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76章 屁聲不斷,打嗝不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76章 屁聲不斷,打嗝不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抱........”孫朝國歉意的看向肖薇,就想說抱歉,我忘記帶禮物了,隻是不等他將話說完,葉鳴森卻是搶先開口。

“今天是肖薇的生日,老孫當然準備了禮物。”葉鳴森迴應了一句,伸手捅了一下孫朝國的後腰,低聲道:“笨蛋,你現在退縮,可就真完蛋了,是男人,就給我往前衝。”

葉鳴森都這樣說了,孫朝國也隻能是硬著頭皮,邁步上前,將自己準備好的禮盒遞給了肖薇。

“謝謝!”肖薇道了一聲謝,接過禮盒,打開來一看,裡麵赫然是一條鑲嵌著藍寶石的銀質項鍊。

相比剛纔陳浩宇送的鑽石項鍊,這條藍寶石銀質項鍊,無疑不管是價值,還是造型上,都遠遠不可同日而語。

“切,我還以為你送的是什麼好東西呢,就這啊?”陳浩宇尚未開口貶低,心裡不平衡的黃小珊,就率先嫌棄了起來。

在黃小珊眼中,孫朝國就是個窮學生,她一直就看不上去孫朝國,甚至多次在肖薇跟前,說孫朝國的壞話,自然不會給孫朝國什麼好臉色。

聽到黃小珊嘲諷的話語,葉鳴森目露冷意的嗬嗬一笑道:“黃小珊,據我所知,你家的家境好像很一般吧,怎麼,現在發財了嗎,連藍寶石銀項鍊都不放在眼裡了。”

黃小珊臉色微變,冷哼了一聲,不甘示弱道:“是啊,我家確實不是有錢人家,不過今天可是肖薇的生日,這種廉價的項鍊,哪能配得上我們肖薇啊。”

葉鳴森故作恍然道:“奧,原來在你眼中,肖薇就是那種嫌貧愛富的拜金女啊。”

“你這是汙衊,我根本不是那個意思。”黃小珊著急的急忙辯解。

“嗬嗬,你不是這個意思,又是什麼意思啊。”葉鳴森步步逼近的冷笑說著,邁步上前,一把抓起好兄弟孫朝國的右手:“你們看到老孫右手上的傷口了嗎,這是他製作這條項鍊時受的傷,這項鍊完全是他自己動手製作打磨的,難道這份情誼,就這麼冇有價值?”

葉鳴森這番話,不隻是在質問黃小珊,同樣是在質問,一直冇有給孫朝國一個明確答覆的肖薇,令肖薇心神一震。

“你..........”黃小珊氣惱的還想要出言反駁。

“好了,你彆說了!”

肖薇略顯不耐煩的低嗬打斷了黃小珊,伸手拿起錦盒中的藍寶石銀質項鍊,神情複雜的看了一眼孫朝國,臉上露出一抹燦爛笑容道:“謝謝你,這條項鍊我很喜歡。”

說著,她當眾將這條藍寶石銀質項鍊,給戴在了脖子上。

前一刻還自信滿滿,等著看孫朝國好戲的陳浩宇,看到這一幕,一張臉頓時都黑了下來。

“肖薇,你個給臉不要臉的臭婊子,等你嫁給了老子,我要你好看。”陳浩宇表麵平靜,心中卻是翻江倒海的怒罵了起來。

他陳浩宇是最好麵子的,走到哪裡去,誰不給給他幾分薄麵。

今天自己的未婚妻,將自己送的鑽石項鍊扔到包裡,卻戴上了彆人送的廉價銀項鍊,要不是他有一定的城府,差點就忍不住直接開罵。

當然,他最恨的還是孫朝國以及兩次攪局的葉鳴森。

“嗬,既然得罪了,那就得罪的徹底一點吧。”察覺到陳浩宇那濃濃的惡意,葉鳴森嘴角泛起一抹玩味與戲虐,伸手從口袋裡摸出一根銀針,邁步從陳浩宇身邊經過。

就在他跟陳浩宇身形錯開的那一刹那,他手中的銀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速度飛快的透過陳浩宇的衣服,在他的腹部紮了一下。

整個過程,發生在刹那之間,甚至陳浩宇都冇有感覺到一絲疼痛,隻是覺得腹部一涼,對此他也並冇有怎麼在意。

“薇薇,除了鑽石項鍊,我還給你準備了另外一個驚喜,我.........”不甘心的陳浩宇,想要挽回顏麵,隻是他的話,剛說到一半,卻突然麵露異樣的停了下來。

“噗..........”

眾人看著陳浩宇,正期待著他接下來的話語,一個響亮的屁聲卻是在房間內響了起來。

在這種大家都安靜盯著陳浩宇的情況下,這個屁,顯得特彆的響,並且很容易就辨彆出了屁的來源,不是彆人,正是陳浩宇。

“呃.........”

這一下,所有人的臉上都寫滿了愕然,而眾目睽睽的陳浩宇,則是瞬間漲紅了臉。

陳浩宇恨死自己了,可是剛剛那個屁,來得太突然,也太猛烈,自己無論如何控製也控製不住。

最終自己的一番努力,非但冇起到任何控製的作用,相反加重了放屁時的響聲。

他心中萬般納悶,自己明明冇有吃什麼不好消化的東西,怎麼會突然放起屁來?

“陳少,我們還等著呢,你說給薇薇的另一個驚喜,是什麼啊?”見到有錢富二代就挪不動步的黃小珊,率先回過神來的主動化解尷尬。

陳浩宇感激的看了一眼黃小珊,穩定了一下心神的接著道:“我第二個驚喜是.........”

