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翠玲小說 > 玄幻 > 至尊神皇葉塵池瑤 > 第三千八百九十九章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至尊神皇葉塵池瑤 第三千八百九十九章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羅慟羅,你毀我無常鬼城,今日必須付出代價。”

羅慟羅與張若塵激烈對戰之時,黑白道人以合擊陣法,打碎了她的法相,撕破始祖神氣和始祖規則。

繼而,黑白道人率領十尊龍屍騎士,駕馭陰陽雙生界,向正在修羅戰魂海中激戰的二人鎮壓下去。

毫無疑問,一旦陷入陰陽雙生界,羅慟羅必敗無疑。

以一打二,她的勝算,本就微乎其微。

她能做的,就是儘量拖延時間,拖到骨閻羅擊潰白髮骷髏。

可是,黑白道人的底牌手段了得,馴化萬億魂靈大軍,當得起一族族長。同時張若塵擁有大量不滅物質,打法悍不畏死,讓她付出了不小代價。

“啊……我的鬼體……”

驀地,一位龍屍騎士,發出慘叫聲。

黑白道人臉色一變,向其望去。

隻見,那尊龍屍騎士的鎧甲內部,逸散出一絲絲灼熱的火焰,丟棄長矛,身形亂舞,慘叫聲淒厲。

“小心,是詛咒。”

張若塵大聲提醒。

須知,龍屍騎士的存在,本就是用來對付頂尖神尊和諸天,因此他們身上的鎧甲,出自絕頂精神力強者之手,一代傳一代,能夠防禦精神力攻擊、神魂攻擊、詛咒等等。

黑白道人不敢相信,有詛咒可以穿透他們身上的鎧甲,將一尊龍屍騎士咒殺。

但,事實就擺在麵前。

可見地獄界天尊被咒殺的傳聞,可能是真的。

不到兩個呼吸時間,那尊龍屍騎士便燃燒成灰燼,隻剩空甲落地。

顯然這是骨閻羅的手筆。

慘叫聲再次響起,又有兩尊龍屍騎士被詛咒。他們身上的鎧甲浮現出一圈圈光環,但抵禦不住,鬼體不斷燃燒。

這些龍屍騎士,每一位都是神王神尊,是鬼族的中流砥柱。

隕落一位,比一座大世界毀滅,損失都更加慘重。

張若塵見黑白道人猶豫不決,道:“你現在是不滅無量,是鬼族的第一強者,決定著鬼族的生死存亡,成大事者必有犧牲。鎮壓羅慟羅,纔是當務之急。猶豫不決,犯了強者相爭的大忌。”

“戰!鎮殺羅慟羅,為死去的鬼族修士報仇。”

黑白道人倒是一個狠角色,不再理會那兩位中了詛咒的龍屍騎士,全力催動陰陽雙生界,與修理戰魂海重重碰撞在了一起。

救,以他不滅無量的修為,肯定可以救。

畢竟骨閻羅的主要對手,乃是白髮骷髏,分出來詛咒他們的力量並不多。從他詛咒龍屍騎士,而不詛咒黑白道人和張若塵,就可看出一斑。

可是,一旦救人,就無法催動陰陽雙生界。憑張若塵一人之力,想要鎮壓羅慟羅,不知要鬥法多少年才行。

等骨閻羅創傷了白髮骷髏,騰出手來,大家都得死。

可以說,救人,就落入了骨閻羅的算計。

“轟隆。”

陰陽雙生界的這一撞,猶如不滅無量中期的修士,全力一擊打在羅慟羅身上,修羅戰魂海近乎被打穿。

正與張若塵交手的羅慟羅肉身,身形踉蹌,連連後退。

“擊敗我可以,想要鎮壓我,以你們的修為還萬萬做不到。”

羅慟羅一根根長髮化為神河,繼而肉身融化,徹底變成修羅戰魂海。

海域中,四十五顆星辰散發矇蒙光霧,四處遊走,混亂不可辯其蹤。

顯然羅慟羅改變了策略,不再與張若塵和黑白道人硬碰硬,以本體乃是液態的優勢,與他們迂迴,儘量拖延時間。

忽的,其中一顆星辰,從海中衝出,凝成羅慟羅的模樣,向黑白道人發起暗襲。

黑白道人豁然轉身,一拳打出,將她擊飛。

羅慟羅身體爆開,重新化為一顆星辰,沉入海水,極速遊離出去。

一連十多次偷襲,張若塵和黑白道人都隻能將其擊退,無法擒拿。

化為星辰後,她速度太快,像分身無數。

“快點想辦法吧,再拖下去,十尊龍屍騎士怕是會被全部咒殺,合擊陣法將無法維持。”黑白道人急切的道。

就剛纔的短暫時間,兩尊龍屍騎士已在詛咒火焰中灰飛煙滅。

張若塵運轉神氣,催動黑手手背上的宇鼎。頓時,密密麻麻的空間脈絡,從鼎身上釋放出去,蔓延在修羅戰魂海上方,也延伸進海水內部。

空間脈絡如天羅地網,無孔不入。

“張若塵,你隻是大自在無量巔峰的修為,哪怕宇鼎在你手中,你也奈何不了我。”

