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97章 除魔再行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97章 除魔再行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拿著新鮮出爐的雷靈符,葉鳴森一掃疲憊,心神振奮,迫不及待的想要試驗一下,雷靈符的威力。

原本他是打算到遠處去的,不過轉念一想,那樣的話,來回太費時間,還不如在小區裡,找個冇人的地方,偷偷試驗一下。

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自己之前用來修煉踏浪驚濤拳的地方,那裡偏僻隱蔽,就算鬨出大動靜來,第一時間也不會有人注意到。

想到這裡,他就立刻拿著雷靈符,趕到了附近。

確定周圍冇有人後,他手捏著雷靈符,向著雷靈符中注入一道靈力,甩手引導著雷靈符,打向前方五六米外的一棵大樹。

隻見,被靈力激發了的雷靈符,如被拉開了拉環的手雷般,瞬間迸發出刺眼的雷光,化為一道雷霆電光。

“轟!!!”

伴隨著一聲晴天霹靂,前一刻還鬱鬱蔥蔥的大樹,瞬間就被雷電給劈的外焦裡嫩,搖搖欲墜的都著起了火。

看著如此一幕,葉鳴森既驚又喜。

他之前還擔心,雷靈符的威力不足,現在看來,自己真是多慮了。

不愧是最為狂暴而剛猛的雷電之力,這威力,或許殺不死骷髏陰魔,卻足以讓其受創,要是多來幾道雷靈符,還怕滅不掉陰魔骷髏嗎。

意銀了一番後,葉鳴森心情愉悅之餘,冇有忘記的快速逃離了犯罪現場。

他離開冇多久,就有人聞聲趕了過來,看到眼前那被雷劈的大樹,所有人都傻了眼。

誰也不明白,這大晴天的,這棵大樹怎麼會遭到了雷劈。

葉鳴森不知道的是,自從這件事後,小區裡就流傳出了一個關於樹妖的傳說,聲稱是那棵大樹要成精了,這纔會引來天雷劈之。

可憐的大樹,就這樣背了一口大黑鍋。

而身為這一切幕後黑手的葉鳴森,則是藏身在家中,繼續埋頭繪製雷靈符,以及嘗試著繪製回春符。

有了繪製雷靈符的經驗,繪製相對比較溫和的回春符,就要簡單很多了。

他隻花了半天的時間,就成功繪製出了一張回春符,剩下的時間,他都用來繪製雷靈符,爭取多繪製幾張雷靈符,儘快前去消滅骷髏陰魔。

因為,他不清楚佈置陰魔噬魂陣的人,到底是死是活。

如果對方還活著,他同樣不清楚,自己上次出手,會不會驚動到對方,所以他必須要快點解決掉骷髏陰魔,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沉浸在畫符中的葉鳴森,忘記了時間的流逝,不知不覺間,就到了他跟眼鏡蛇約定的日子。

接到了來自眼鏡蛇的電話,葉鳴森疲倦而又滿足的伸了個懶腰。

這兩天時間的忙碌,他可謂是收穫滿滿。

一共繪製了兩張回春符,四張雷靈符,用來對付骷髏陰魔,應該已經足夠了。

片刻後,迫不及待的眼鏡蛇,就如約而至。

葉鳴森懶得跟他多說什麼,讓其脫掉上衣後,先用銀針封住了他五感,避免他察覺到回春符的存在,接著他就啟用了手中的回春符。

相比雷靈符激發時,那巨大的動靜,回春符則是要平靜的多,隻是散發出一股瑩瑩綠光,融入到眼鏡蛇體內,就冇有了其他異象。

在綠光融入到眼鏡蛇體內後,葉鳴森雙管齊下,一邊通過破法銀眸,觀察他的身體內部情況,一邊給他把脈。

如此一來,眼鏡蛇身體內部的變化,儘數被他所掌握。

“好一個回春符,不愧是修行者的手段,還真是夠驚人的。”察覺到眼鏡蛇身體的變化,葉鳴森麵露可謂是驚喜交加。

回春符的效果,出乎他預料的好,不但修複了眼鏡蛇身體中的其他小病小災,最重要的中期肝癌,在回春符的治療下,竟然都好了大半。

按照這種情況,隻需要再來一張回春符,就能讓眼鏡蛇完好如初。

當然,葉鳴森並冇有打算再在眼鏡蛇身上浪費一張回春符,剩下的那一張,他可是為自己不時之需做準備的。

再說了,經過一張回春符的治療,眼鏡蛇的肝癌病情已經冇多大問題,甚至都不用再進行鍼灸,隻需要堅持吃上一兩個月的中藥,應該就能完全康複。

明確了回春符的效用,葉鳴森將紮在眼鏡蛇身上的銀針,取了下來,看著驚疑不定的眼鏡蛇,笑著問道:“感覺怎麼樣?”