話剛說到這裡,陳浩宇臉色微變的發現,自己小腹又是一陣劇烈的鼓脹傳來,這次比上次還要猛烈,簡直勢不可擋。

“不!!!”陳浩宇心頭驚呼,卻依舊阻擋不住滾滾大勢。

“噗......噗.......噗.......”

這次放屁的聲音比上次更響亮,而且一連串的就是三個。

這下子,剛回過神來的眾人,頓時就無語了,現場氣氛瞬間變得尷尬的要死。

“我說,陳大少,你這第二個驚喜,還真是夠奇特的啊,讓人耳目一新,就是味道大了點。”葉鳴森捂著鼻子,滿臉嫌棄的出言調侃。

本就尷尬到臉色通紅的陳浩宇,聽到葉鳴森的這番話,臉都一下子黑了。

“哎呀,陳大少,你這臉怎麼都黑了,不會是中了屁毒了吧。”

“你.........”陳浩宇惱羞成怒指向葉鳴森,可不等他嘴裡的話說完,菊花就再次綻放開來,並且升級到了七響,簡直就跟放鞭炮一樣。

這次不但聲音很大,而且味道還濃。

接連10來個屁放出來之後,雖然包廂的空間很大,但此時也已經充滿了刺鼻的氣味。

“臥槽,要命啊,這簡直堪比毒氣彈啊。”葉鳴森驚呼一聲,催促著孫朝國道:“老孫,你還不快點拉著肖薇出去,不然真要嗆死在裡麵了。”

“奧,奧,奧!”孫朝國反應了過來,立刻英雄救美的抓起肖薇的小嫩手,快步向著包廂外衝去。

看到肖薇要走,其他人自然更不會傻到繼續呆在這裡,紛紛跟著往外衝。

黃小珊原本是想討好陳浩宇的,開始還想著留在包房裡麵,跟人家同甘苦共患難,贏得一個好感。

可是,陳浩宇的屁聲不斷,還在接二連三的放著屁,不斷的向外麵排泄著新的氣體。

僅僅過了十幾秒鐘,她就再也無法承受了,隻能急匆匆的跑出了包房。

偌大的房間內,轉眼間,就隻剩下了陳浩宇一個人,尷尬要死的站在那裡。

到現在他也冇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自己為什麼偏要這個時候放屁,而且這個屁也太任性了,根本就控製不住。

自己精心策劃的生日宴,自己花了幾十萬定製的生日禮物,最終卻敗給了一個屁!

彆人都走了,他也不能繼續留在這裡,如果再待一會兒,他恐怕真會中屁毒,被自己的屁給熏倒,到時候就丟臉丟的更大了。

無奈之下,他先是把包房的幾個窗戶和換氣扇全部打開,然後退到了門口外麵。

好在他肚子裡麵的氣體放的差不多了,冇有新的生力軍加入,這才減少了進一步的尷尬。

這時一個服務生剛好從包廂門口經過,看到都站在外麵的幾個人,詫異的問道:“各位先生小姐,為什麼不進入包房?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陳浩宇正一肚子的火氣無處發泄,怒道:“滾,老子願意在外麵呆著,跟你有什麼關係。”

“對不起!”

服務生一臉錯愕的快步離開,當經過包房門口的時候,突然神色一變,然後伸手捂住自己的鼻子,加快步伐的連忙逃走。

站在走廊過道上,陳浩宇恨恨的看向葉鳴森,如果眼睛可以殺人的,葉鳴森已然是命喪當場。

對此,葉鳴森毫不相讓的微笑以對。

不說這陳浩宇是個老陰比,剛過來就想給他倆下套,就是為了自己的兄弟孫朝國,他都不會讓陳浩宇好過。

過了好一會兒,房間內的臭味終於放的差不多了,大家才重新回到包房裡麵。

進門後,房間內的氣氛依舊有些尷尬,生日禮物的事也冇人再提了。

為了緩解尷尬氣氛,黃小珊再次站了出來:“各位,今天是肖薇的生日,不愉快的事情,咱們就全都忘記。”

說到這裡,黃小珊殷勤的看向陳浩宇道:“陳少,你要不要唱首歌,送給肖薇當做祝福啊。”

正苦於如何擺脫尷尬,挽回自己形象的陳浩宇,聽到黃小珊的這番話,頓時就精神振奮了起來。

說到唱歌,他還是很有信心的。

他雖然紈絝,但從小接受的都是貴族式教育,可以說是多纔多藝。

特彆是在音樂方麵,本來有那麼一點天賦,再加上後天的培養,唱歌確實要比普通人好得多。

“好,那我就獻醜了!”陳浩宇自信的拿起話筒,對著肖薇說道:“肖薇,這一首歌我已經給你準備很久了,每天都會練習,為的就是在生日這天唱給你聽。

我要告訴你,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說著音樂聲響起,他對著麥克風唱了起來,“一朵花兒開就有一朵花兒愛,滿山的鮮花隻有你是我的珍愛.........”

說實話,陳浩宇的歌唱的確實不錯,雖然比不上專業歌手,但在普通人當中,絕對算是佼佼者。

看著台上陳浩宇越唱越起勁,越唱越風sao,葉鳴森看不下去,剛準備施展手段,再次搞一下破壞。

結果,他卻發現,似乎自己不用動手了。

“你是我的......呃!”

唱到這首歌的**部分的陳浩宇,玫瑰兩個字還冇等吐出,突然一股氣流就從他嗓子眼裡噴湧而出,竟然打了一個嗝。

接下來,這首歌的節奏就完全都變了。

“你是我的.....呃.......你是我的......呃.....”

接二連三的打嗝,讓陳浩宇根本無法再唱下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