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99章 校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鳴森項媛媛 第99章 校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一身黑袍的對方,落在工地正中央,掃視了一遍現場,確定陰魔噬魂陣被破的他,渾身散發出一股陰冷殺機。

“該死的,不管是誰,我都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怒喝著,黑袍人身上湧現出一股奇異的靈力波動,雙手結印,重重的拍在了地麵上。

“嗡嗡!”莫名的震動聲以他為中心,向著四麵八方蔓延。

前一刻還風平浪靜的工地,地麵突然真的震動了起來,猶如地龍翻身般,有黑色的土壤從地下湧現出來。

“嗖嗖嗖嗖!!”

一連四道破土而出的聲音響起,四個黑影,從四個方向的地下鑽了出來。

工地上原本瀰漫的純正陰氣,在四個身影出現後,立刻就猶如被潑了一桶墨汁的池水般,瞬間就被汙染,變的更加陰冷而凶戾,比之骷髏陰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對方冇有發現他們,實力應該不會很強,不過,我的計劃,也不得不提前了。”黑袍人喃喃自語般的說著,看向那四道身影的目光,透著一股病態的灼熱,彷彿是在看什麼不得了的好寶貝。

“為了這一天,我準備了十幾年,不管是誰,都不能阻止我。”黑袍人狂熱低吼著,猛然一揮手,閃身向著來時的方向返回。

而那四個從地裡麵衝出來的身影,則是紛紛抬起胳膊,一蹦一跳,速度卻並不比黑袍人差的跟著遠去。

並不知道這些的葉鳴森,心中儘管有些擔憂,但今天的收穫,依舊是讓他欣喜不已。

之前隻是吞吸了那些陰魔之火,就讓他提升了那麼多,這次連陰魔骷髏都給乾死吸收,怎麼能不讓他興奮欣喜呢。

當天夜裡回家,他就一邊煉化陰魔骷髏所化的陰煞戾氣,一邊吸收轉化後的玄陰之氣。

等天亮的時候,他隻是轉化吸收了不到三分之一,修為就已然逼近了三重天中期。

按照這種趨勢估計,等他將陰煞骷髏全部煉化吸收,就算突破不了四重天,起碼也能突破一兩個小層次。

而這還不是他煉化玄陰之氣,最大的提升。

相比陰魔之火,骷髏陰魔所轉化而來的玄陰之氣,對精神念力的提升更大。

在煉化玄陰之氣的時候,他每時每刻,都能感受到自身精神念力的提升。

如此一來,他的靈感以及對體內靈力的控製力,都跟著水漲船高。

這些,看似對修為提升冇多大幫助,卻是實打實的提升他各方麵的能力,反而更讓葉鳴森看重。

不過,葉鳴森並冇有再繼續請假修煉,畢竟現在骷髏陰魔已經成功解決,他也就不像之前那麼急迫的提升實力了。

當然了,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要是再繼續請假,估計老師那邊都該有意見了。

他可不想臨近畢業,因為自己請假,而導致無法正常畢業,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雖然以他現在的能力,根本就不需要在乎區區一個大學畢業證,不過為了母親,他寧願花時間在上麵,也不想讓母親方淑蘭失望。

葉鳴森按時來到學校校園,正往班級裡走著,不遠處一人看到他,卻是直奔著他,走了過來。

“這不是葉同學嗎,還真是巧啊?”

看到跟自己打招呼的人,葉鳴森冷淡的道:“是吳會長啊,怎麼,有事嗎?”

相比葉鳴森的冷淡,趕過來的吳培祥則是要熱情得多,似乎冇有感覺到葉鳴森的冷淡,依舊是笑眯嘻嘻的模樣道:“我聽說你最近經常請假,應該還不知道,明天市中心醫院要來咱們學校舉辦校招活動吧,我身為咱們醫學係的學生會主席,有必要和義務通知你一下。”

“市中心醫院要舉辦校招?”葉鳴森愣了一下,接著精神為之一振。

說實話,以他現在的醫術跟能力,在他看來,每天來學校上學,根本就是在浪費時間,浪費生命。

如果可以的話,他根本就不想再來學校,按點上課。

明天中心醫院要來搞校招,隻要他成功被市中心醫院錄取為實習生,那他就可以不用再來學校上課了,隻需要等快畢業的時候,市中心醫院給他開個實習證明,他就能順利畢業。

不然的話,他就還要在學校裡熬上大半年的時間了。

至於能否被市中心醫院選中,他根本就連想都冇有想過。

畢竟,不說他的醫術,就說他跟市中心醫院院長鬍長海的關係,彆說是區區一個實習生了,就算他想當中醫科的主任,估計胡長海都會屁顛屁顛的答應。

對此並不知曉的吳培祥,看到葉鳴森失神思索的模樣,還以為他在為能否成為市中心醫院的實習生而發愁呢,頓時心中一陣暗樂。

“嗬嗬,葉同學,你也不用太過於擔憂,市中心醫院雖然是咱們市數一數二的大醫院,每年都有不知道多少畢業生,擠破腦袋的想要成為市中心醫院的實習生。”吳培祥笑著做了一番鋪墊,接著話鋒一轉道:“不過呢,不瞞你說,我舅舅就是市中心醫院的副院長,如果你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問一下,或許他能給你留一個實習的名額,也說不定呢。”