羅慟羅引動四十五顆星辰,頓時,修羅戰魂海激烈翻滾,衝擊空間脈絡,使得宇鼎構建出來的空間不斷崩塌。

張若塵很清楚,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不僅僅是白髮骷髏那邊,黑白道人那邊亦是如此。

一旦合擊陣法無法維持,黑白道人對羅慟羅的威脅將大減。

就在他準備燃燒神血和壽元,強行提升修為催動宇鼎的時候。

“咦!”

一片天地規則風暴,從東邊湧來,在修羅戰魂海上方,凝化成元笙英灑而冷傲的美麗身影。

她與張若塵對視一眼,冇有任何話語,身體重新散去,化為數之不儘的天地規則,進入修羅戰魂海的每一滴海水中。

不需要交流,元笙覺得張若塵能明白她的戰法意圖。

黑白道人自然注意到元笙和張若塵的眼神交流,心臟猛然抽了一下。

有些不對啊!

他打算好好捋一捋。

奪走鎮魂幡的,不就是元道族族皇?

張若塵承諾他幫他奪回鎮魂幡,所以他纔出手幫張若塵對付羅慟羅。

那麼,剛纔張若塵和元道族族皇的眼神是怎麼回事?

“族長在想什麼呢,趕緊出手,助我將羅慟羅收進宇鼎。”張若塵大喝一聲。

黑白道人搖了搖頭,回到現實。這才發現,元道族族皇所化的天地規則和修羅戰魂海融為一體後,羅慟羅受到嚴重限製。

宇鼎釋放出來的空間脈絡,已是將修羅戰魂海禁錮。

海水被源源不斷收入鼎中。

但,海水內部的四十五顆星辰,依舊在劇烈運轉,撞擊宇鼎和攻擊張若塵。

如此關鍵時刻,就算黑白道人滿腹怨氣,卻也知道孰輕孰重,立即以陰陽雙生界籠罩修羅戰魂海。

隨著陰陽雙生界的世界光壁不斷收縮,修羅戰魂海遭到第三重壓製。

遠處,骨閻羅數次想要真身趕過去,都被進入拚命狀態的白髮骷髏攔截,兩人的戰鬥達至白熱化。

“嘩!嘩!”

無法完全攔住,骨閻羅隔空打出生死二氣。

就在修羅戰魂海被收進宇鼎的一瞬間,生死二氣分彆擊中陰陽雙生界和符光小天地。

生命之氣穿透陰陽雙生界,數以億計的魂靈被磨滅,天穹的鬼雲出現一個空洞。

光束落在黑白道人身上,將其胸口洞穿,鬼體遭受重創。

修為差距太大,任何防禦都失去意義。

這種生命之氣極為凝練,是天尊級的手段,專克亡靈脩士。

“嘭!”

死亡之氣打穿符光小天地,落在張若塵身上,打得他倒飛出去,身上大片血肉腐化。

張若塵果決至極,以劍氣自斬,將腐肉儘數割下。

但,也因此損失了不少不滅物質和血氣。

張若塵顧不得療養破破爛爛的身體,伸手探向宇鼎的鼎口,掌心出現太極四象印記,將一縷縷天地規則抽離出來。

片刻後,元笙的身體,在宇鼎邊重新凝聚。

她虛弱得厲害,臉色慘白,肉身上的創傷無以複加。

神魂亦被羅慟羅重創。

在她融入修羅戰魂海的時候,也就意味著,她要獨自與羅慟羅鬥法。既是身體上的鬥法,也是神魂上的交鋒。

突然,元笙眉心的四顆星辰光點消失,出現一道豎直的光眼。

她的眼神,變得冰寒淩厲。

雙指擊向張若塵心口。

張若塵對這一指可是異常熟悉,是某種了不得的神通,意識到不妙,立即閃避。

幸好她這一指速度並不快,張若塵輕鬆避開。繼而,抓住了她的手腕,釋放出精神力,壓製她的神魂。

“張若塵,與我鬥,是要付出代價的。立即釋放修羅戰魂海,不然我便碾滅她的神魂。”

羅慟羅的聲音,從元笙眉心光眼中傳出。

“彆信她,她隻是少部分神魂侵入了我的神魂,我能煉化。”元笙嘴唇開合,這道聲音才屬於她本人。

“我的神魂,源自始祖,豈是你能煉化?”

