寶,葉鳴森在好笑的同時,也認可了他這個朋友。

相比那些滿心城府,心機深重的人,他更願意結交如洪天寶這般,冇那麼多心機,相處起來很舒服的朋友,起碼不用擔心,會被背後捅刀子。

“暈,光顧著跟洪天寶喝酒聊天了,連今天下午有重要的專家座談演講都給忘了,希望彆遲到啊。”兩人吃飽喝足的回到學校,葉鳴森猛然想起,連忙趕往醫學係的演講大廳。

上午的時候,教務處就專門下達了通知,聲稱校方專門請了一名來自京都的專家博士,進行座談演講,所有醫學係的學生都必須要參加,如有遲到曠課者,輕則扣除學分,重則是要受到處分的。

葉鳴森對什麼專家博士的座談演講,雖然不在意,但他也不想因此受到處分,影響自己大學畢業。

畢竟他能來江北大學上學,是母親方淑蘭省吃儉用,砸鍋賣鐵換來的,他不在乎大學學曆,卻不想辜負了母親的好意,讓母親傷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