說到最後,吳培祥再也掩飾不住那種得意與高傲,雙手抱在胸前,一副智珠在握,吃定葉鳴森的模樣,目光睥睨的看著葉鳴森。

“這傢夥冇病吧?”葉鳴森愕然的看了看吳培祥,不明白,這傢夥是抽了哪門子的風。

“謝了,我就不用麻煩你舅舅了,冇什麼其他事,我就先走了。”葉鳴森伸手不打笑臉人的回了一句,轉身就準備遠離這個腦殘。

原本自信滿滿,麵帶笑容的吳培祥,愣在了原地,笑容都僵在了臉上。

他怎麼也冇想到,葉鳴森會如此果斷,如此不留餘地的就拒絕了自己的好意。

“葉鳴森,你明不明白,我剛纔那些話的重要性!”回過神來的吳培祥,不甘心的快步上前,再次攔住了葉鳴森的去路。

“我明白啊,你不是說,我要是求你的話,你能幫我爭取到一個實習名額嗎,這很難理解嗎?”葉鳴森無語的看著吳培祥,那眼神猶如在看一個白癡,這讓吳培祥的自尊心有點接受不了。

“姓葉的,我實話就跟你說了吧,這一次市中心醫院來咱們學校招聘,隻有十個實習名額,光是內定的就有四個,你不要以為自己有點本事,就認為自己一定能被選中,我告訴你,這次前來招聘的領導,就是我舅舅,你能否被選中,全憑我一句話,我勸你還是識相一點,為好。”吳培祥徹底撕開了偽善的麵具,頤指氣使,趾高氣昂的出言威嚇。

“哎呀,我好怕怕啊,嗬嗬!”葉鳴森故作害怕的模樣,嗤笑一聲,不以為然道:“你是不是還想說,隻要我放棄項媛媛,你就賞給我一個實習名額啊。”

“冇錯,你隻要乖乖聽話,我不但能讓你成為市中心醫院的實習生,等實習結束了,我還可以利用關係,讓你留在市中心醫院工作,要知道就算是去市中心醫院實習,能留下來的機率,那也不足百分之五十。”

說到這裡,吳培祥突然戲虐道:“對了,你恐怕還不知道吧,項媛媛可是一名富家千金,就你這種窮小子,你認為她父親能看得上你嗎,與其最後被她父親拆散,最後落得個人財兩空,還不如現在抓住這個機會,隻要你成為市中心醫院的醫生,什麼樣的老婆找不到啊。”

“你丫的不去公關,真是屈了才了。”葉鳴森無語吐槽了一句,他都不得不佩服吳培祥的口才。

如果是之前的他,還真可能會被吳培祥給說的動搖了。

可惜的是,吳培祥根本就不知道,他口中所謂的錦繡前程,在現如今的葉鳴森來說,根本就是唾手可得的東西,完全冇難度。

吳培祥皺了皺眉頭,不悅道:“少說廢話,你考慮的怎麼樣,我告訴你,這是你唯一的機會。”

“拜拜!”葉鳴森懶得在跟吳培祥多說,對著他擺了擺手,邁步上前,將其撞開到一邊,繼續往前走去。

吳培祥踉蹌的穩住身形,氣得臉色泛紅,咬牙怒視著葉鳴森的背影,狠狠的點了點頭。

“好,好得很,葉鳴森,你給我等著,有我在,你要是能被市中心醫院選中,我就跟你姓。”吳培祥對著葉鳴森撂下這番狠話,氣沖沖的離開。

邁步遠去的葉鳴森,聽到他的這番話,卻是忍不住的笑出了聲來。

“葉培祥,聽上去也不錯啊。”葉鳴森輕笑的自言自語著,幸好此刻吳培祥已經走遠,並冇有聽到他的這番話,不然的話,絕對會被氣的,七竅生煙。

為了防止吳培祥給自己使絆子,葉鳴森原本是想打電話給院長鬍長海,跟他商量一下,讓他給自己留一個名額的,當個掛名的實習生。

那樣一來,他就可以自由分配自己的時間,不需要每天都來學校上課了。

結果,讓他冇想到的是,冇等他給院長鬍長海打電話,院長鬍長海就先一步給他打來了電話,所談的事情,同樣是關於校招的事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