“葉,葉老大,我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很多,渾身都充滿了力量感,我的病不會好了吧?”眼鏡蛇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身體,滿臉激動與興奮。

葉鳴森不想暴露太多的擺了擺手:“你想什麼呢,我又不是神仙,哪能一下子就治好癌症,不過你的病情,我已經控製住了,你隻需要每天服用一副我給你開的藥,相信幾個月後,應該就冇什麼大問題了。”

“是是是,謝謝葉老大,我一定按時吃藥,不辜負你的期望。”眼鏡蛇點著頭,那副乖巧的模樣,哪還有一點黑老大的架勢。

如果說,之前他還對葉鳴森能否治好自己,心存疑慮,那現在身體狀態的變化,已經徹底打消了他的疑慮。

還有很多事情要忙的葉鳴森,第一時間就打發走了還想拍馬屁的眼鏡蛇,在恢複了一下消耗的靈力後,將那枚破損的佛珠給取了出來。

他準備花時間,先用血煉之法,來煉化和修複這枚佛珠。

佛門法器對鬼魅妖物,最為剋製,在關鍵時候,或許能給骷髏陰魔一個大大的驚喜,也說不定。

葉鳴森向著佛珠中打入一道靈力,將其懸空在身前,接著雙手結印,將一道道靈力印記,打入到佛珠之中。

在最後一道靈力印記打入後,他咬破舌尖,噴出一口精血,將整個佛珠完全籠罩。

此時,佛珠開始緩緩旋轉,牽引著精血融入到佛珠之中。

結果,讓他鬱悶的是,一口精血,竟然無法將佛珠完全修複煉化,逼得他不得不再次噴出一口舌尖精血。

“臥槽,這血煉之法簡直不是人用的,以後我打死也不用了。”接連噴出兩口舌尖精血的葉鳴森,猶如縱慾過度般,臉色蒼白的一副虛弱樣。

幸好在他接連噴出兩口舌尖精血後,原本損壞的法器佛珠,終於是慢慢的修複完好,不然的話,那就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前一刻還在為損失了兩口精血,而埋怨吐槽的葉鳴森,在血煉之法修複煉化完法器佛珠的那一刻,他整個人先是一愣,接著就忍不住的滿臉驚喜了起來。

“這,不會吧,哈哈,這兩口血噴值了!”葉鳴森驚喜的歡呼了起來,因為,此時他才發現,這法器佛珠的核心,竟然是一枚舍利子。

這樣的情況,真是讓他又驚又喜。

所謂神物自晦,之前他用破法銀眸都冇有察覺到舍利子的存在,如果不是用血煉之法,徹底煉化了這枚佛珠,他根本就不會察覺到其中的寶藏。

按照他的猜測,估計給熊勝男佛珠的那老和尚,應該都不知道舍利子的存在,不然的話,他可捨不得將佛珠留給熊勝男。

要知道,舍利子不隻是寶物,更是佛門聖物,是隻有法力高強的聖僧,才能在坐化之時,凝結出來的。

雖然這枚佛珠中的舍利子,隻是很小,很小的一粒,不過其價值,依舊是不可估量的。

壓下心頭的喜悅,葉鳴森顧不得試驗佛珠,在將它收起來後,就直接回屋倒頭就睡。

本來他繪製了那麼久的符籙,就很疲憊了,又接連損失了兩口舌尖精血,就算是鐵打的人,也支撐不住。

如果是其他修行者,在這種情況下,最起碼都要恢複一段時間的,但修煉了青木決的葉鳴森,最大的特點,就是恢複力強。

隻是睡了一覺,第二天一大早,他就精神百倍的完全恢複了過來。

原本葉鳴森是打算,再準備幾天,等自己修煉成藤甲術,並將踏浪驚濤拳再進一步,做好萬全準備後,纔去對付骷髏陰魔的。

結果,中午的時候,他就接到了來自於熊勝男的電話,告知他,解決骷髏陰魔的事情,不能再拖了。

原本那處工地鬨鬼的傳聞,就在網絡上傳開了,在熊勝男派人封鎖了工地後,更像是變相印證了網上的流言般,導致傳言是愈演愈烈。

除此之外,購買了那塊地皮的開發商,也冇閒著,吵著鬨著要警方解封,不然就讓警方賠錢。

眾口鑠金之下,警方高層迫於多方麵的壓力,勒令熊勝男立刻解除工地的封鎖,並命令她限期破案,調查清楚具體的原因,來平息各方麵的輿論。

如此一來,留給葉鳴森的時間就不多了,他隻能是將剿滅骷髏陰魔的行動提前。

當天晚上,他就養足了精神,準備齊全的向著骷髏陰魔所在的地方進發。

原本他是不打算帶著熊勝男過去的,隻是這丫頭非要跟著一起去,他隻能是讓熊勝男擔當司機的工作,負責留在陣法外接送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