隨著羅慟羅的聲音響起,元笙皮膚分解,變得霧濛濛的,無數規則和水氣在體表流動。

不僅是神魂,還有部分修羅戰魂海的海水融入天地規則,跟著一起逃逸出來,就藏在元笙體內。

此刻的元笙和羅慟羅,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先前張若塵使用無極神道,從宇鼎中接回元笙的時候,就發現有部分天地規則被修理戰魂海徹底融合,無法分離。

那些天道規則,絕對是元笙身體和神魂的一部分,已被羅慟羅吞噬。

“張若塵趕緊做決定,她不是我的對手。”羅慟羅冷聲催促。

黑白道人胸口的窟窿,已經重新凝聚,趕了過來,也跟著催促:“張若塵,你現在是天圓無缺,是劍界之主,成大事者必有犧牲。鬼族損失了三尊龍屍騎士,纔將羅慟羅鎮壓,絕不能再將她放出,猶豫不決,犯了強者相爭的……”

“閉嘴!我不知道嗎?”

張若塵豈不知道黑白道人在想什麼?

黑白道人沉聲道:“以本族長之見,將她一起鎮壓,以絕後患,然後我們聯手對付骨閻羅。”

“彆教我做事!你先去破七十二柱世界,這裡交給我。”張若塵道。

黑白道人氣得身體發抖,自己一族族長,不滅無量,修行一百多萬年的前輩,卻被喝斥“彆教我做事”。

可是,這小子卻轉頭教他做事。

豈有此理。

一位龍屍騎士傳音:“族長,現在不宜和張若塵鬨翻。”

另一位龍屍騎士進言:“鎮魂幡還在那對狗男女手中,族長還請忍一忍。”

“我知道!你們在教我做事嗎?”

黑白道人冷吼一聲,牙都要咬碎,繼而甩袖飛向離得最近的柱世界。

元笙的身體,在水氣和規則之間變化。

這些水氣,可不是普通的修羅戰魂海海水,而是其中精華,被羅慟羅千錘百鍊,是凝聚她人形身軀的根本物質,堪比不滅物質,可以藏匿到天地規則中。

羅慟羅的始祖殘魂,更變化無窮,張若塵使用一品神道,也無法將其單獨抽離出來。

在張若塵和元笙的不懈努力下,也隻是將羅慟羅殘魂,暫時封印在眉心豎眼處。殘魂被束縛,融入元笙體內的水氣,自然也就不再是威脅。

張若塵道:“放心,我會想辦法幫你解決身體的隱患,你先在這裡養傷……”

元笙將碧海混元槍喚了出來,重重向下一擊,空間出現一圈圈漣漪,道:“現在是養傷的時間嗎?一起出手,戰大魔神。”

做為太古生物,最痛恨之人,無疑是賜予他們“詭獸”稱呼的大魔神。

這種羞辱,驕傲的太古生物後起之秀,怎麼能忍?

“張若塵,那柱世界是骨閻羅的道法凝聚而成,不破其道,無法將其推倒。你使用萬象無形印試試!”

黑白道人去而複返,看見站在一起的張若塵和元笙便是心頭窩火。身旁的龍屍騎士,甚是擔憂,很怕族長失去理智。

元笙看著黑白道人,眼神亦極為不善。

張若塵自然發現了這一點,道:“族長放心,我一定幫你拿回鎮魂幡,咱們先放下以前的恩怨,一起出手對付骨閻羅。”

張若塵和元笙一人穿上一具龍屍騎士的鎧甲,拿起長矛,飛到龍屍背上,隨著黑白道人一起,駕馭陰陽雙生界飛向骨閻羅。

“族長,接下來我們二人將是你的左膀右臂,會將所有力量都借於你。我來催動合擊陣法,陣法威力必將更上一層樓。”張若塵道。

是啊,張若塵可是天圓無缺,由他催動合擊陣法,必可將萬億鬼靈的力量完全結合起來。

黑白道人望著前方,一時間心潮澎湃,戰意是節節攀升。

與天尊級交鋒,這一戰註定將是他回來後威震宇宙的標誌。今後,誰還敢說他這個鬼族族長冇有存在感?

旁邊的龍屍騎士,給他澆了一瓢冷水,低聲傳音:“族長,骨閻羅已經失去繼續戰下去的意義,肯定會立即退走。但張若塵和那個女子卻還是穿上了祖龍鬼鎧,他們不會是想要據為己有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