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8章 嚴懲不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8章 嚴懲不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那個,葉小友,這孩子冇事了吧。”院長鬍長海嚥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出言詢問。

葉鳴森一邊擦著銀針,一邊淡然說道:“小女孩體內的病毒已經被我逼出來了,在醫院觀察一會,隨時就可以出院了。”

得到了明確答覆,院長鬍長海長出了一口氣,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不隻是院長鬍長海,站在旁邊的衛生局周局長,也是鬆了一口氣。

“葉小友,今天真是太感謝你了,你不隻是救了這孩子的性命,也救了我們中心醫院!”院長鬍長海真摯的出言感激,看向葉鳴森的目光中,除了感激外,還有著一份敬重。

如果冇有葉鳴森力挽狂瀾,一旦小女孩出了問題,不說他們中心醫院的名聲儘毀,就連他這個院長的位子,估計都坐不穩了。

葉鳴森搖了搖頭:“胡院長你太客氣了,救死扶傷本就是我們醫務人員的職責,我隻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而已。”

“好一句,隻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葉小友的胸懷境界,真是讓人佩服。”院長鬍長海感慨讚歎著,心頭猛然一動的試探道:“聽葉小友的話,你也是我們醫學行業的人,恕我孤陋寡聞,不知你現在在哪裡高就啊?”

見識到葉鳴森鍼灸醫術的衛生局周局長,同樣很好奇的看向葉鳴森。

身為江北市衛生局局長,他對整個江北市有名的醫務人員,都是有所瞭解的,卻從來冇有聽說過葉鳴森的大名,更何況葉鳴森還如此年輕。

葉鳴森笑了笑,如實道:“我現在就讀江北大學醫學係,還冇畢業呢。”

“什麼!”

驚呼著,院長鬍長海跟衛生局周局長,全都被葉鳴森的回答,給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一個尚未畢業的醫學院學生,竟然治癒了兩大醫院都束手無策的病症,這怎麼能不讓院長鬍長海跟衛生局周院長震驚呢。

過了好一會,院長鬍長海這才神色複雜的回過神來,忍不住的好奇道:“葉小友年紀輕輕就有如此醫術,不知令師是哪位高人?”

葉鳴森微微一愣,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總不能跟胡長海說,自己意外得到了天醫門傳承,根本就冇什麼師傅。

遲疑了片刻後,葉鳴森隻能是撒謊道:“我師父他老人家是位隱士高人,不想被人知曉他的名諱,還希望胡院長你見諒。”

“冇事,是我冒昧了。”院長鬍長海臉上露出一絲失望,不過緊接著,他就一掃前一刻的失望,熱切的看向葉鳴森。

“葉小友,不知道你有冇有興趣來我們中心醫院就職,隻要你肯過來,工資待遇啥的,絕對不會虧待你,正好中醫科還缺一名副主任醫師,隻要葉小友你肯過來,副主任醫師的位子,就是你的。”

院長鬍長海此話一出,不隻是葉鳴森心神震動,就連衛生局周局長都不由的麵露異色。

要知道,江北中心醫院可是江北市頂級醫院之一,普通的醫科大學畢業生,想到這裡就業都很困難。

至於副主任醫師的職稱,如果冇有足夠的背景和高人一等的學曆,起碼需要十幾年的資曆,纔能有評選的資格。

現在,院長鬍長海出手就送出一個副主任醫師的名額,可見他的誠意和對葉鳴森的看重。

畢竟就算胡長海是院長,想要讓一個新人空降為副主任醫師,那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如此優厚的待遇,在院長鬍長海跟衛生局周局長看來,葉鳴森一定會答應的。

然而,結果,卻往往出乎人的預料。

葉鳴森沉吟了一下道:“多謝胡院長的好意,隻是我現在尚未畢業,對未來還冇有一個完整的規劃,工作的事情,請容我再想一想吧。”

如果是之前的他,聽到如此優厚到過分的條件,一定會激動的毫不猶豫答應,但現在的他,卻是已經不同於前。

他剛得到天醫門傳承,還有很多事情冇有弄清楚,對於自己未來的道路,更是冇有頭緒,自然是不能貿然答應。

“好,那我就等葉小友你的答覆了,我中心醫院的大門,一直都會為你敞開的。”

在短暫的愕然和失望後,院長鬍長海很快就調整好了心態,畢竟葉鳴森冇有直接拒絕,說明還有機會。

接下來,陸陸續續的又送來了幾名感染病毒的小孩。

在葉鳴森的鍼灸治療下,紛紛從昏迷中清醒了過來。

將最後一名感染病毒的小孩治癒,葉鳴森將目光轉向院長鬍長海:“胡院長,孩子們都已經冇事了,你是不是找人覈實一下我母親的費用賬單,這樣我也好交錢出院。”

“葉小友,你說這話,不是打我的臉嗎,不說你今天幫了我們中心醫院這麼大的忙,就是這件事情,本身也是我們中心醫院的責任,怎麼還能讓你破費呢。”說到這裡,院長鬍長海沉吟了一下道:“為了表達歉意,你母親的醫藥費全部減免,同時我們醫院再拿出三萬塊,作為你出手幫忙的費用,雖然不算多,但也是我們的一份心意,還希望葉小友你收下。”

“好吧,那我就卻之不恭了。”葉鳴森欣然接受的點了點頭。

天醫門的規矩,診金隨緣,對方縱然送一座金山也不嫌多,分文不給也不嫌少。

再說了,這些錢,也是他應得的。

對葉鳴森做出了補償後,院長鬍長海將目光轉向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邱萬才的身上,原本滿是笑意的麵容,頓時就變的陰沉了下來。

“邱萬才,你太讓我失望了,你的所作所為簡直令人髮指,我會向相關部門反映,你做好配合調查的準備吧。”

聞言,癱坐在地的邱萬才,臉色瞬間蒼白如紙。

如果這件事情上報到有關部門,以他的所作所為,極有可能會被抓捕判刑,那樣的話,一旦有了犯罪記錄,他這輩子可就真的完了。

“不要啊院長,我知道錯了,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周局長,葉,葉兄弟,我上有老,下有小,你們就可憐可憐我吧,我真的知道錯了。”

邱萬才跪在原地,一邊向著院長鬍長海求饒,一邊又對著衛生局周局長,以及葉鳴森哀求賣慘。

“嗬嗬!”葉鳴森冷冷一笑,俯視著跪在自己前麵的邱萬才,眼眸中冇有一絲同情和不忍,隻有冷漠與譏諷。

“邱大主任,你還記得昨天,我是怎麼求你的嗎,而你又是怎麼對我的。”

“我.......!”邱萬才被質問的啞口無言,咬牙狠抽了自己幾巴掌道:“我錯了,我該死,我.....!”

“你確實是該死!”不等邱萬纔將話說完,葉鳴森就冷厲的回了一句,接著道:“你之前不肯救我母親,我有怨卻並不恨你,但你惡意收費,侵吞彆人的救命錢,還枉顧病人安危,差點致人死命,做出這些惡行的你,憑什麼讓我可憐。”

衛生局周局長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葉小友言之有理,似他這般的醫院毒瘤,就必須要嚴懲不貸。”

聽到衛生局一把手都這樣說了,原本還想狡辯的邱萬才,徹底絕望,被院長鬍長海叫來的兩名保安給拖了出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